除与传统影视融合,互联网影视还有哪些发展之

参考消息网4月19日报道港媒称,4月17日,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互联网电影主题论坛举行。

目前,互联网文化的高速发展正进一步加剧用户时间的碎片化。与此同时,社交、直播、短视频等内容也将用户的娱乐时间分割。这一背景下,打造精品短剧、推进影剧联动、开发“票房 互联网”模式,将成为网络视频平台迎接未来新形势的核心策略。

传媒内参导读:日前,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相关行业论坛陆续举行,华谊兄弟CEO王中磊、爱奇艺CEO龚宇等多位行业大佬就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发展相关话题发表了公开演讲,从中透露了哪些新趋势?

4月17日,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互联网电影主题论坛在北京饭店北京宫隆重举行。论坛邀请了互联网与传统电影行业资深从业者发表主题演讲,进行主题对话,探讨互联网对传统电影发展构成的影响,以及二者在融合过程中面临的问题。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局长、北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副主席杨烁出席论坛并致辞。

据香港大公网4月18日报道,论坛邀请了互联网与传统电影行业资深从业者发表主题演讲,进行主题对话,探讨互联网对传统电影发展构成的影响,以及二者在融合与发展过程中面临的问题。

作者 | 刘春超

作为北京国际电影节七大主体活动之一,北京策划·主题论坛每年都会为业内人士准备多场内容详实、话题各异的论坛活动。4月17日,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相关行业论坛陆续举行,多位行业大佬发表公开演讲。

图片 1

网络视频市场规模超票房

影视产业在互联网时代正面临着新的节点。

华谊兄弟CEO王中磊:融合共生的中国电影互联网时代

图片 2

报道称,2018年,中国电影票房达到609.76亿元,同年,网络视频内容行业的市场规模是2016.8亿元,与电影票房收入具有可比性的内容付费的收入是536.5亿元。

4月17日,由爱奇艺主办的“超越——互联网影视的创新之路”主题论坛,以及2019北京国际电影节“互联网电影主题论坛-互联网的大电影时代”主题论坛在北京饭店国际会展中心进行,多位来自影视行业的嘉宾与以爱奇艺为代表的网络视频平台团队,针对电影产业在互联网时代发展的挑战和机遇进行了讨论。

图片 3

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局长、北京国际电影节组委会副主席杨烁致辞

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从大数据角度分析了互联网影视行业在15年发展历程中所做的两个主要工作:一是把电影平移到互联网;二是把短片或者说网络微电影的制作标准化,初步建立了网络大电影的模式。

目前,互联网文化的高速发展正进一步加剧用户时间的碎片化。与此同时,社交、直播、短视频等内容也将用户的娱乐时间分割。这一背景下,打造精品短剧、推进影剧联动、开发“票房 互联网”模式,将成为网络视频平台迎接未来新形势的核心策略。01 | 精品短剧是大势所趋

他表示:“互联网的发展推动了中国电影在消费习惯、宣发模式、生产方式和电影放映平台等多方面的变革升级。多家互联网影业的诞生带来了互联网思维、大数据和用户体验等冲击传统电影从业者的思维方式,也带来新的资本动力。”

图片 4

龚宇相信今年内容付费收入将会超过电影票房收入。

在电视剧赛道,网络平台正在商业收益、制作水平和用户规模上全面赶超电视台。

“电影的生产尤其是创意部分,是导演艺术、编剧艺术、表演艺术和摄制艺术的综合,互联网在这个环节中更多是提高效率、提供参考的工具,而不能完全取代传统内容生产。作为传统内容生产企业,要及时调整心态,以更加积极的姿态拥抱趋势,把握住市场发展的变与不变,实现与时俱进的发展。”

著名主持人杨澜女士担任论坛主持

其实互联网对传统电影电影院观看方式造成冲击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在美国的表现也尤为突出。由于美国电影产业发达,行业壁垒较坚固,互联网与传统电影行业间的竞争很激烈。

根据爱奇艺的数据,头部的剧集制作企业目前来自互联网平台的收入已经超过电视台;单集投入超600万元并非罕事,很多网剧的质量高于电视剧集;越来越多的用户从电视转向网络视频平台,网络剧集成为吸引注意力的主要内容。与此同时,互联网文化的高速发展进一步加剧了用户时间的碎片化。社交、直播、短视频等内容将用户的娱乐时间分割。

对互联网和文化行业未来发展的看法,他表示:“开放融合是必然的发展趋势。无论传统电影还是互联网电影都会受到科技变革带来的巨大影响,5G时代和AI时代带来新的工业革命会让电影进入新的阶段。电影的未来一定是双方在开放融合、互相尊重的趋势下发展成为一体。”

互联网里的电影数据

美国电影协会亚太区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冯伟介绍称美国传统电影产业也在探索与互联网共生的发展模式。他以奈飞退出美国互联网协会,加入美国电影协会为例,指出奈飞通过把自己从互联网公司变为内容公司的方式,融入美国传统电影行业,建立合作关系。他又以美国电影窗口期为例,说明不同时期,电影从院线上映到发行光碟再到线上放映,每个阶段的窗口期时间经历了几次变化,这是发展模式的转变。

在这种环境下,精品短剧集将成为网络平台未来开发的重点。一方面,短剧集可以满足用户的视听新需求,另一方面,内容付费模式下影视剧的发展更需要精品化短剧集以提升付费粘性。

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院线电影需更多种互联网收益模式

著名主持人杨澜女士担任论坛主持,在主题演讲环节,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博士从大数据角度分析了互联网影视行业在15年发展历程中所做的两个主要工作:一是把电影平移到互联网;二是把短片或者说网络微电影的制作标准化,初步建立了网络大电影的商业模式。

互联网影视也须不断创新

对于以“会员服务”为盈利核心的网络视频平台来说,精品短剧在商业上是大势所趋。“中国的传统电视剧集数非常多,比较适合广告模式。但是互联网视频对于爱奇艺来讲,用户收费模式非常重要,这时候不是电视剧越长越好,而是要有很高的品质。”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表示。

图片 5

图片 6

据参考消息网记者了解,互联网电影主题论坛是本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新增设单元。可见,互联网影视已是大众热衷的娱乐方式之一,互联网和传统电影融合也是未来必然趋势。

爱奇艺2018年年报显示,全年爱奇艺会员收入达到106亿元,超过广告收入的93亿元。这使得平台突破了对广告的依赖,进入以优质内容促进平台增长的时代,而集数短、单集品质高的“美剧模式”能够同时满足用户与网络视频平台的需求。

中国网络视频行业发展了15年,在龚宇看来,这15年间,互联网促成了中国电影市场发生了三个重要的变化:逐步实现了把院线平移到互联网上、90%的电影票由互联网销售以及重新定义网络微电影,创新了网络大电影的商业模式。

龚宇博士在现场展示了一组数据,说明互联网所具有的市场规模。2018年,中国电影票房达到609.76亿元,同年,网络视频内容行业的市场规模是2016.8亿元,与电影票房收入具有可比性的内容付费的收入是536.5亿元。龚宇博士相信今年内容付费收入将会超过电影票房收入,但他也指出“虽然从整个经济角度讲,600多亿的市场规模,可以说是国民经济中很小的一个行业,但是影响力巨大,远远超过它的数据”。

而随着互联网文化的高速发展,观众对互联网影视剧的要求也更加多元化。未来互联网影视剧的发展方向会是怎样的呢?

图片 7

这些变化促成了一个结果:从产业规模上看,国家电影局公布2018年的全年票房达到609.76亿元,同期网络视频行业的市场规模达到了2016.8亿元,其中内容消费带来的收入达到536.5亿元。今年互联网内容付费收入规模肯定会超过电影票房的规模。

最后,针对互联网对传统电影发展模式带来的冲击,他提出院线电影除了网络版权售卖之外,还应该增加更多互联网收益的模式;另外,电影发展模式应从现在的票房收益最大化转变为票房加互联网收益最大化。

在同日进行的一场主题为《超越——互联网影视的创新之路》的论坛上,与会行业内人士各抒己见,出谋划策。

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

龚宇表示,基于互联网生态系统和全产业链,院线电影除了互联网版权售卖,需要更多模式的互联网收入模式。例如,剧集和电影改编为游戏。其次,行业需要转变营收思路,从传统的单纯追求票房的最大化转变为“票房 互联网”实现收益最大化,例如互联网视频平台的线上播映为传统院线电影带来新的播出和货币化渠道等。

传统电影的互联网之路

有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影视在互动内容、竖屏内容上拥有更为广阔的机会;还有人认为电影更多要求的是视听享受,网络视频则是故事要高于视听,在当下的互联网影视探索中,剧集与电影是可以相互延伸的,未来还将有更多可能性。

站在内容角度,短剧集需要做更高标准的品质提升和更多空间的创作尝试。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表示,短剧集需要将内容做精才能推向市场,用户的认可度也会更高。出品人、制片人、著名演员梁静表示,剧集的内容是由其品质决定的,用户的时间很宝贵,从业者需要以更优质的内容争取用户的注意力。

“我们认为线下电影院将来的模式也将发生改变,可能是VR设备、点播影院,但是电影院会一直存在,但行业将会增加播出渠道,增加货币化的渠道,对整个院线电影都是一件好事,大家争取形成多赢的商业模式。”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兼CEO王中磊先生回顾了互联网影视行业发展的历史,从2012年出现“互联网 电影”的概念,到如今互联网与电影完成基本融合,仅仅用了七年时间。互联网的确为电影发展带来了很多便利,改变了传统电影的制作、发行和盈利的模式,也在改变观众的消费习惯与影院的商业模式,但是对于大数据改变创作的观点,他则表示否定,并提出大数据不可能取代电影创作的原始创意,电影内容生产的本质不会被互联网改变,未来是互联网电影与传统电影融合共生的时代。

在众多议题中,有关互联网短剧集的话题引发了在场嘉宾的集中讨论。

对于短剧集这一未来影视发展方向,北京小糖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朱振华认为,6集、12集甚至24集,一定是未来的趋势,但短不代表便宜,越短成本越高,这是未来需要考虑的问题。而工夫影业总经理、著名制片人陶昆则对短剧集的回归表示期待,他认为,短的内容试错空间会更大,能够对内容的创作边界有所拓展。

爱奇艺杨向华:商业模式、技术、内容IP等多维度创新推动互联网影视探索新机遇

图片 8

与会人士一致认为,互联网文化的高速发展进一步加剧了用户时间的碎片化。社交、直播、短视频等内容将用户的娱乐时间分割,短剧集可以满足用户的视听新需求。

图片 9

图片 10

王中磊先生提到,互联网影视公司除了参与影片制作的所有环节外,还用互联网的思维迅速将内容和用户进行连接。同时,互联网公司的资本也进入到传统电影公司,影响着传统电影公司的运作。互联网和传统电影行业在资本和制作层面都已走向融合。

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认为,短剧集要做好并不简单,需要将内容做精才能推向市场,用户的认可度也会更高。出品人、制片人、著名演员梁静表示,不管是长剧集还是短剧集,能被接受的内容都是由其品质决定的,用户的时间很宝贵,从业者需要以更优质的内容争取用户时间。对于短剧集这一未来影视发展方向,北京小糖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朱振华表示认同:6集、12集甚至24集,一定是未来的趋势,但短不代表便宜,越短成本越高,这是未来需要考虑的问题。工夫影业总经理,著名制片人陶昆认为:短的内容试错空间会更大,能够对内容的创作边界有所拓展。

自左向右:戴莹、陶昆、梁静、五百、朱振华

杨向华指出:“围绕IP生态开发探索出的‘一鱼多吃’的商业模式,把广告、付费会员、出版、发行、衍生业务授权、游戏和电商等组成货币化矩阵。这种IP开发模式,使一个内容作品不再依赖以往单一的商业模式,将为多方带来更为多元的收入来源,优化内容产业收入结构,进而反哺内容制作,助推内容水准的不断提升。”

发行、放映方面,互联网也为传统电影提供了很多便利和优势。首先,在线购票改善了人们的观影体验。观众不用在影院排队购票,或是到了影院再做选择,这些都可以在手机上完成,十分便利;其次,互联网公司用大数据寻找目标观众,提高了影片的传播率,宣传广泛覆盖潜在观众,最后,互联网传播的即时性和互动性,让电影的口碑传播速度加快,并迅速地影响到观众的观影行为上。这些都是互联网为传统电影的发展带来的优势。

图片 11

除了将传统剧集进行精炼,视频平台也在短剧的呈现形式、互动模式方面尝试创新,竖屏剧、互动剧成为重要变革手段。例如,在2018年,爱奇艺开发了竖屏网剧《生活对我下手了》,并顺势推出“竖屏控剧场”,旨在通过“竖屏 微剧”的新体验来调动用户热情,抢夺碎片化时间。此外,腾讯视频也针对网剧《古董局中局》推出了迷你互动剧《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

他认为,互联网是全新的技术,也是商业社会基础的工具,互联网让影视产业用更低的成本获得用户、使用户更便捷获取内容成为了可能。通过3D、4K、1080P、全景声、HDR等技术成果优化了用户观看体验。互联网影视在互动内容、竖屏内容上拥有更为广阔的机会,爱奇艺将发布互动剧、互动电影的标准及方式,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一同探索内容创意、技术创新的空间。

互联网对传统电影的一个最明显的冲击是观看方式的转变,这是全球传统电影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但王中磊先生直言“电影的观影方式已经不是电影院一条道路,互联网平台提供了另一种选择。现在的观众很容易也很方便判断哪一类电影要去电影院观看,选择沉浸式的,一起流泪的方式,哪些是在互联网上静静地观看,看它的故事和演技。这个将是传统电影和互联网电影的下一步,它提供了各种可选择的方式,让整个电影行业变得更丰富”。

这是4月13日拍摄的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典礼现场。新华社

2019年,随着技术手段的提升和内容的拓展,网络视频平台在剧集呈现形式上的进一步升级,还具有更多可能。02 | 互联网内容收入将超电影票房

在杨向华看来,内容IP的不断创新也将进一步推动会员市场形成和爆发,并反作用于内容升级。他表示,院线后的互联网播放市场与其他市场体量的总和,可以达到电影票房的1.8倍,基于互联网影视市场增量空间,互联网与电影、剧集的融合存在很多空间与机遇,需要平台以更多优质内容、更为卓越的服务持续满足用户需求。

他山之石经验可鉴

而在电影赛道,网络视频平台的追击也在加速。

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李捷:当互联网已经提供了足够的观影便利后,电影院靠什么留住用户?

互联网对传统电影电影院的观看方式以及所带来的影响,在美国表现尤为突出。由于美国电影产业发达,行业壁垒较坚固,互联网与传统电影行业间的竞争尤为激烈。美国电影协会亚太区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冯伟先生,从变革中的美国影视娱乐产业,分析了美国传统电影产业与互联网之间的竞争与合作关系。虽然美国的互联网与传统电影间的博弈具有独特性,但本质上同其他国家的电影产业一样,都是在探索一种新的与互联网共生的发展模式。

根据国家电影局公布的数据,2018年的全年票房达到609.76亿元,同期网络视频行业的市场规模达到了2016.8亿元,其中内容消费带来的收入达到536.5亿元。而2019年一季度,院线票房、观影人次以及上座率上均出现了负增长,中国电影正在从持续几年的高增长逐渐回归常态增长。

图片 12

图片 13

“今年互联网内容付费收入规模肯定会超过电影票房的规模。”龚宇表示。与此同时,海外电影和国产院线新片扛起绝大部分用户流量,网络大电影产业规模有限使得互联网用户对好的内容的渴求变得愈发强烈。因此,对于传统电影行业,寻找新的商业增长点成为必然,院线电影需要积极与网络视频平台联动,建立收益多赢的商业模式。

在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优酷电影负责人李捷看来,所谓的危机同时意味着巨大的机遇。“总体上看,电影市场的缩小是趋势。全球院线电影票房都在下降,美国下降得更快。但是,我们也看到《复仇者联盟4》首映零点场第一排都卖空了,这意味着用户为好的内容依然愿意买单。这恰恰说明了电影的世界没有需求疲软,只有供给不足。”

冯伟先生以Netflix退出美国互联网协会,加入美国电影协会为例,指出Netflix通过把自己从互联网公司变为内容公司的方式,融入到美国传统电影行业,建立合作关系。当然,这一举动并不是指Netflix变成了传统电影公司,它仍然是以互联网的思维和模式与传统电影结合,寻求最终融合的方式。要实现融合,首先就要找到彼此可以接受的盈利模式。他又以美国电影窗口期为例,说明不同时期,电影从院线上映到发行光碟再到线上放映,每个阶段的窗口期时间经历了几次变化,这是发展模式的转变。

首先,在播放策略上,不少院线电影选择缩短网络播放的窗口期,来向网络视频平台的红利靠拢。在2018暑期档,电影《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在上映仅30天,就正式登录各大视频平台;《一出好戏》、《巨齿鲨》、《快把我哥带走》等几部暑期热门,也都将登陆视频平台的时间定在了中秋节前后。

在他看来,目前需要考虑的是当互联网已经提供了足够的观影便利后,电影院靠什么留住用户?以CGV影院的发展为例,在大环境走低的情况下,CGV的上座率和盈利能力依然表现良好,“一个电影院为观众提供毛毯、雨伞租赁,甚至当观众迟到一定时间后还能退票换票,这说明了世界上没有做不好的生意,只有你用不用心。”

未来已至共同发展

其次,在内容的联动方面,网络视频平台开始尝试剧集、电影、动漫、综艺等内容的连通,尤其是电影跟网络剧集之间的连通。例如,爱奇艺推出了自制剧《独家记忆》的番外大电影,上线了院线电影《一出好戏》的六集网剧《好戏一出》。

美国电影协会亚太区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冯伟:电影产业与互联网共生的发展模式

针对互联网和传统电影之间的融合问题,在论坛主题对话环节,美国电影协会亚太区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冯伟先生,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优酷电影负责人李捷先生,爱奇艺高级副总裁、爱奇艺影业总裁亚宁先生以及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董事、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宁先生,都认同融合是必然的趋势,在内容为王的前提下,必须实现技术创新、模式创新,走出共赢之路。

而在商业模式上,龚宇认为,院线电影除了互联网版权售卖,需要更多模式的互联网收入模式,例如将剧集和电影改编为游戏。其次,行业需要转变营收思路,从传统的单纯追求票房的最大化转变为“票房 互联网”实现收益最大化,例如互联网视频平台的线上播映为传统院线电影带来新的播出和货币化渠道等。

图片 14

李捷先生强调互联网为电影发展带来的只有机遇,没有挑战。互联网影响的并非行业本身,而是行业原有利益分配的格局和规则。消除信息不对称、降低成本、提高便利是互联网为电影发展所做的三件事。李捷形容互联网只是工具,工具改变只是行业模式。

“我们认为线下电影院将来的模式也将发生改变,可能是VR设备、点播影院,但是电影院会一直存在,但行业将会增加播出渠道,增加货币化的渠道,对整个院线电影都是太好的一件事,大家争取形成多赢的商业模式。”龚宇说。

美国电影协会亚太区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冯伟先生,从变革中的美国影视娱乐产业,分析了美国传统电影产业与互联网之间的竞争与合作关系。虽然美国的互联网与传统电影间的博弈具有独特性,但本质上同其他国家的电影产业一样,都是在探索一种新的与互联网共生的发展模式。

叶宁先生则把电影和互联网的关系比喻为鱼和水的关系,“互联网为内容插上翅膀,飞入千万家”。未来的发展,一个是要实现内容创新,另一个是要实现技术创新。“这两个创新,是整个行业的大方向和发动机,也是机会所在”。

整体来看,院线电影在发行渠道上向网络视频平台靠拢,网络剧集在内容制作上向“电影化”靠拢,似乎是互联网时代影视行业的重要解决之道。无论是院线电影还是剧集,其发展的核心都应是进一步打通创作者、消费者、院线、网络视频平台等多方资源,才能实现从内容制作、视觉呈现、产品渠道和商业变现上的全面创新。

冯伟先生以Netflix退出美国互联网协会,加入美国电影协会为例,指出Netflix通过把自己从互联网公司变为内容公司的方式,融入到美国传统电影行业,建立合作关系。当然,这一举动并不是指Netflix变成了传统电影公司,它仍然是以互联网的思维和模式与传统电影结合,寻求最终融合的方式。要实现融合,首先就要找到彼此可以接受的盈利模式。他又以美国电影窗口期为例,说明不同时期,电影从院线上映到发行光碟再到线上放映,每个阶段的窗口期时间经历了几次变化,这是发展模式的转变。

图片 15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艺恩创始人、CEO郜寿智:数说电影的宣发趋势

本次论坛对互联网大电影时代的生态和发展做了细致深入的探讨。未来已至,不管是机遇还是挑战,互联网和传统电影的融合都是电影人必须面对的问题。

图片 16

他指出,近一两年来,中国电影市场与世界市场一起进入了回调期, 2019年第一季度比2018年第一季度同比下降8%,人次下降了8000万。中国票房下滑但总量再度超越北美,下滑降幅远低于北美。与此同时,内地新增影院数量同比基本持平,新上映电影数量也有所减少。

从投资收益看,国产片平均投资规模同比有所下降,高成本平均单片票房不如去年同期,但头部影片效应仍然比较明显。电影消费下沉趋势明显放缓,三四五线城市降幅超全国水平,票房份额近五年来首次下滑。

此外,受众的电影消费分层也更加清晰,科幻片和动作片在一二线城市更受欢迎,三四五线城市则更喜欢喜剧片;年龄上,29岁以下,90/00后的电影消费者中占比已达到67%;月收入超过8000元的观众超过了20%。

观众越来越个性化,比如吃货、熬夜党、乐活派等等;观影越来越频繁,单季度观影超过1次的观众达到总数的82%。营销的触媒渠道方面,除了微信和购票平台之外,短视频也已经成为了电影营销的重要阵地。

知名电影导演谢飞:电影产业要发展需多方面共同进步

图片 17

知名电影导演谢飞在“光影七十年 奋进新时代”首场主题论坛上表示,中国电影的发展壮大得益于持续的改革,不光是创作理念和手法的革新,更重要的是在投资、营销、发行等多方面的产业化改革,“我们这七十年,特别是这四十年,在艺术创作方面我们有很多经验要总结,但是我觉得市场管理和市场发展方面的经验是更重要的。电影是个产业、是种商品,电影产业要发展需要多方面共同进步。”

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主任饶曙光:构建一个完善的市场体系,让小众电影获得应有的市场地位

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主任饶曙光认为,中国电影已经从高速度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进一步提质增效需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电影市场体系,让农村题材电影、少数民族题材电影、戏曲电影等这些相对小众电影获得应有的市场地位,“我们要构建一个完善的市场体系,就是要保障多类型、多品种、多样化的电影都能够各得其所,都能够有效对接自己的目标观众群体,都能够实现自己的良性发展,那么中国电影的发展才是更加健康和更加可持续的。”

美国导演罗伯·明可夫:北影节是一个国际化社区

担任北影节“天坛奖”评委会主席的明可夫,是北京国际电影节的老朋友,曾于2017年担任第七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天坛奖”的评委。再次来到北影节,明可夫特别强调了它对国际交流的意义:“北京国际电影节是国际性的赛事,展示国际影片,讲述不同背景的故事,评委也来自世界各地,北京国际电影节真的是一个国际化的社区。”

俄罗斯导演谢尔盖·德瓦茨沃伊:未来是合拍片的世界

俄罗斯导演谢尔盖·德瓦茨沃伊认为,未来的世界,就是合拍片的世界。往届北影节促成了许多合拍片项目,如《马可·波罗》《勇士之门》。谢尔盖·德瓦茨沃伊的最新作品《小家伙》就是合拍片的典型案例,参与制作的国家包括中国、俄罗斯、德国、波兰、哈萨克斯坦、法国。这部影片入围了第71届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并最终获得最佳女演员奖。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平台发布于互联网比赛,转载请注明出处:除与传统影视融合,互联网影视还有哪些发展之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