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总局就反垄断案过招微软 已获取大量数据

持续发酵两年多之后,微软反垄断案的形势正日益明朗。2016年1月6日,国家工商总局官网公布信息称,工商总局专案组对微软公司进行反垄断询问调查,要求微软就工商总局对微软公司涉嫌垄断案进行调查以来获取的电子数据中有关重大问题进行说明。

早在2013年6月,国家工商总局根据企业举报反映的“微软公司存在对其Windows操作系统和Office办公软件相关信息没有完全公开造成的兼容性问题、搭售、文件验证等问题”进行了核查。知情人士透露,在其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对微软的调查主要以“举报厂商与微软答辩会”的形式进行。

不过,当时的中国尚未出台《反垄断法》,未能启动对微软的反垄断调查。2007年,中国《反垄断法》出台,并于2008年8月正式实施,反垄断调查开始有法可依。

“在Win10不符合国家安全要求、微软愈发垄断的情况下,CETC与微软的合资公司,是否符合反垄断法、政府采购法、国家安全法,这其实需要有关部门进行审查。”倪光南告诉记者,“在美国,有关部门肯定会严格审查这类情况,而在俄罗斯,政府采购则直接禁止采购国外软件。”目前,关于CETC与微软的合资公司,并未传出有关部门对其审查的消息,据知情人士透露,CETC与微软正在筹备大型发布会。

3月8日,互联网实验室组织业内专家、律师召开“微软反垄断特别研讨会”。这场内部研讨会上,国家工商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处长杨洁介绍,工商总局已经通过两次对微软的突击检查获取了4TB的电子数据。

倪光南指出:“无论是考虑信息安全还是产业发展,政府采购都应当优先国产。”但事实上,在国内,政府、企业对IT采购国产化始终讳莫如深,多位国产IT企业高层告诉记者:“主管部门担心采购国产化有违WTO原则,不宜公开。”

多年交锋

记者获得的一份安全杀毒厂商与微软答辩会的记录材料显示,至少3家安全杀毒厂商提出了10多条因为Windows操作系统不开放、开放不充分导致国内安全软件公司在Windows上生存空间被压缩的证据。

在不停地调查与反调查的同时,互联网本身也在不断更新、升级。倪光南指出:“2015年微软正式推出Win10之后,微软开始在Win10中搭售可信计算,这是微软涉嫌垄断的新表现。”

此次工商总局公告微软的“电子数据有关重大问题”就来自其中,上述人士猜测,“相比于当初让举报方与微软答辩的环节,这是个新方向。虽然不确定进展有多大,但至少工商总局应该是掌握了一定的证据。”

2014年7月28日、8月6日,工商总局先后出动200余名执法人员,在北京、上海、广东、四川、江苏、重庆、河北、辽宁、福建、湖北等10多个省市对微软经营场所进行突击检查。根据公示信息,工商总局获取了微软公司的部分合同、财务报表、内部沟通文件、邮件,并检查了承担微软公司财务外包的埃森哲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其中包括,多个操作系统函数不公开,使得安全杀毒厂商额外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函数分析,企业多走弯路,且严重影响查杀效果;多个操作系统的API接口不开放,导致众多基于Windows操作系统开发的防火墙、入侵检测系统、木马防御系统的开发受到较大影响。但与此同时,微软却对国外杀毒软件提供更多的API接口,对国内延迟甚至不提供,一定程度上造成我国杀毒软件在PC上的木马查杀效果及能力达不到国际领先水平。

面对举报厂商提出的搭售、接口不开放、差别待遇、兼容性等问题,微软从未承认问题,而是提供了大量的材料试图证明“这些行为都是在充分考虑用户安全的基础上实施的”。

“微软在PC市场的垄断地位毋庸置疑,没有任何其他企业在所在行业的垄断程度能超过微软。”倪光南指出,“Intel有AMD竞争,高通有联发科、海思、展讯的竞争。但国内PC市场,微软操作系统占有率超过99%。”

这两则消息一度被业界解读为微软极大加强了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合作关系。但是,3月8日的“微软反垄断特别研讨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国家网络安全审查小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沈昌祥表示,“这只是微软的障眼法”。要知道,微软面对的不仅是反垄断调查,还有网络安全审查。

但据了解,IT采购优先国产并不违背WTO原则。根据中国政府采购网GPA专栏信息,中国加入WTO时并未签署《政府采购协议》,2007年底,中国启动加入GPA谈判,目前仍未落地。

至此,工商总局正式过招微软。但根据记者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面对举报厂商提出的搭售、接口不开放、差别待遇、兼容性等问题,微软从未承认问题,而是提供了大量的材料试图证明“这些行为都是在充分考虑用户安全的基础上实施的”,甚至,微软还提出了与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其他政府机构、奇虎360等公司的合作为自己辩护。

关于工商总局1月5日的声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微软求证,后者回应称:“我们始终严格遵守中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并一直积极配合工商总局的调查。”

2015年12月,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微软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成立合资公司——CM Information Technologies公司,计划为中国政府定制Win 10系统。

事实上,微软的Vista、Win8、Win10操作系统均被中国政府列为禁止采购产品。倪光南向记者介绍:“因为这三个操作系统,都采用了可信计算架构,这种架构下,运行系统软件都需要得到微软的签名认可,控制权高度集中在微软手中,信息安全不可控,不符合我国网络安全要求,因而被禁止政府采购。”

而倪光南认为,这一公司的成立会加剧微软的市场垄断。他介绍:“政府采购市场是唯一一个不被微软完全垄断的市场,如果微软通过这一合资公司进入政府采购,很可能将完全垄断这一市场,并且进一步遏制国内的操作系统及其相关的国产软硬件的生存空间。”

由于Win7并未采用可信计算架构,Win7仍在政府采购目录中。不过,虽然有中标麒麟、深度Linux、中科方德、普华等数十家国产操作系统厂商与微软竞争,但微软在中国政府市场占比仍然远超竞争对手份额之和。

从公布的信息来看,经过半年多的调查、取证,工商总局已经发现微软的“重大问题”,而微软全球总部目前已经就此与工商总局正面沟通。如果这些“重大问题”成为微软垄断的证据,按照案件审理流程,这些证据将在规定时间予以公示。

这似乎是上世纪末美国、欧盟对微软反垄断案件的重演——这个在当时被称为“世纪末审判”的案件焦点也在于微软搭售浏览器、技术信息不公开。最终,欧盟委员会耗时11年,终于在2009年底让微软承诺向PC用户提供自主选择浏览器的权利,并向欧盟同业竞争者提供他们所需的互操作性信息。

当时,工商总局就已经开始筹备微软的反垄断调查。2009年,工商总局咨询了素有“反垄断专业户”之称的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正伟。董正伟回忆:“当时,国家工商总局授权北京工商局与我谈话。那时,国外微软反垄断案件一般都耗时3-5年,工商局也告知我称‘我们的时间也会比较长’。工商机关肯定会做几个典型案件。”

举报厂商指责这是微软为了搭售自己杀毒软件而遏制其他厂商的竞争策略,对竞争杀毒厂商实施成本约束、对不同合作伙伴实施差别待遇。微软并未回应这些指责,但微软在答辩中称,这些限制行为是在充分考虑用户安全的基础上实施的。

可见,工商总局对微软的反垄断调查筹备已久。2013年6月,工商总局根据企业举报微软操作系统中的兼容性、搭售、文件验证等问题,对微软进行核查,核查之后,工商总局根据法律规定对微软公司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欧盟对于微软反垄断的审理,我们可以借鉴。”1月10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微软应该公开接口标准,兼容同业软件,并且不能捆绑IE浏览器、offiice、杀毒等软件。”

“XP、Win7,苹果以及国产操作系统,都没有搭售可信计算,足以说明可信计算是独立于操作系统之外的产品。”倪光南指出:“而Win10搭售了自己的可信计算之后,其他的可信计算产品均无法在Win10上运行。”

沉寂至今的微软反垄断调查,终于再次传出消息。1月5日,国家工商总局专案组对微软公司进行了反垄断询问调查,要求其就工商总局对微软公司涉嫌垄断案进行调查以来获取的电子数据中有关重大问题进行说明。

可信计算是FTCS在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概念,是一种运算和防护并存的主动免疫的新计算模式,目前全球有200多家企业在推动可信计算的发展。微软在2002年启动了可信计算计划,并先后应用在Vista、Win8、Win10中,但并未在XP、Win7中采用。

激辩微软

捆绑可信计算

而现在,微软的垄断地位并没有因为工商总局的反垄断调查而受影响,反而在进一步加剧。

微软的反调查能力远不局限于法律、商业,而且也包含政治筹码。

目前,国内IT领域公开呼吁“政府采购优先国产”的只有倪光南院士以及龙芯中科总裁胡伟武,其余企业、专家均对此保持沉默。

沈昌祥介绍,中国可信计算在1992年就已经正式立项并开始规模应用,而目前网信办已经起草了可信计算发展战略,以确保信息安全和国家安全。虽然目前该战略尚未发布,但国内多地政府、企业已经开始重点发展可信计算产业,“如果Win10一直捆绑可信计算,中国可信计算产业将全军覆没。”

倪光南指出:“在国内,政府采购市场是唯一一个不被微软完全垄断的市场,现在,微软如果通过这一合资公司进入政府采购,也将完全垄断这一市场。”

事实上,工商总局与微软交锋已久。

“类似的答辩会,2014年召开了好几次。”一位参与答辩会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不只是杀毒软件,还有其他的应用软件、办公软件。”这其中包括广为人知的WPS与office不兼容事件。此外,国内众多手机厂商也举报微软收取的手机专利费涉嫌垄断。据悉,微软对每部手机征收8-9美元专利费。

根据工商总局的公示信息,这是微软被调查以来首次主动求见竞争执法局。而其背景,则是2015年9月底在西雅图召开的中美第互联网大会。2015年9月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西雅图附近的雷德蒙德市参观美国微软公司总部。第二天,微软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签署合作协议。

2014年7月28日和8月6日,国家工商总局先后两次突击检查微软公司在中国大陆的多个经营场所,根据《反垄断法》规定对微软涉嫌的垄断行为立案调查。两次突击检查中,工商总局获取的电子数据包括微软公司的部分合同、财务报表、内部沟通文件、邮件,以及微软财务外包公司的运营数据。

早在2005年,工商总局公平交易局就曾经约谈微软,当时,工商总局告诫微软“遵循公平竞争原则”。

微软垄断加剧?

在这次约谈前不久,2004年,欧盟法院对微软做出反垄断处罚,要求微软剥离操作系统中捆绑的播放器软件,并向竞争对手开放一些软件源代码;同时,日本公平贸易委员会调查微软,而韩国检察机构也开始扩大对微软的反垄断调查。在美国,即便微软已经与司法部达成和解,但多个州市政府又重新对微软提起诉讼。

工商总局并未透露“重大问题”的详情,但一位参与举报微软的业内人士认为:“这是一个新的信号。我们当初提交举报材料、这个调查启动之后就沉寂了。在我们以为调查搁置的时候,提出‘重大问题’算是一步进展了。”2015年初,业内一度有传言称“微软调查因缺乏有力证据而终止”。

2015年11月2日,应微软要求,工商总局竞争执法局约谈了微软公司副总法律顾问一行。

2015年9月,中美互联网大会期间,微软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宣布达成合作协议。2015年12月18日,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微软又与CETC联合宣布成立合资公司,通过这一合资公司,微软将向中国政府和国企提供定制版Win10操作系统。

微软的“障眼法”

显然,历经多个国家、地区的反垄断调查的微软,已经拥有足够的反调查经验来应对工商总局。

事实上,除了微软之外,同期,思科、EMC、IBM、惠普等公司也分别与浪潮、联想、华胜天成、紫光集团等成立合资公司进入政府采购市场。倪光南呼吁,商务部应该对这些合资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要知道在美国,华为想收购一个200万的小公司都会被调查否决。”

需要指出,微软并未出席这次的“微软反垄断特别研讨会”。记者多次联系微软公关部门人士,但对方始终未接听记者电话,且从未回应采访请求。

在对电子数据进行调查的半年多时间里,工商总局始终沉默,而业内也一度传言“微软反垄断调查因缺乏证据而终止”。如今,4TB数据或将打破僵局。

此外,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也告诉记者:“几年前,我跟工商总局沟通很多,讨论过一些微软垄断的技术问题。”

“这些年来,微软不断在修改自己的商业协议内容,以实现在中国的合规化”,董正伟向记者介绍:“比如,以前微软有一条写着‘以上内容适用美国法律’,但现在已经修改了。相比几年前,微软留下的漏洞也越来越少。”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在美国、欧盟、韩国,均有IT企业实名举报微软,并公开指证。但目前为止,国内没有任何IT企业与微软公开对峙。记者曾就Windows的搭售、兼容等问题寻求采访360、UC浏览器、金山办公软件等公司,但对方均未接受采访。

沈昌祥在与微软的谈判中曾经提出,要求Win10采用中国的可信计算体系,实现本土化。而倪光南也呼吁,“应该要求微软停止捆绑可信计算,提供剥离可信计算的Win10版本。”

沈昌祥回忆,中美互联网大会之前,国家网络安全审查小组与微软工作组密集进行了多次谈判。而最终谈判结果是,微软的Win 10操作系统违反我国的《电子签名法》和《商业密码管理条例》,并给微软提出了3条修改意见,但微软并未按照这3条意见进行修改。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平台发布于互联网比赛,转载请注明出处:工商总局就反垄断案过招微软 已获取大量数据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