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利群:城市大脑提高管理功效,更要传递人文

4月18日,在由新京报、新京报智慧城市研究院主办,中国市长协会联合主办的“未来双城记——城市智慧大脑的建设与运营之路”论坛上,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宣传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郭利群,在《城市智慧大脑建设应具有的人文精神》主题演讲中认为,“城市大脑”在提升城市管理效率的同时,更要传递温情,更应具有人文关怀和人文精神。

图片 1

画家孙文启捐赠活动在京举行

新华社北京10月14日电 题:1700余万黑暗中的行者,我们该如何“大帮盲”?——写在第35个国际盲人节之际

观念上的数字鸿沟不容忽视

嘉宾围绕“城市智慧大脑的经济学与管理学”话题展开讨论。

本报北京6月28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吴晓东)由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宣传促进会主办的“丹青绘仁美,共圆中国梦”画家孙文启捐赠活动,今天上午在中国盲文图书馆举行。在活动现场,孙文启向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宣传促进会捐赠了100幅个人作品和200万元人民币,并被授予纪念牌和爱心证书。

新华社记者赵丹丹、董小红

他指出,在信息化进程中,信息在推动科技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由于经济发展不平衡,导致不同群体对包括计算机和互联网在内的信息技术掌握和应用上有差异,因此造成发展机遇和环境的巨大落差,产生了数字鸿沟。

图片 2

孙文启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职业画家。其作品曾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书画展并获奖,创作题材以梅、兰、竹、菊、松为主,墨韵丰富,夺人心目,取得了为世人公认的艺术成就,其作品亦多次作为国礼赠送给外国政府首脑,并为国内外名人雅士所收藏。

62岁的李秀芳居住在吉林省长春市,她已经好几个月没出门了。右眼视力0.01、左眼仅能看到手指晃动的她,去年冬天出门时摔断了手腕,如今只能待在家里。10月15日是第35个国际盲人节,目前我国有1700多万视力残疾人,相当于每80人中就有一个“黑暗中的行者”。

图片 3

新京报社副社长、总编辑李海致辞。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宣文部主任、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宣传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郭利群在致辞中表示,孙文启先生是博大精深的齐鲁文化忠实传承者,从他的爱心义举中,我们看到了社会各界对残疾人事业发展的大力支持,看到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看到了社会正能量的充分发挥,“未来,孙文启先生的作品将融入中国残联开展的‘共享芬芳’展览活动之中,以期惠泽更多的残疾人和美术爱好者,让更多残疾人实现精神生活有寄托、融入社会有尊严”。

然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却很少能见到这些视障人士,甚至在我国广泛铺设的盲道上,也几乎很少见到有盲人行走。

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宣传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郭利群发表演讲

新京报“未来双城记——城市智慧大脑建设与运营之路”高峰论坛在京举办

“希望通过自己的行为,在全社会倡导爱心风尚,让全社会的艺术家都来关注身边的每一个需要帮助的残疾人,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点燃更多残疾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捐赠现场,孙文启表示,在自己的绘画创作成长过程中,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因此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机会来积极回报社会。

无可奈何的“宅”

数字鸿沟的产生首先在于技术和设备上的差异。随着网上购票越来越普及,对残疾人来讲学习上网本来就不容易,网上购票的技术就更难掌握了。此外,网上购票还比拼谁的网速更快,手机、电脑更好,在这些方面,不同群体之间存在着较大的鸿沟。

2019年4月18日下午,由新京报、新京报智慧城市研究院主办,中国市长协会联合主办的“未来双城记——城市智慧大脑建设与运营之路”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

来源:中国青年报

“根据我多年的工作经验,现在多数盲人不敢出门,他们整天闷在家里。”吉林省盲人协会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说。他告诉记者,目前吉林省共有27.2万盲人,80%从事按摩工作。多数盲人极少外出,还有很多盲人干脆住在按摩院。

除了技术和设备上的数字鸿沟,观念上的数字鸿沟同样值得重视,残疾人由于肢体、视力、听力、言语等方面的缺陷,难免处于劣势。中国有8500多万残疾人。《残疾人保障法》颁布实施以后,残疾人生活水平和质量不断提高。但同时,社会上歧视、虐待、伤害残疾人的现象时有发生。

与会嘉宾围绕城市智慧大脑的建设、运营、面临的挑战,数字鸿沟以及与文化结合等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68岁的富桂兰住在长春市,她告诉记者,自己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单独外出过了。“现在路况太复杂了,根本走不了,单独出行就是在拿生命开玩笑。”

有媒体曾经发表了“北京盲道被指设计不合理,盲人直言走就是作死”的报道。盲道按需而设,才能改变目前盲目之道的尴尬。我们不能追求机械化实现形式上的平等,那既不合用,也是巨大浪费。出路何在?靠智慧科技的进步,未来可穿戴设备、电子导航会为盲人出行带来便利。

中国市长协会副秘书长杨捷、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宣传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郭利群、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云平台创新中心秘书长茅明睿、中国信通院规划所副总工高艳丽、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教授黄弘等专家学者以及智慧城市建设领域的业内人士,围绕城市智慧大脑的建设、运营、存在的问题、面临的挑战等议题,进行了热烈、深入的讨论。

居住在成都的盲人魏洪明说,自己年轻时虽然眼睛不好,但坚持创业自食其力,还能养家糊口,心里感到很快乐。“如今年龄大了,眼睛愈发不好,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家人不让出去,自己也不敢轻易出门,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城市发展的方向是智慧与人文交融

新京报副社长、总编辑李海在论坛致辞中表示,“城市智慧大脑”是目前一种全新的智慧城市建设理念。通过数字技术和人工智能等高科技手段,打造“数字城市”与“物理城市”高度契合的“双城”,不仅勾勒出了未来城市的智慧图景,也是当前我国智慧城市建设的明显趋势。

据成都市助残社会组织自律联盟秘书长陈刚介绍,成都有10余万盲人,大部分盲人都有出行的愿望。但由于无法保证自身出行安全,使得绝大部分盲人只能闷在家里,不得已要出门时,依然要求助家人、邻居或志愿者。

郭利群强调,智慧城市必须考虑各类人的生存和生活提质。在智慧社会的推进过程中,基础设施智能化、公共服务普及化、社会治理精细化、政府决策科学化等环节和链条上,都要充分考虑残疾人的需求。

本次论坛联合主办方、中国市长协会副秘书长杨捷在论坛致辞中指出,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资源禀赋和历史文脉,从这个意义上讲,“双城”也可以理解为一个是城市的底蕴,一个是科技的进步。

不应该有的“忙”

图片 4

杨捷认为,在建设城市智慧大脑的同时,一定要考虑到城市历史文化底蕴与科技的双线发展。智慧城市建设中,更需要以科技的进步来推动城市独特魅力的散发。

视力缺陷让盲人的学习、工作和生活困难重重。记者在成都多条街道上看到,盲道被占用的情况非常普遍,一些沿街小商铺直接把桌子、凳子摆在盲道上做生意,这种现象在晚上更是非常普遍。在成都烧烤一条街上,记者看到,盲道几乎都被烧烤摊位占用了,连正常人过路都难以行走,更别说盲人了。

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宣传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郭利群发表演讲

在这一点上,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信息中心智慧城市业务负责人李昊有相似的观点。李昊强调,城市智慧大脑不仅仅只是技术层面上的整合,同时应该也是一套社会治理的规则。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科技和文化相结合是一种新型城市发展的模式。

长春大学特教学院针灸推拿专业大五学生赵可佳告诉记者,“你看我身上有多少疤,都是出门撞的、摔的,太经常了。”

城市智慧大脑建设结合各地的情况,缩小区域城乡之间的差异。同时各地区也要着眼实际,积极开发面向受教育低的群体的智能型产品和服务,关注弱势群体的诉求,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

针对城市发展的新模式,以及迎合新业态,共同缔造新型智慧城市,也就是“数字孪生” “文化复兴”的方式。它的作用一方面要突出历史文化在数字城市时代的传承,另一方面,是以数字时代的信息流驱动文化资本,通过市场化运作,为整个城市级文化产品提供活力。从城市文化品牌营销角度来讲,这也为城市级IP产品提供了持续生成的可能。

据了解,为了帮助盲人出行,1991年北京建成国内首条盲道。2001年8月1日城市道路和建筑物无障碍设计规范颁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城市主要道路的人行道,应当按照规划设置盲道”。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建设智慧社会,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新型城镇化要处处体现以人为核心,提高柔性化治理,精细化服务水平,让城市更加宜居,更具有包容性。

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宣传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郭利群表示,“城市大脑”在提升城市管理效率的同时,更要传递温情,更应具有人文关怀和人文精神。

赵可佳认为,虽然全国的多数道路都铺设了盲道,但是由于盲道经常被占用、设计规划不合理、安全无保证等原因,对盲人群体的帮助有限。“我很少走盲道,我身边的盲人朋友走的也不多。”

“智慧因子与人文精神的交融才是城市发展的方向。根据残疾人的不同特点和需求,设计小到手机,大到无障碍环境,让智慧城市大脑在提升城市管理效率的同时,更要传递温情,实现城市让所有的人生活更美好”,郭利群呼吁道。

他指出,由于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导致不同的群体在对包括计算机和互联网在内的信息技术的掌握和应用上存在着差异,并因此造成发展机遇和环境的巨大落差,信息富有者和信息贫困者不断分化,从而产生了“数字鸿沟”。郭立群强调,智慧城市必须考虑各类人群的生存和生活提质。

住在成都的盲人韩宇告诉记者,盲道不仅很堵,而且许多地方的设计也不合理。有些明明是一条直路,盲道却拐来拐去;有些明明有近路可走,盲道非要兜一大圈,根本帮不上忙,有时候甚至是帮倒忙。

新京报记者 范娜娜报道

在此次论坛上,清华大学教授黄弘则重点围绕智慧安全城市进行演讲,认为建设智慧安全城市,既需要数字技术,比如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同时还需要风险评估技术、监测预警技术、应急处置和救援技术、综合安全保障技术以及恢复重建技术等五种技术。

责无旁贷的“帮”

校对:危卓

数字技术是数据获取或者进行相对初级的数据分析的过程。但是对于城市安全的态势、城市安全管理决策,以及如何进行分析研判过程,则是通过城市安全核心技术进行解决的。因此,智慧安全城市是两套技术融合在一起的高级别的城市大脑。

面对1700多万“黑暗中的行者”,如何让他们走进“光明”的世界?

除以上嘉宾外,智慧城市资深专家王鹏、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云平台创新中心秘书长茅明睿、中国信通院规划所副总工高艳丽则分别围绕智慧城市的新基础设施、城市规划需要怎样的大脑、城市大脑如何助力实现数据驱动治理等内容展开演讲。

--硬件设施小提升就可以“大帮盲”。盲人眼睛看不见,但是听觉大多灵敏,在黑暗的世界,耳朵就是他们的眼睛。盲人群体普遍认为,应该增加公共场所的语音设施。

打造“数字城市”与“物理城市”高度契合的“双城”,是当前我国智慧城市建设的明显趋势。

长春大学特教学院大四学生余亚男告诉记者,现在公交车站有很多不同的公交线路,她的眼睛能看清车来了,但是具体车牌看不清楚,“有的城市公交车进站有外放的播音,告诉站台的人是几路车到了,对视障人士和老年人都很方便,但是像长春等省会城市依然没有。”她说。

赵可佳认为,路口的红绿灯提示音很有必要。她告诉记者,在广州和长春,一些大路口的红绿灯会有提示音,但大部分路口的红绿灯没有提示音,只能跟着人群走。有时别人闯了红灯也盲目地跟着走,比较危险。

--智能软件多关注就可以“少伤盲”。如今,读屏软件的出现对于盲人来说意义非常重大,信息获取上的障碍,正不断被技术的发展所跨越。

除了读屏,许多盲人希望更多的软件设计者能将他们的需求设计进去,照顾残障人士的使用习惯,让软件无障碍操作应用方面更规范。

--全社会共同努力,让盲人有尊严地出行。“作为一个残疾人,最大的愿望不是能够得到多少帮助,而是不麻烦别人或者尽量少麻烦别人,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尽可能独立完成。”但陈刚认为,让残疾人有尊严地出行还有一定距离。

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临床心理科副主任医师李云歌认为,盲人自感处于社会边缘,这需要更多重视和关爱。全社会都应该有意识地帮他们一把,拉他们一把。

“希望全社会能平等看待残疾人,不仅应该努力让盲人回归盲道,而且应该让更多残疾人回归社会。”陈刚说。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平台发布于互联网比赛,转载请注明出处:郭利群:城市大脑提高管理功效,更要传递人文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