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银河 被查存“四宗罪”遭重罚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这已经是“银河系”又一次因重大违规违法行为遭到了证监会处罚。

据披露,截至2018年末,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为4.7亿元,占2018年度银河生物经审计净资产的34.10%。此外,截至2018年3月,银河生物及子公司共计15次为银河集团等关联方对外借款提供担保, 担保累计金额15.44亿元。

原标题:ST银河被罚揭开投资者索赔序幕

2000年2月,公司证券简称由“北海银河”变更为“银河科技”,2012年4月26日起银河科技被ST,2013年5月3日被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后变更为“银河投资”。2015年4月开始,公司谋划向生物医药产业转型,并于2015年10月28日更名为“银河生物”。但自转型以来,银河生物业绩未有起色,反而逐年下滑。

《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显示,因未按规定披露所持有的ST银河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拟决定对银河集团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对姚国平给予警告,并处以15万元罚款。

针对ST银河的违规,广西证监局作出多项处罚决定,并拟对实控人潘琦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等措施。这并不是潘琦首次受到市场禁入制裁。因ST银河2004年、2005年(当时叫做“银河投资”)虚增销售收入、隐瞒对外担保、隐瞒关联交易等业绩造假行为,潘琦于2011年已被要求市场禁入10年。而因涉嫌内幕交易天成控股、银河生物股票,其弟潘勇在去年也遭到证监会实施10年市场禁入措施。目前,潘琦被法院实施限制消费令,各种高消费、G开头高铁所有座位均不能乘坐。

“银河系”屡屡因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罚

11月24日晚间,ST银河公告称,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已由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调查完毕,该局拟对包括ST银河实控人、董事长在内的14人共计处罚370万元,另对实控人潘琦在内的5人实施市场禁入。这是潘琦第二次被证监会市场禁入10年。

二、未按照规定披露为关联方提供担保的情况。2016年7月至2018年3月,ST银河及子公司共计15次为银河集团等关联方对外借款提供担保,担保累计金额154430万元。ST银河未按规定对上述事项履行股东大会、董事会审议程序,也未及时披露。

银河生物前身是北海银河股份公司,公司主要产品和服务为“电力系统自动化及设备、电子元器件”。

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给ST银河开了两张罚单。

图片 1

(责任编辑:解絢)

证监会调查发现,自2016年起,银河生物及银河集团存在四项违规事实,包括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未按照规定披露为关联方提供担保的情况、未按规定披露重大诉讼信息、未按规定披露银河集团所持银河生物股份(行情600201,诊股)被司法冻结事项。以上“四宗罪”导致银河生物相关定期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三、未按规定披露重大诉讼信息。2017年10月至2019年1月,ST银河涉及民事诉讼18起,涉诉金额合计不少于156546.37万元。但直至2019年2月20日,ST银河才陆续对上述涉诉情况进行公开披露。

2018年,银河集团所持有的银河生物股份多次被冻结或轮候冻结,冻结股份数合计占银河集团所持银河生物股份数的100%,占银河生物总股份数的47.79%。银河集团不晚于2018年5月2日知悉上述冻结情况,但直至2018年8月6日才将上述情况告知银河生物,由银河生物进行公告。在此期间银河生物多次问询,银河集团均未告知银河生物相关情况,导致银河生物未及时披露该重大事项。

⊙王乔琪 记者 覃秘 ○编辑 祝建华

《金陵晚报》“易索赔”记者注意到,公司实控人潘琦被证监会施加处罚,市场禁入十年,而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被市场禁入。

除此以外,2016年7月至2018年3月,银河生物及子公司共计15次为银河集团等关联方对外借款提供担保,担保累计金额15.443亿元。但上述事项银河生物未及时披露,也未在年报、半年报中披露。

据披露,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拟对ST银河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实际控制人潘琦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现任、时任董事长、董事徐宏军、唐新林、刁劲松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对财务总监张怿给予警告,并处以25万元罚款;对董事叶德斌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对现任和时任董事卢安军、王肃、刘杰、朱洪彬、宋海峰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5万元罚款;对时任董秘陈汝平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对时任监事蔡琼瑶给予警告,并处以5万元罚款。对潘琦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徐宏军、唐新林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刁劲松、张怿分别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根据证监会的查明,ST银河涉嫌违法的主要事实共有四项。

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认为,银河生物未按规定及时披露银河集团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对外担保、重大诉讼、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冻结情况;未在相关定期报告中真实、完整披露关联交易、对外担保和涉及重大诉讼情况,导致银河生物相关定期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溯源公司上市以来公告发现,早在2005年,ST银河及实际控制人潘琦就遭受处罚,其原因之一是银河集团在2002年、2003年间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004年、2005年,ST银河再次发生违规事件,最终被证监会认定为“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之大成”,被予以重罚,实际控制人潘琦被实施10年市场禁入。

四、未按规定披露银河集团所持ST银河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

距这次东窗事发后被处罚只有5年时间,“银河系”再次因重大违规行为遭到证监会处罚。

ST银河(行情000806,诊股)因“四宗罪”遭证监会行政处罚。

潘琦已两次被市场禁入

为此,银河生物及银河集团被责令整改,并给予警告处分,分别除以60万元和40万元罚款;包括银河生物实控人潘琦、银河集团总裁姚国平在内,多名高管被给予警告处分,并处以5万元至30万元不等的罚款。除此以外,潘琦10年禁入证券市场,银河生物现任董事长徐宏军、时任董事长唐新林5年禁入证券市场,时任董事刁劲松、财务总监张怿3年禁入证券市场。

基于上述违规事实,在2017年3月14日至2019年1月24日晚间买入ST银河且在2019年1月24日晚间依然部分持股的投资者可以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发送到jzqsp2016@126.com的邮箱参与由《金陵晚报》“易索赔”频道组织的索赔,并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前期费用。

经调查,2016年至2018年,银河生物及其子公司通过直接或间接向关联企业划转资金、代关联方还款、对外借款供关联企业使用、向关联企业划转资金、代关联方还款、对外借款供关联企业使用、向关联方开具没有真实交易背景的商业承兑汇票等方式,持续为银河集团等关联方提供资金,截至2018年末,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为4.7411亿元,占2018年度银河生物经审计净资产的34.10%。

被查出四项违规

新京报记者查询资料发现,这不是潘琦、姚国平第一次因为违规行为被深交所谴责、证监会处罚。2006年,因银河科技存在虚增销售收入、净利润、隐瞒关联方资金往来、隐瞒对外担保事项等行为,时任银河科技董事潘琦、姚国平等曾被深交所公开谴责。2006年8月,广西证监局对银河科技立案调查。

一、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2016年至2018年,ST银河及其子公司通过直接或间接向关联企业划转资金、代关联方还款、对外借款供关联企业使用、向关联企业划转资金、代关联方还款、对外借款供关联企业使用、向关联方开具没有真实交易背景的商业承兑汇票等方式,持续为银河集团等关联方提供资金。2016年、2017年、2018年,银

2017年10月至2019年1月,银河生物涉及民事诉讼18起,涉诉金额合计不少于15.65亿元。但直至2019年2月20日,银河生物才陆续对上述涉诉情况进行公开披露。

除潘琦外,上市公司大股东银河集团也遭到处罚。其主要的违规事实为,未按规定披露所持有的银河生物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

信披违规 公司及控股股东、多名高管遭罚

河生物分别为银河集团等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合计为53000万元、40932万元、88767万元,分别占上一年度ST银河经审计净资产的26.33%、20.13%、42.15%。截至2018年末,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为47411万元,占2018年度ST银河经审计净资产的34.10%。

5年后,调查有了结果。2011年,中国证监会市场公布的一份禁入决定书显示,银河科技造假案中,该公司董、监、高等管理层悉数参与,银河科技及旗下主要子公司全部涉案,包括董事长潘琦在内的15名高管受到处罚。证监会认定这是一起“系统性、团体化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大案”,时任银河集团董事长、银河科技董事长、银河科技实际控制人的潘琦10年内禁入证券市场,姚国平7年内禁入证券市场。

ST银河(000806)11月24日晚间发布公告,收到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出具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司被查出四项违规,这意味着投资者将可以索赔。《金陵晚报》“易索赔”记者注意到,公司实控人潘琦被市场禁入十年,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被市场禁入。

因公司与公司控股股东银河天成集团有限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银河生物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11月25日,调查处罚结果出炉,ST银河发布公告显示,中国证监会广西监管局已调查完毕,银河生物及银河集团存在多项涉嫌违法违规事项,“银河系”14名董监高、财务总监遭行政处罚,其中,银河生物实控人潘琦再一次被禁入市场10年。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平台发布于互联网比赛,转载请注明出处:ST银河 被查存“四宗罪”遭重罚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