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Rees班、南京:再三再四“抢人”格局 首席营业

每一年过完年后,各个工厂都开始大批量的招工,但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一些工厂在发愁,有订单没人干,想多挣钱,但是又怕接了太多的订单完不成,到最后在赔钱。而另外又有一些工厂,年前早早就做好来年的计划了,工厂一开工,立马可以根据公司能力,来接更多的订单,这样的工厂真是有多少订单吃多少订单。

春节黄金周已经结束,即使算上过了元宵节才算过完年的传统,节前返乡的务工人群也已经或正在陆续回到熟悉或陌生的城市。那么,目前用工量最大的珠三角、长三角地区的用工、开工情况如何呢?证券时报记者兵分多路进行了细致的调查采访。

图片 1徐晓强的玩具厂春节后还没开张。

专家建议鞋企“抢人”不如“留人”

图片 2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本文无关。

图片 3坊子区知诚玩具厂有着十多年厂龄,倒闭后厂房被拆除只剩一片废墟。

80%鞋企的员工流失率都高于15%

最近在和一位老板网友聊天的时候,我就问了,最近工厂都在招工,而且招聘信息都非常的诱人,不知道你的工厂有没有在招人,招人的话招聘信息都怎么写的啊?那位老板网友听到我的话,只是微微一笑说:现在过完年,大批的工厂都在招工,那是因为他们年初的订单量要大,或者是工人少,怕完不成订单,超出工期是要有赔偿的,你说他们能不着急大量招人么。

证券时报记者 唐维

中外玩具网讯】潍坊新闻网2月27日 曾经拥有80名员工、每月订单20万的毛绒玩具厂,如今却只剩下寥寥十几人,老员工坚持下来的仅2人,由于从去年底到现在没接到一份订单,该厂至今未开张。2月26日,记者对我市玩具厂家现状进行了探访,发现这项传统手工业面临严重的招工难问题。由于没订单、缺人手、效益差,城区玩具厂8年前的辉煌已不再!数量从之前的几十家,缩减到了如今的10家左右;存活下来的玩具厂,规模也大大缩水。由于市场恶化、前景不明,许多老板选择转行。

企业招临时工、异地招人、接短期单救急

图片 4

从正月初八到正月十三,证券时报记者走访了深圳、东莞的多个工业区,与企业主、工厂人事、人才中介机构、求职者等多个群体进行了交流,力图了解今年春节后深莞等地的用工、招聘情况。

出口订单减少 去年效益锐减

才市专家建议加强“社区建设”留人

工厂招人,我的工厂也一直在招,只不过招聘的员工比较少,一年也就30多人的流动量,工厂里的离职率很少,30人的人流量也是因为有特殊加急的订单,才去招临时工来工作的,当然,如果临时工有干的比较出色的,也会被邀请留下来,而且现在我自己的工厂,工人们都是通过介绍自己的亲戚或者关系比较不错的朋友进来,而且一般在工厂辞职后,我们是不会在让员工二次进入的。

企业:招工越来越难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业务量更是严重下滑,还不及以前的三分之一。”

缺工、缺工,还是缺工。厚街劳务大市场日前发布了一份人才市场监测报告。报告称,东莞80%鞋企的员工流失率都高于15%。该报告还预测,进入第四季度后,运动鞋、皮鞋、女鞋等制造型鞋企,技工、普工需求量仍然很大,甚至有企业表示“熟手工有多少要多少”。

图片 5

正月初九一大早,家住深圳的徐老板,开车去往他设立在东莞大朗镇的小加工厂。徐老板的工厂原来是开在深圳的,由于租金上涨,四年前搬往东莞大岭山,平时由妻弟管理,他主要待在深圳的办公室。这天是工厂开工的日子,老板和老板娘赶过去派开工红包。

“我的玩具厂是在2004年建成的,刚开始时工人多,效益也好,主要生产布绒玩具、长毛绒玩具,大的长约40厘米左右,小的不到10厘米。但是现在效益一年不如一年,从去年下半年以来,业务量更是严重下滑,还不及以前的三分之一。”徐晓强的玩具厂建在潍城区望留街道,已经经营8年,而如今这个老厂效益却越来越差了。

人才市场专家认为,在当前环境下,企业留人比招人更重要,企业可以针对当前普工中80后和90后居多的特点,采取多种“社区留人攻略”。

聊到这里,我就好奇了,这个网友的工厂真厉害啊,觉得他在吹牛,但是他告诉我,留住工人其实很简单,自己少挣点,能尽量给工人的就给工人,钱是永远都挣不完的,但是能够真帮你的人却是不多,都说现在的人比以前的人现实,其实我觉得可不是那样,都是拖家带口子的,不可能像那些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我把能做到的都做到,能不能在这干就看工人自己了。

工厂里静悄悄的,只有老板娘弟弟和一个司机在。“有一个人说买到明天的票过来,有一个说他们那里的风俗是过完正月十五才算过完年,还有几个说不来了。”她弟弟说。

徐晓强告诉记者,他所开玩具厂跟城区其他玩具厂一样,所生产的玩具基本上都是出口到日本、韩国,在内地“卖不动”。“如果为内地供货,用自己的棉花、料子制作,再加上人工费,一个玩具的成本在1元四五角,却只能卖1元钱,赔本!但出口韩国、日本就不一样了,如为诺基亚、三星手机制作小蘑菇玩具,一个可以卖到100多日元,折合人民币七八元钱。”徐晓强说。

现象:提薪15%还是难招人

图片 6

徐太太派完开工红包,准备去贴招聘启事。她告诉记者,为了让工人们开心,年前特意把13薪全发给他们了。

徐晓强表示,8年前城区玩具厂的效益很好,工人多、车间大,他的玩具厂一个月能接到20万元的订单。但是最近几年却一年不如一年,招工特别难,工人嫌挣钱少、活累不愿干,订单也越来越少,特别是从去年9月份以来,效益大幅下滑。去年9月份至10月份,一个月只能接到几万元的订单,不及以前的三分之一,“好像一下子,工厂就不行了”。

据统计,厚街劳务大市场10月份举办的四场“鞋业人才专场招聘会”中,珠三角共有250多家制鞋、鞋材、鞋贸企业走进现场参加招聘,制鞋作为鞋业中人才需求量最大的主体,所空缺的技工、普工岗位遥遥领先其他职位。

其实一开始,我也怕这样做,工厂的人员流动依然很大,害怕没有改变,但是经过几个月的实验,发现人员流动少了,愿意在这安家的也越来越多了,所以我就坚持了下来,有时候我还会找工人们开玩笑说:旁边工厂这个工资都开到一个月8000多了,你怎么不去?你猜工人怎么说的,工人说:是啊,都长到8000多了,但是我怕有命挣,没命花。

之前就有人劝她不要年前全发了,留一部分春节后再发,这样也不至于全放鸽子了。徐太太心善:“这些年轻人平时挣多少花多少,不把年终奖发给他们,过年都困难。”

“8年前开玩具厂可以用‘春风得意’来形容,当时手工业很吃香,潍坊城区的玩具厂有几十家,玩具事业蒸蒸日上,订单一个接一个。现在跟以前已经没法比了,我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一份订单也没接到,春节后我的工厂一直没开工。”徐晓强说,他和妻子平时到处打听订单,但用尽各种方法都无济于事,而他几个开玩具厂的朋友,年后同样也没开张。

不少鞋企四分之三的职位都是针车手、贴底工、成型熟练工、QC等一线生产线工人,这些职位可以说是长期供不应求。“现在员工比较挑了,很多岗位的底薪上调15%,但是依然难招工。”

图片 7

徐太太把招聘启事贴到了工业区大门口。偌大个工业区显得十分冷清,绝大部分工厂都还没有开工。据徐太太介绍,年前普遍放假早,今年年后普遍开工晚。碰到楼下电子厂的人事人员,说他们厂要初十才开工,但人事人员初八就过来了,开始忙着线上线下招人:“没用的,我昨天就贴了招聘启事,一个人都没招到,连问的人都没有。”

徐晓强表示,订单减少与近几年许多日、韩客户到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订货有关,那边劳动力充足,玩具销售价格低。

在往届的东莞国际鞋展中,鞋机展更多的时候只是一个配角,但在上周末结束的本届秋季鞋展上,记者观察到,鞋机展的人流热度比起成品鞋展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那工厂一个月计件活,一天18个小时,一个月挣8000多,我一天9个小时一个月挣5000多,他一天顶我两天的时间,要是那样的话,我一个月一万多,我看哪边更合适,再说他那工厂也太假了吧,还一个月8000,能有几个工人,老这么玩命的干活,多挣那么点钱,最后还不够去医院的,不去不去。

记者看到她贴的启事上,招聘作业员、SMT操作员、仓管员、品管员等等,待遇从3800~6000元/月不等,没有年龄及学历要求。“主要是作业员难招,流动性也大,招了做一两个月,刚熟练一点就走了。技术员比较稳定,一般做的时间长,而且好招,在招聘网站上挂出去就能收到不少简历。”

要求高工钱少 工厂留不住人

“这可能与东莞鞋企的缺工有关,招不到工人,企业只能寻求自动化作业的生产方式。”

图片 8

徐老板原本打算初九开门,初十就正式生产了,现在工人没到位,没办法开工,而机器一旦开启就得6×24小时连续生产,周日人和机器都休息一天。“你招几个人?”他问太太。“4个。4个人不来了。”他太太回答。徐老板略一沉吟,说至少得招6个。

“工人基本都干不长,一方面是因为手工缝制对技术要求高,另一方面是因为劳动时间长、活累,再就是嫌工资低。”

东莞国际鞋展主办方有关负责人朱裕伦向记者说起一个小故事,一位参加过多届鞋展的鞋机生产商在今年开展前突然表示“不能来了”,原因居然是“最好最先进的鞋机存货,甚至样板机都卖光了,而订单却还在不停地来,短时间内根本拿不出机器参展。”

结语:看来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在为招工难而发愁,感觉这位老板网友做的真好,能够留住那么多忠实的工人帮他做事,而且看他做到这种程度并不怎么困难,但是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工厂留不住工人呢?亲爱的网友,不知道你对工厂招工难,留不住人有什么看法。

徐老板的工厂自动化程度很高,一条生产线只要两个人早晚班倒就可以搞定。4月份要上一条新的全自动生产线,得预留一个人提前培训,另外还得多招一个人“备份”,因为随时可能有人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8年前,徐晓强的玩具厂有80名工人,而如今只有10多个了,其中80名老员工里留下来的只剩2人,绝大多数工人流失了。“8年前,工人都是托关系进玩具厂干活儿,而现在是求都求不来。”徐晓强无奈地说。

专家:营造良好社区环境留住员工

深圳市宝安区石岩一家大型上市企业,用工缺口更是高达1000多,部分普通员工也出来客串招聘人员,在工厂所在的工业园区外询问过往路人要不要找工作。“出来招工的员工有十几个吧,每天有额外12块钱的餐补,比流水线上轻松一点,遇上有意向的就带到厂里填入职表。”其中一个小伙说。已是上午11点,但他今天还没有收获:“可能因为是周日的缘故吧。昨天我招了五六个呢。”

“做这行的工人基本都干不长,一方面是因为手工缝制对技术要求高,一些人耐不下心来学习,另一方面是因为劳动时间长、活累,再就是嫌工资低,许多工人回家种地或找别的工作了,人员流动性太大。”徐晓强说,春节后他的玩具厂内许多工人直接辞职不干了。

理想鞋业人才网营销总监黄京认为,东莞鞋企现在对普工已经不能用“招人”,而应该用“抢人”来形容了。“在目前的缺工潮前,鞋企只能‘广撒网’,同时‘多管齐下’来缓解用工荒的问题了。”

工厂的专职人事告诉记者,今年招人太难了:“去年这时候每天可以招到五六十人,但今年最多也才招二三十人。这也不是我们一家厂子的问题,这工业区里大家都在抢人。”记者问如果实在招不到人怎么办时,他说只好找劳务公司要临时工了,不过临时工成本会高一些,人员也良莠不齐。

而别的玩具厂,情况也大致相同。为了留住工人,一些玩具厂即便没有订单工人们闲置在家,也会给他们每人每天发放25元钱的工资。还有一些玩具厂,直接把缝纫机运到了工人家中,如果厂方接到订单,工人们就优先给工厂赶制;如果没有订单,工人们可以使用缝纫机为其它工厂赶制玩具。“这也是无奈之举,本来招工就难,如果老员工都走了,那就没人传授缝纫技术了。”徐晓强说,他一个开玩具厂的朋友,由于在本地招不到工人,只好专程到菏泽拉来五六个人应急,没想到这些人干了两天就跑光了,“技术要求太高,不到10厘米的小玩具,同时需要缝纫机和手工缝制,有些人根本就缝不起来,干不了”。

黄京同时表示,基于目前东莞鞋企普工的流失率较高,因此相对于不断“招人”来说,“把人留住”可能是更为重要的。

中介:先“抢”到人再说

徐晓强对记者说,与城区的大玩具厂相比,一些县市区的玩具作坊更吃香。“现在高密有许多从事玩具制作的小作坊,三至五个人在家做玩具,所生产的玩具主要销往温州等地。”徐晓强说,这些作坊规模小、人手少,工人一天的工资在50元左右。但是在城区,日工资七八十元都没人愿意干。

如何“把人留住”呢?黄京认为,提高薪酬当然是一个办法,但是目前东莞鞋企薪酬提升的空间已经不大。针对当前普工大部分都是80后和90后的现状,企业可以在厂区的“社区建设”方面多下功夫,“80后和90后的年轻一辈普遍不喜欢被管教,比较重视文娱生活,”黄京分析,“企业就可以在业余时间给员工放放电影、组织一些联谊活动等,这些活动花费不大,收到的效果却比较好。”

李湖在深圳经营一家劳务派遣公司,过完年后,多家合作工厂找他要人,他把手下十多个业务员都撒了出去,每招到一个人提成100元。“压力大得很,现在还有1000多人的缺口,工厂等人开工。昨天只招到100多个,远远不够。”李湖发现今年深圳的用工市场出现了一个独特的现像:无论是派遣公司招人还是工厂直招,基本都是招的临时工。这意味着什么呢?临时工比正式工的成本要高出15%左右,也就是说,按照深圳普工5000元左右的平均工资水平,工厂改用临时工之后,支出要高出700~800元/月/人。“大家都在‘抢人’,提高短期待遇,先把人拉到厂里再说。”李湖认为,这种畸形的状态不会长久,用工平衡到3月中旬基本能实现。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企业三招应对“招工难”

记者在一家工业区门口发现,招工人员远远多过求职者,只要谁稍作停顿,就会围上来一群人:“找不找工作啊?”

第一招

“我再等两天,如果还招不到人,就准备去江浙一带了。”22岁的小冯是个体小工头,他的工作就是去社会上招人,然后哪家工厂工价高就卖出去,赚取差价。例如工厂给他开出的报酬是20元/小时,他给工人18元/小时,赚2元/小时的差价。据他说,去年春节后他招了十几个人进厂,但今年截至目前,却连一个人也没招到:“只有等大企业招完,我们才有一点点机会。”

“临时工”成救命稻草

徐老板所在的工业区外不远有一条稍微热闹些的主干道,在这里的一家劳务派遣公司里,记者声称为老家的亲戚咨询工作机会。“多大年纪?20多岁?尽管来,进这里工资最高的厂,一个小时20元。”临出门时,老板娘还硬塞过来一张名片:“你亲戚来了记得找我啊,身边朋友有找工作的也可以找我。”

面对缺工困局,“临时工”似乎成为了救命稻草。据厚街劳务大市场的报告称,目前东莞出现了一些劳务派遣公司,他们专门与用工量大且急的企业寻求合作,通过提供临时工、签合约的方式为企业缓解用工紧之势。也有一些企业在招聘普工时还会“挂羊头卖狗肉”,名为招聘长期工,实际上却拒绝与员工签订书面劳动合同。

流动招聘点:苦乐不均

对此,深圳大学劳动和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翟玉娟表示,以“劳务派遣”或者“暂不签合同”为名,“打擦边球”行“临时工”之实的用工方式是“违法”的。

正月初十的东莞大朗镇上,很多店铺还没有开门,一些店铺外面干脆自发形成了一条招聘街,一个小凳子,一张小桌子,一张招聘启事,就成了一个流动招聘点。“厂门口也贴了,没人气,街上人多点,来试一试。”在这里,记者看到了劳务派遣公司老板娘所说的那家工资最高的厂,规模近万人,综合收入5000~7000元/月。记者向招聘人员打听:“你们厂是这一片最大、工资最高的,应该很好招吧?”招聘人员说,好招的前提是要有人找工作。“你看这一路空荡荡的,人都没有,怎么招?”一眼望去,确实很少有求职者咨询,招聘人员明显多过求职者,多数招聘人员都在无聊地玩手机。

厚街劳务大市场相关负责人表示,面对日益增长的人工成本,临时工可能会引发企业文化紊乱,并不能缓解招工难。

有意思的是,记者在街上看到了一家湘菜馆的招聘公告,楼面经理3300~4600元/月,服务员2600~3200元/月,其他职位如咨客、洗碗、传菜等起薪都是2000多元。记者问前台来应聘的人多吗,前台的回答出乎意料:“多啊,每天都很多人来问,我们要挑选形像气质比较好的。”

第二招

在另一条街上,记者遇到了独自一人摆摊招聘的刘小姐。她向记者大倒苦水:“两天了,一个人都没招到。有人填了表,然后就没音讯了。”刘小姐所在的钢材厂有100多人,春节后大约有10人没回来上班。“我们也担心员工过完年后不来了,所以年终奖留到年后再发,但这些人干脆年终奖也不领了,找借口不来了。”刘小姐说,这10个人左右的用工缺口,估计要到3月份才会招满稳定下来。

异地招人或异地开厂

在另一家较大型的工厂门口招聘启事前,零零散散有一些人在看,但大多只是看看,问几句就走了。工厂人事人员李小姐摆了一个摊在外面,据她介绍,为了防止员工流失,他们厂采取了两个措施:一是年终奖留一半到节后发,二是跟员工约定,春节后回工厂上班3个月,就可以报销春节往返老家的车票。“但年轻员工比较任性,如果他们想走,怎么也留不住。”李小姐感叹。

到异地招工,是厚街劳务大市场监测报告中提到的另一个解决缺工的办法。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这一招实行也有难度。

求职者:人往高处走

“要是内地有足够的劳动力愿意来东莞,那也不需要我们千里迢迢去招,他们自己也会出来。”专做男鞋的燊力鞋厂厂长邓光德说,“异地招人是老办法,现在已经很难奏效了”。

在一个工业园门口,记者看到骑着电单车出来找工作的小林和他的老乡,电单车后座上还驮着林太太和刚满月的孩子。小林是1993年出生的,广西人,去年底辞工,主要是嫌工资太低,只有4000元左右,不加班的话只有3000元,想换个工资高点的活。记者问他对新工作有什么要求,他说只要工资高点,苦点累点脏点都行,晚班也没关系。有招聘人员问他,是不是只要工资高什么活都愿意干?“当然了,工资不高怎么养活这一家人?”小林说话时,他太太一脸笑意地靠在他背上。我问小林工资的期望值是多少,他说最少要4800元/月,最好5000元/月左右。只是整个工业区的工资水平基本在4000元/月左右,小林只好骑车去另一个工业区碰运气,临走前嘱咐我:“看到工资高5000元左右的厂,记得打我电话啊!”

更彻底的“异地招人”是直接把生产线转移到内地,或者东南亚一带。

徐老板工厂里的员工小谢,现在每个月都能拿到5000元左右。小谢跟着徐老板4年了,工资是慢慢加上来的。“他眼里有活,我没看到、没想到的事他都做了,所以我愿意给他涨工资、发奖金。不可能一来就给到5000元,没有这么好的行情。”徐太太的招聘启事上写的是试用期3个月工资3600元/月,试用期后3900元/月,完全没有诱惑力,虽然只要做得好、做得久,工资会比这个数字高。“现在的年轻人喜欢跳来跳去,想要高工资,现在市场的薪金水平普遍在4000元左右,但求职者的心理预期在4500~5000元左右,如果他们不是总换工作,踏踏实实在一个地方做,5000元早就可以拿到了。频繁跳槽对企业和个人是双输。”徐老板说。末了,徐老板交待徐太太:“你问问小谢,有没有老乡可以带过来,给报销车费,做到3个月再奖300元。”

比如,“泰宇鞋业”已经连续多次在该市场设点招聘,希望招一名面版师傅,唯一的非专业要求就是“愿意到越南工作”,而颖东鞋业制品厂更要招厂务文员、翻译、针车干部等20多人到柬埔寨。

1984年出生的小许,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一些。他问招聘者的主要问题是累不累、要不要搬重的东西。他平时以打零工为主。“不想进厂做正式工,管束太多,上班连手机都带不进去,辞职还要等一个月。”他喜欢进劳务派遣公司:“劳务公司可以借钱给你,一般你做7天就可以找他们预支工资了,到时从工资里扣。工厂哪会借钱给你啊?一般都要押一个月工资,上两个月班才能领到钱,受不了!”记者问他去年上了多久的班,他想了一会说,9个月左右吧。他已经在两家工厂填了入厂资料,但还要再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最后,他要了记者的手机号,晚上打来电话说,其中一个厂应该不会去了,因为要押40天的工资。我问他找工作最看重什么?他短信回复了这样一段话:1.工资方面;2.工作环境;3.厂规;4.做事是重还是轻。

第三招

在一家电子厂门口,记者看到了一群云南人,黝黑脸上的高原红还没有褪去。据他们介绍,他们是初七来的东莞,初八就上班了。“在家里就找好了,老乡带我们出来的,说是一个月加点班能拿到4000元左右,我们就都跟他出来了。现在一部分人已经上班了,我们是晚班,还没开始上班,不知道做什么。现在等老乡下班出来带我们去饭堂吃饭。”过了一会儿,一个皮肤较白的女工从厂里出来,手里拿着一包全新的餐具。这就是带他们出来的老乡。据她透露,介绍一个人进厂并且做满3个月,介绍人可以得到400元/人的介绍费。“如果这次带出来的乡亲全部做满3个月,能拿到五六千元的介绍费。”据说,厂领导对她带来这么多老乡非常高兴。

为保信誉只接短期单

在工业区的饭堂,22岁的广西小伙小蓝边吃饭边玩手机。在这家人员流转率极高的工厂,工龄两年半的他绝对算得上资深员工,他之所以留下来,一是发工资准时,从来没有过拖欠,二是有活做,稳定,不像有的厂一会有活做一会没有,没活做每个月就只能拿2000多元。“我们一般每天固定加班到晚上8点,每个月有4000多元,有时可以达到5000元。”他们初八上班,初九上午之前到的都可以领到老板的50元开工红包,过了就没有了。

在前天晚上中国国际皮革展的多家参展企业的聚会上,一位东莞鞋企老板感叹已经很久没有接到三个月以上的长期订单了。

是什么原因导致招工难?招聘者给出的答案比较一致:很多人不来广东这边了,工资没有优势,内地很多地方制造业也都起来了,没必要舍近求远;现在年轻人不喜欢进工厂了,喜欢去超市、饭店这些地方。

这一感叹引起了席间诸多同行的共鸣。除了汇率因素带来的风险以外,缺工也是鞋企们“自愿”选择短期急单的重要因素。“接了长单,万一到时招不来人干活,那就不仅没了一张单的利润,更重要的是失去在客户中的信任了。”恒宇鞋业的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说。

所有招聘者反复提及的一个时间节点是正月十五,他们认为众多求职者都会在正月十五传统意义上的春节正式过完以后才从家里出来,到那时找工作的人会明显增加,他们能招到人,甚至还可以挑挑捡捡。

短期订单泛滥对鞋企的坏处显而易见,短订单通常利润十分有限,而且无法为企业带来稳定的现金流。“这也会导致市场定价权被国外买家更为牢固地掌握。”

更多精彩内容请参阅虎门会展中心网址:

http://

THE END

资料来源:新浪财经

图文来源网络,侵权立删

0769-81513888

[email protected]

中国广东虎门镇连升路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平台发布于互联网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布Rees班、南京:再三再四“抢人”格局 首席营业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