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版权视频平台“暗战”世界杯

7月16日凌晨,在法国队夺冠的欢呼声中,2018俄罗斯世界杯落下帷幕。但国内视频平台围绕世界杯的“暗战”远未结束,不管是直接的版权争夺,还是周边的图文、短视频,面对四年一遇的足球盛宴,所有人都决定厮杀到底。

花10多亿买版权费划不划算?一位体育视频行业资深从业者称,优酷和咪咕很难在这届世界杯中“回本儿”,据估计两家公司的广告收入均在数亿元。6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CMO兼阿里妈妈总裁董本洪在采访中也坦言有压力:“阿里是在世界杯开始前十几天才获得版权的,业务配合和广告招商的时间压力大,但现在结果比较满意。”

当代明诚的“合纵连横”

同样获得央视新媒体版权的优酷表示,仅决赛优酷平台单场观看用户突破2400万,同时世界杯64场赛事累计超过1.8亿用户在优酷观看,相当于中国目前人口总数的1/7。

同样尝试自办赛事的还有腾讯体育,围绕本届世界杯举办超级企鹅足球明星赛,梅西、吉格斯等30位足球明星到场,现场2万观众观赛,1500万人次观赛。

总结从本届世界杯的整体报道,反映出以下两个趋势:赛事版权不再成为唯一杠杆,线上赛事进一步带动线下生活方式。

在关于购买世界杯版权的问题上,一位接近爱奇艺人士告诉记者:“由于体育版权价格高昂,ROI(投资回报率)不高,爱奇艺没有购买。”

该报告由腾讯旗下企鹅智库17日发布。该报告数据来源包括腾讯体育、腾讯指数、企鹅号和QuestMobile大数据服务商。

除了购买版权,靠广告、赞助“二次售卖”,同时结合用户付费购买外,新媒体在体育赛事领域还有哪些变现方式?

版权不再是掣肘,线下活动成新方向

此外,在本届世界杯中,赛事对线下活动的带动作用也得到凸显。仅以腾讯体育和腾讯地图合作的企鹅酒吧为例,全国393家酒吧在世界杯期间,接待了超200万线下观赛人群。而以优酷世界杯版权为核心,阿里也带动了包括淘宝、天猫、支付宝、口碑、饿了么、盒马、飞猪等近30个BU的99种生态玩法。

例如,咪咕在这次世界杯直播中,通过对直播信号的处理,创新性地提供了上帝视角、巨星视角和守护者视角三大视角五路信号,而且能在同一个屏幕呈现。

这只是这场“暗战”的一个缩影,技术的发展让传统的电视屏不再是单一的观赛渠道,用户时间的碎片化让短视频在体育报道中异军突起,泛足球用户的涌入也让世界杯成为联动线上线下的狂欢。

无版权视频平台“暗战”世界杯 版权费动辄10多亿,业内估计广告收入数亿元;版权不再是赛事传播唯一杠杆,线下活动将成新玩法

在2010年央视上一次进行新媒体版权分销时,有包括CNTV外,腾讯、新浪、搜狐、优酷、土豆、酷六网等7家网站取得。而在2018年世界杯,只有咪咕和优酷购买了新媒体版权,这是否意味着版权对体育大赛的报道不再重要?

该报告还介绍,移动设备已经成为观赛中心。超过80%的球迷使用手机、iPad等移动设备观看世界杯以及了解相关资讯,而通过电视观赛的比例是46.1%,通过电脑观赛的比例是28.3%。

腾讯体育的做法是,将用户分为20%和80%。为20%的资深球迷,提供深度、一手、权威的前中后期专业报道;为80%的泛足球用户,提供以热点话题、拍客视频以及游戏互动等“好玩”的周边信息。

新京报记者 白金蕾

在8月2日结束的爱奇艺二季度财报分析师电话会上,其创始人、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龚宇称:”对下半年品牌广告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原因是品牌组的广告预算基本固定,在刚过去的世界杯中,中央电视台获取了大量品牌广告组的预算,比原来的预期要多一些,可能会对下半年的品牌广告市场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是这个影响是有限的。“

获得中央电视台新媒体版权的中国移动旗下咪咕公司17日也发布了一组数据。2018世界杯比赛期间,共计43亿人次通过咪咕视频在手机、电视、电脑的平台观赛。其中,决赛当天有超过2亿人次观赛。

如同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梅西、内马尔等老将纷纷“折戟”本届世界杯一般,新的技术、传播方式、用户习惯也在改变着唯版权论的世界杯报道“战局”。

2018年在世界杯开幕不到一个月前,咪咕、优酷相继成为央视指定新媒体官方合作伙伴,获得包括赛事直播、视频点播、赛场花絮、短视频集锦等,以及在移动端、PC、OTT端的播放权益。

剧集、综艺等版权内容投入地不断增高,或许也是爱奇艺转向体育版权的一大原因。爱奇艺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其内容采购和制作成本,达到39亿元,同比增长54%,在总成本中占比81%;今年二季度其内容采购和制作成本,达到47亿元,同比增长47%,在总成本中占比77%。而上述动辄十亿量级的投入,已经与此前看起来投入较高的体育版权价格不相上下。

企鹅智库的调查发现,赛事已经很难吸引观众的全程关注,在线上行为中,抢占观众注意力的三大领域是社交、游戏、短视频。对比赛前,这三类移动APP日均活跃用户数增长明显。

QuestMobile数据显示,咪咕视频从2018年3月起开始增长,6月后增长迅猛,小组赛期间DAU峰值突破700万,新安装用户转化率也从70.6%上升至77.4%。

本届世界杯因为有了短视频,让用户除了观赛以外,有了更多选择。用户可以听到冰岛队胜利时球迷震耳欲聋的维京战吼,也能够看到巴西失利后球迷捧着“大力神杯”心碎痛哭。短视频在传播信息与社交分享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对未直接获得世界杯新媒体版权的平台。

如同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梅西、内马尔等老将纷纷“折戟”本届世界杯一般,新的技术、传播方式、用户习惯也在改变着唯版权论的世界杯报道“战局”。

截至2017年末,中国手机网民规模7.53亿。该报告称,69%的手机网民关注世界杯,15.4%的手机网民经常收看世界杯手机直播,27.9%的手机网民有时观看手机直播或重播。

短视频发力,腾讯等没版权照样玩

另一家版权方咪咕公司,在内容方面,与微博在世界杯赛事短视频、自制节目、互动玩法的传播推广方面展开合作;流量方面,联合中国移动,通过赠送咪咕视频流量和短信方式向咪咕视频引流。

据了解,此前爱奇艺在体育赛事版权领域发力不大,只是切入了高尔夫、网球、搏击等领域。促使爱奇艺真正下决心在体育版权上发力,或许来自于品牌广告的诱惑,剧集综艺版权价格升高,以及体育版权较好的拉新作用。

有关世界杯的短视频也在今年走红。新浪微博的数据显示,小组赛期间,世界杯相关视频在微博上的播放总量达到72.7亿,平均每天的播放量超过5亿。

此前一直传闻与央视进行接洽的腾讯体育和聚力PPTV最终并未获得央视新媒体版权。接近爱奇艺人士则对新京报记者称:“由于体育版权价格高昂,ROI(投资回报率)不高,爱奇艺没有购买。”

除了购买版权,靠广告、赞助“二次售卖”,同时结合用户付费购买外,新媒体在体育赛事领域还有哪些变现方式?

相对比腾讯视频、优酷视频,爱奇艺此前是长视频领域在体育版权上投资较少的。以今年世界杯为例,新京报多方了解获悉,优酷的版权费用约16亿元,而咪咕公司的版权费在10亿元上下。腾讯体育虽然未购买本届世界杯版权,但此前曾豪掷6亿美元获得了NBA中国地区5年的独家新媒体版权。

有媒体称,2018年是世界杯手机直播元年。咪咕公司相关负责人对中新社记者表示,首先需要网络的支持,成熟的4G网络使流畅的手机直播成为可能,而这在上一届世界杯时无法实现;其次也需要手机的支持,与四年前相比,现在手机的屏幕、色彩、内存、芯片、计算能力等都有大幅提高;三是需要手机视频平台运营能力的成熟,配合系列“黑科技”,手机直播才成为现实。

单纯从财务上看,高价购买体育版权或许不是“好”生意,但从品牌传播、产业布局来看,则可能是个大生意了。比如,杨伟东就将此视为优酷体育发力开始,他希望用这届世界杯跑通优酷体育的商业模式:“不是头脑发热买了世界杯版权,未来会围绕体育版权,布局活动、赛事、服务及衍生品等领域。”

这只是这场“暗战”的一个缩影,技术的发展让传统的电视屏不再是单一的观赛渠道,用户时间的碎片化让短视频在体育报道中异军突起,泛足球用户的涌入也让世界杯成为联动线上线下的狂欢。

新英体育也是当代明诚通过上述方式并购而来的。根据当代明诚8月6日公告,其对新英体育的重大资产的股份购买对价4.315亿美元已在7月全部支付,双方正在积极推进资产的交割以及与之相关的交接工作。当代明诚还称,鉴于本次重大资产购买交割尚未完成,因此新爱体育的成立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中新社北京7月17日日电 2018年,中国观众围观世界杯的方式更加多元。17日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移动设备超越电视和电脑,成为中国网民观赛中心,69%的手机网民关注世界杯。

7月16日的最新数据显示,腾讯体育世界杯相关视频全网播放量67亿次,覆盖用户7.7亿。赵国臣称,由于腾讯在小视频(短视频)领域并无优势,筹备世界杯报道时曾经很担心这种方式,但随着比赛的进行,越来越认定小视频会成为体育报道的一种趋势。

7月16日,优酷披露了投资世界杯的内容成绩:决赛单场有超2400万观看用户,比揭幕战增长了100%;64场赛事累计超过1.8亿观看用户。但优酷官方并未向新京报记者透露本届世界杯的商业化数据,并称商业化数据需要走上市公司披露流程。

2017年7月14日,当代明诚公告称,将以合计价值5亿美元的对价收购新英体育(Super Sports Media Inc.)100%股权,折合人民币34.32亿元,其中包括,当代明诚将以4.315亿美元现金收购新英开曼100%股份,当代明诚的全资子公司明诚香港以6850万美元认购新英开曼新发行的股份。

微博高级运营总监张喆告诉记者称,截止半决赛结束,微博世界杯视频播放总量超过140亿次。世界杯相关话题的阅读量近900亿。且微博并未付费购买版权,与央视、咪咕、优酷等合作采取的是商业分成形式。这些短视频的来源主要有与FIFA国际足联、FIFIA世界杯达成的官方合作,与CCTV-5合作的台网联动,以及刘建宏、詹俊、段暄等足球“名嘴”及普通用户的UGC(用户内容生产)内容。

短视频发力,腾讯等没版权照样玩

同样尝试自办赛事的还有腾讯体育,围绕本届世界杯举办超级企鹅足球明星赛,里瓦尔多、吉格斯、卡洛斯等30位足球明星到场,现场2万观众观赛,1500万人次观赛。

短视频在体育赛事报道领域的崛起,与用户对内容碎片化、快闪式消费相关。赵国臣认为,对于世界杯这样全民卷入的体育赛事,只有20%的核心球迷会全程关注比赛本身,而另外80%的泛球迷更多关注周边消息,而20%的专业球迷后续也会投入到周边内容的消费中。以揭幕战为例,5:0的比分本应成为关注的焦点,但最后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比较广的却是普京的表情和动作。

新浪网高级副总裁、新浪体育总经理魏江雷称,现在做的体育比赛,一定要符合移动用户对5英寸屏幕的观看习惯。此外,还要有大量的短视频,1分钟到3分钟,最长5分钟,符合年轻用户的收视习惯。“这些变化如果捕捉不到,你加多少个机位,做多少高清信号,都没用。因为触达不到80后、85后、90后群体,他们才是有付费能力的人群。”

据8月6日公告,珠海和谐安朗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和谐安朗)签署《增资协议》,和谐安朗将以现金投资3亿元,认购其全资子公司武汉当代明诚体育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明诚体育集团)新增注册资本1300万元。增资完成之后,和谐安朗将持有明诚体育集团的6.98%股权,当代明诚持有明诚体育集团的93.02%股权,明诚体育集团估值42.98亿元。本次增资不涉及关联交易,也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在2010年央视上一次进行新媒体版权分销时,除了CNTV,还有腾讯、新浪、搜狐、优酷、土豆、酷六网等6家网站取得。2018年世界杯,只有咪咕和优酷购买了新媒体版权,这是否意味着版权对体育大赛的报道不再重要?

7月16日凌晨,在法国队夺冠的欢呼声中,2018俄罗斯世界杯落下帷幕。但国内视频平台围绕世界杯的“暗战”远未结束,不管是直接的版权争夺,还是周边的图文、短视频,面对四年一遇的足球盛宴,所有人都决定厮杀到底。

新英体育曾运营足球英超版权多年,其总裁喻凌霄认为购买版权并无对错之分:“像乐视这样的公司,没有资格和资本去防御,必须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去进攻。各家的体量、实力、生存条件不同,无法断定谁对谁错”,喻凌霄在第八届财新峰会上说。但他强调,资本太过着急,总想催生出一个产业,但体育需要顺势而为。

此前的采访中,魏江雷解释称:“当年中超版权每年800万元的时候,我们卖2000万元,就是挣钱的生意,可以覆盖掉播出和带宽等成本。当中超版权从800万元涨到13.5亿元时,这个业务逻辑就不存在了,这样的生意不能长久。”他还表示,在赛事版权高昂的情况下,原来体育媒体拿版权再流量变现的方式很难行得通。

在2010年央视上一次进行新媒体版权分销时,除了CNTV,还有腾讯、新浪、搜狐、优酷、土豆、酷六网等6家网站取得。2018年世界杯,只有咪咕和优酷购买了新媒体版权,这是否意味着版权对体育大赛的报道不再重要?

(责任编辑:王擎宇)

此外,在本届世界杯中,赛事对线下活动的带动作用也得到凸显。仅以腾讯体育和腾讯地图合作的企鹅酒吧为例,全国339家酒吧在世界杯期间,就接待了超200万线下观赛人群。而以优酷世界杯版权为核心,阿里也带动了包括淘宝、天猫、支付宝、口碑、饿了么、盒马、飞猪等近30个BU的99种生态玩法。

自有赛事的规模化后变现途径出现。魏江雷介绍称,通过自有IP赛事,可以实现流量变现,卖广告和赞助费成为可能。此外,用股权交换的方式吸引更多投资。

腾讯体育在签约球星梅西上,充分体现了“一鱼多吃”的全产业思路思路。在专业内容方面,拍摄《与球星同行》《巨星驾到》多档纪录和采访节目;在比赛的中前后,相继拍摄70多条梅西个人短视频;在《王者荣耀》中发布梅西授权皮肤,在微信中推出梅西表情包,上线“FIFA世界杯官方球星卡”集卡游戏等等。

版权不再是掣肘,线下活动成新方向

此外,在本届世界杯中,赛事对线下活动的带动作用也得到凸显。仅以腾讯体育和腾讯地图合作的企鹅酒吧为例,全国393家酒吧在世界杯期间,就接待了超200万线下观赛人群。而以优酷世界杯版权为核心,阿里也带动了包括淘宝、天猫、支付宝、口碑、饿了么、盒马、飞猪等近30个BU的99种生态玩法。

工商资料显示,新爱体育成立于2018年7月26日,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人为喻凌霄,后者为新英体育总裁,持股比例与当代明诚公告中一致,既新英体育持股42.5%,爱奇艺持股38.25%,新英汇智持股15%,喻凌霄本人持股4.25%。

花10多亿买版权费划不划算?一位体育视频行业资深从业者称,优酷和咪咕很难在这届世界杯中“回本儿”,据估计两家公司的广告收入均在数亿元。6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CMO兼阿里妈妈总裁董本洪在采访中也坦言有压力:“阿里是在世界杯开始前十几天才获得版权的,业务配合和广告招商的时间压力大,但现在结果比较满意。”

新浪微博、PPTV聚力视频则通过“合纵连横”的方式,与拥有版权的优酷、咪咕建立合作。微博利用其在意见领袖方面的优势,联动多位足球名嘴为用户提供多样性的世界杯解读。PPTV则利用多年在体育领域的积累,与优酷一同制作了多档自制节目。

自有赛事的规模化后变现途径出现。魏江雷介绍称,通过自有IP赛事,可以实现流量变现,卖广告和赞助费成为可能。此外,也可以用股权交换的方式吸引更多投资。

拿到版权的平台自然做足了文章,把世界杯传播玩出新花样。其他平台虽没有直接获得央视授权,但也通过发力自制内容、线上线下场景结合等方式,继续征战世界杯。

微博方面告诉新京报记者,截至半决赛结束,微博世界杯视频播放总量超过140亿次,并且微博并未付费购买版权,与央视、咪咕、优酷等合作采取的是商业分成形式。

此外,体育版权对巩固男性用户、拉拢新用户方面也有一定成效。第三方机构QuestMobile数据显示,受到世界杯赛事直播影响,优酷移动端日活跃用户数(DAU)在6月23日破亿,相比6月初七八千的用户增长了两成多。世界杯期间,优酷移动端的人均使用时长也上涨9.8%。咪咕视频从2018年3月起开始增长,6月后增长迅猛,小组赛期间DAU峰值突破700万,新安装用户转化率也从70.6%上升至77.4%。

(责任编辑:王擎宇)

在6月10日接受媒体采访时,阿里文娱集团轮值总裁兼大优酷总裁杨伟东并未直接回应获取版权的价格问题,但他称:“大家可以根据公布的数据,我觉得不会太离谱”。新京报多方了解获悉,优酷的版权费用约16亿元,而咪咕公司的版权费在10亿元上下。

事实上,2017年6月,当代明诚还曾与体育版权大户苏宁体育成立合资公司,当时苏宁体育刚刚拿下2019-2022三个赛季的英超版权,知情人士称,苏宁体育看重的是当代明诚、新英体育在英超方面的运营经验。

另一家版权方咪咕公司,在内容方面,与微博在世界杯赛事短视频、自制节目、互动玩法的传播推广方面展开合作;流量方面,联合中国移动,通过赠送咪咕视频流量和短信方式向咪咕视频引流。

短视频在体育赛事报道领域的崛起,与用户对内容碎片化、快闪式消费相关。赵国臣认为,对于世界杯这样全民卷入的体育赛事,只有20%的核心球迷会全程关注比赛本身,而另外80%的泛球迷更多关注周边消息,而20%的专业球迷后续也会投入到周边内容的消费中。以揭幕战为例,5:0的比分本应成为关注的焦点,但最后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比较广的却是普京的表情和动作。

从2014年开始,体育产业迎来风口,体育版权费用暴增。腾讯体育以6亿美元获得了NBA中国地区5年的独家新媒体版权,PPTV以2.5亿欧元获得了西甲联赛中国地区5年的独家全媒体版权,乐视体育更是将原本800万的中超版权炒到13.5亿元。伴随着版权行业中主要玩家乐视体育的崩盘,行业开始反思体育产业发展的整体思路。

新浪体育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即媒体办赛、拥有IP(知识产权)赛事的产业化道路。从2015年7月到2017年12月的两年多时间,新浪体育的3x3篮球黄金联赛即将实现盈亏平衡,5人制足球赛、冰球联赛、跑团评选项目都已实现了商业化。

单纯从财务上看,高价购买体育版权或许不是“好”生意,但从品牌传播、产业布局来看,则可能是个大生意。比如,杨伟东就将此视为优酷体育发力开始,他希望用这届世界杯跑通优酷体育的商业模式:“不是头脑发热买了世界杯版权,未来会围绕体育版权,布局活动、赛事、服务及衍生品等领域。”

而就在发布与爱奇艺成立合资公司的当天,当代明诚还引入了另外一位外部投资者。

在6月10日接受媒体采访时,阿里文娱集团轮值总裁兼大优酷总裁杨伟东并未直接回应获取版权的价格问题,但他称:“大家可以根据(其他家)公布的数据,我觉得不会太离谱”。新京报多方了解获悉,优酷的版权费用约16亿元,而咪咕公司的版权费在10亿元上下。

赵国臣则认为需要一分为二看待版权问题:世界杯这样重大的、短期的体育事件,版权的重要性会被稀释。因为卷入的是全部用户,这些用户真正在意新媒体视频版权的并不多;而对于NBA、CBA这种常规赛事,可以买版权。“但版权是个半成品,需要通过各种加工,包括解说、采编等,包装成成品,国内并非所有平台都具有赛事运营能力”,赵国臣对新京报记者说。

新英体育应用程序、爱奇艺体育频道将进行合并,合并后的应用为爱奇艺体育平台,新英体育网等终端名称也将改为爱奇艺体育,爱奇艺体育平台则由新成立的新爱体育进行运营。目前,在苹果官方应用商店中,新英体育已经更名为爱奇艺体育。

新浪微博、PPTV聚力视频则通过“合纵连横”的方式,与拥有版权的优酷、咪咕建立合作。微博利用其在意见领袖方面的优势,联动多位足球名嘴为用户提供多样性的世界杯解读。PPTV则利用多年在体育领域的积累,与优酷一同制作了多档自制节目。

图片 1

与新英体育成立合资公司后,爱奇艺将间接拥有2018-2019赛季英超版权,2018-2022年欧足联国家队赛事新媒体版权。此次双方战略合作,爱奇艺补足体育版权课程,该领域或将再现“腾爱优”三分天下的格局。此前,优酷已经通过本届世界杯切入体育版权领域,且其所在的阿里大文娱对拥有较多赛事版权的苏宁体育进行了战略入股;腾讯体育虽然“战略性放弃”了本届世界杯版权,但篮球上布局较多,NBA、CBA均拥有独家新媒体版权,更早早将2019年国际篮联篮球世界杯版权收入囊中。

7月16日,优酷披露了投资世界杯的内容成绩:决赛单场有超2400万观看用户,比揭幕战增长了100%;64场赛事累计超过1.8亿观看用户。但优酷官方并未向新京报记者透露本届世界杯的商业化数据,并称商业化数据需要走上市公司披露流程。

腾讯体育的做法是,将用户分为20%和80%。为20%的资深球迷,提供深度、一手、权威的前中后期专业报道;为80%的泛足球用户,提供以热点话题、拍客视频以及游戏互动等“好玩”的周边信息。

新浪体育选择另一条道路,既媒体办赛、拥有IP(知识产权)赛事的产业化道路。从2015年7月到2017年12月的两年多时间,新浪体育的3x3篮球黄金联赛即将实现盈亏平衡,并成为国内最大的3x3篮球赛事,5人制足球赛、冰球联赛、跑团评选项目都已实现了商业化。2017年下半年,新浪体育还启动了健美大赛项目。

新浪网高级副总裁、新浪体育总经理魏江雷称,现在做的体育比赛,一定要符合移动用户对5寸屏幕的观看习惯。此外,还要有大量的短视频,1分钟到3分钟,最长5分钟,符合年轻用户的收视习惯。“这些变化如果捕捉不到,你加多少个机位,做多少高清信号,都没用。因为触达不到80后、85后、90后群体,他们才是有付费能力的人群。”

如同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梅西、内马尔等老将纷纷“折戟”本届世界杯一般,新的技术、传播方式、用户习惯也在改变着唯版权论的世界杯报道“战局”。

对于体育产业版权交易价格迅速攀升,在此前的采访中,新浪网高级副总裁、新浪体育总经理魏江雷解释称:“当年中超版权800万元每年的时候,我们卖2000万元,就是挣钱的生意,可以覆盖掉播出和带宽等成本。当中超从800万元年涨到13.5亿元时,这个业务逻辑就不存在了,这样的生意不能长久,故事也讲不圆。”他还表示,在赛事版权高昂的情况下,原来体育媒体拿版权再流量变现的方式很难行得通。

自有赛事的规模化后变现途径出现。魏江雷介绍称,通过自有IP赛事,可以实现流量变现,卖广告和赞助费成为可能。此外,用股权交换的方式吸引更多投资。

2018世界杯,阿里旗下视频平台优酷和中国移动咪咕购买了新媒体版权,成为央视指定新媒体官方合作伙伴。拿到版权的优酷、咪咕自然做足了文章,把世界杯传播玩出新花样;而没拿到版权的腾讯体育、新浪微博、PPTV聚力也没错过这场足球狂欢,通过发力自制内容、线上线下场景结合等方式,继续征战世界杯。

此番吸引爱奇艺入局,已经成为当代明诚在体育版权领域惯用的“套路”,既以资本、版权等方式合纵连横,进而覆盖最长时间的版权和最多的用户。

第三方机构QuestMobile数据显示,受到世界杯赛事直播影响,优酷移动端日活跃用户数(DAU)在6月23日破亿,相比6月初七八千的用户增长了两成多。世界杯期间,优酷移动端的人均使用时长也上涨9.8%。

优酷此前凭借《军师联盟》等剧集,收获了大批男性用户。在2018年优酷春集的采访中,杨伟东称,优酷也在思考接下来怎么承接这些男性用户。

但赵国臣称,腾讯体育并不会大规模自办赛事,“国内赛事资源稀缺,我们的本意是做标杆赛事,但未来还是做连接器,链接赛事举办公司、经济公司、内容提供方、用户,放大整个体育市场。”

本届世界杯因为有了短视频,让用户除了观赛以外,有了更多选择。用户可以听到冰岛队胜利时球迷震耳欲聋的维京战吼,也能够看到被德国七球屠杀后巴西球迷捧着“大力神杯”的心碎痛哭。短视频在传播信息与社交分享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对未直接获得世界杯新媒体版权的平台。

QuestMobile数据显示,咪咕视频从2018年3月起开始增长,6月后增长迅猛,小组赛期间DAU峰值突破700万,新安装用户转化率也从70.6%上升至77.4%。

经过上述成立合资公司和收购,当代明诚获得了英超未来5年的版权,以及2018-2022年欧洲杯足球赛新媒体版权和赞助权益。

优酷16亿买版权亏了?日活用户增长两成多

新浪体育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即媒体办赛、拥有IP赛事的产业化道路。从2015年7月到2017年12月的两年多时间,新浪体育的3×3篮球黄金联赛即将实现盈亏平衡,5人制足球赛、冰球联赛、跑团评选项目都已实现了商业化。

当代明诚8月11日、8月31日两次回复问询,回应包括在失去英超2019-2022年赛季版权的情况下,新英体育的自身估值及未来盈利能力,以及当代明诚是否能拿出5亿美元(34.32亿元人民币)的自有现金完成收购等更多信息。

赵国臣则认为需要一分为二看待版权问题:世界杯这样重大的、短期的体育事件,版权的重要性会被稀释。因为卷入的是全部用户,这些用户真正在意新媒体视频版权的并不多;而对于NBA、CBA这种常规赛事,可以买版权。“但版权是个半成品,需要通过各种加工,包括解说、采编等,包装成成品,国内并非所有平台都具有赛事运营能力”,赵国臣对新京报记者说。

腾讯体育运营总经理赵国臣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如果做了版权就巨亏”,“没有做版权的话,世界杯一定是盈利的。”他透露,借助72家广告客户及多种营销方式,腾讯体育本次世界杯报道已经实现盈利。

体育版权能为BAT带来什么?

2018世界杯,阿里旗下视频平台优酷和中国移动咪咕购买了新媒体版权,成为央视指定新媒体官方合作伙伴;而曾被传出与央视接洽世界杯版权的腾讯体育“战略性放弃”,新浪微博、PPTV聚力视频手上也没有播放版权。

此前一直传闻与央视进行接洽的腾讯体育和PPTV聚力最终并未获得央视新媒体版权。接近爱奇艺人士则对新京报记者称:“由于体育版权价格高昂,ROI不高,爱奇艺没有购买。”

那么,除了购买版权,靠广告、赞助“二次售卖”,同时结合用户付费购买外,新媒体在体育赛事领域还有哪些变现方式?

优酷此前凭借《军师联盟》等剧集,收获了大批男性用户。在2018年优酷春集的采访中,杨伟东称,优酷也在思考接下来用怎承接这些男性用户。

此前的采访中,魏江雷解释称:“当年中超版权每年800万元的时候,我们卖2000万元,就是挣钱的生意,可以覆盖掉播出和带宽等成本。当中超版权从800万元涨到13.5亿元时,这个业务逻辑就不存在了,这样的生意不能长久。”他还表示,在赛事版权高昂的情况下,原来体育媒体拿版权再流量变现的方式很难行得通。

世界杯虽然落下帷幕,阿里旗下优酷购买世界杯版权也暂告一段落,然而,体育版权领域仍然激战正酣。

从本届世界杯的整体报道总结,反映出以下两个趋势:赛事版权不再成为唯一杠杆,线上赛事进一步带动线下生活方式。

第三方机构QuestMobile数据显示,受到世界杯赛事直播影响,优酷移动端日活跃用户数在6月23日破亿,相比6月初七八千万的用户增长了两成多。世界杯期间,优酷移动端的人均使用时长也上涨9.8%。

腾讯体育运营总经理赵国臣则部分认可上述观点,他称需要一分为二看待版权问题:世界杯这样重大的、短期的体育事件,版权的重要性会被稀释。因为卷入的是全部用户,这些用户真正在意新媒体视频版权的并不多;而对于类似NBA、CBA这种常规赛事,可以买版权,但并非买了版权用户就会自然而然得来,更重要的是赛事运营。“版权是个半成品,需要通过各种加工,包括解说、演播室、采编等等,要包装成成品输出,国内并非所有平台都具有赛事运营能力”,赵国臣对新京报记者说。

腾讯体育运营总经理赵国臣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时称:“如果做了版权就巨亏”,“没有做版权的话,世界杯(的报道)一定是盈利的。”他向透露,借助72家广告客户及多种营销方式,腾讯体育本次世界杯报道已经实现盈利。

7月16日的最新数据显示,腾讯体育世界杯相关视频全网播放量67亿次,覆盖用户7.7亿。赵国臣称,由于腾讯在小视频领域并无优势,筹备世界杯报道时曾经很担心这种方式,但随着比赛的进行,越来越认定小视频会成为体育报道的一种趋势。

8月6日晚间,爱奇艺(Nadsaq:IQ)、当代明诚(SH:600136)共同宣布,爱奇艺将与当代明诚旗下子公司新英体育传媒(下称:新英体育)成立新爱体育传媒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爱体育)。据当代明诚公告,新爱体育拥有四位股东,其中,新英体育持股42.5%,爱奇艺持股38.25%,北京新英汇智传媒科技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新英汇智)持股15%,喻凌霄本人持股4.25%。双方均未透露具体出资额度。

2018年在世界杯开幕不到一个月内,咪咕、优酷相继成为央视指定新媒体官方合作伙伴,获得包括赛事直播、视频点播、赛场花絮、短视频集锦等,以及在移动端、PC(个人电脑)、OTT(特指智能电视)端的播放权益。

受益世界杯直播,优酷日活用户增两成多

爱奇艺图谋体育版权

同样尝试自办赛事的还有腾讯体育,围绕本届世界杯举办超级企鹅足球明星赛,梅西、吉格斯等30位足球明星到场,现场2万观众观赛,1500万人次观赛。

随即,当代明诚因为收购新英体育被上交所问询。在问询函中,上交所关切要点集中在新英体育核心版权及其持续盈利能力风险,以及当代明诚对新英体育的资产评估和支付能力上。此外,新英体育与盛开体育针对欧足联赛事版权协议的权益归属和协议履行情况,亦受到了上交所注意。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平台发布于互联网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无版权视频平台“暗战”世界杯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