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厨"朝不虑夕 生鲜电商家业洗牌欠薪裁员难点

公开资料显示,我厨最近的一轮融资为2016年12月份的千万美元级B轮融资。据媒体报道,12月6日下午,生鲜电商吉及鲜召开了全员会。在会上,CEO台璐阳宣布公司融资失败,规模盈利不达预期,公司要大规模裁员、关仓。留下的员工工资减半,离开的员工工资发到12月20日。

原标题:生鲜电商行业加速洗牌 欠薪裁员融资失败问题不断   来源: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张敏 李春莲  随着竞争加剧,生鲜电商行业正在进入洗牌期。近日,有多家生鲜电商被曝光融资失败、欠薪以及裁员等多个问题。  12月11日,主打净菜配送服务的生鲜电商“我厨”被发现岌岌可危。在此之前,“呆萝卜”等也被爆陷入关店风波。  “诸如鲜生有请、妙生活、吉及鲜等生鲜电商出现扩张过快导致后续整体运营、产品质量、用户体验、售后服务等问题频现,加上供应链方面也无法及时跟上,加速其‘倒下’。”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生鲜电商来说,有保证的供应链渠道,发力高质量资源配置,才能让消费者买到具有高性价比的商品。“众多生鲜电商平台在产品种类、服务体验以及配送方面的特点并不突出,并且始终处于烧钱培养市场、消费习性的阶段,这种没有形成核心竞争力的模式,无法持久延续。”  生鲜电商平台加速洗牌  生鲜电商一直被认为是电子商务市场的蓝海。  不过,巨大的市场潜力下,一些生鲜电商也面临着生死的考验。  12月11日,《证券日报》记者登陆主打净菜配送服务的生鲜电商我厨官网和APP发现,均已暂停服务。目前,官方留下的联系电话和客服专线或是暂停服务,或是无人应答。  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厨的运营主体为我厨(上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份,注册资本约9172万元人民币。公司由易果生鲜的运营主体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公司最终受益人为易果生鲜联合创始人金光磊。  在此之前,多家生鲜电商经营也已出现危机。  11月底,诞生于安徽的生鲜电商“呆萝卜”因资金链断裂、拖欠供应商货款,陷入关店风波,千余家门店歇业。几乎在同一时间,生鲜电商“妙生活”关闭了在上海的所有门店。  “生鲜电商倒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损耗大。虽说生鲜商品的毛利率很高,但由于产业链太长,包括种植、选品、包装分拣、物流、损耗和营销等环节,便直接导致产品的损耗大,利润降低。因此,缩短供应链是其解决之道。通过缩短供应链,来降低损耗,节约成本,才能够提高渗透率,从而真正获利。”莫岱青表示。  融资烧钱模式不可持续  莫岱青向记者介绍,目前生鲜电商行业包括多种商业模式,有以京东生鲜、天猫生鲜、拼多多为代表的传统B2C自营模式、平台模式,有以每日优鲜、京东到家、叮咚买菜为代表的“到家”社区模式,还有以盒马鲜生、7Fresh为代表的“到店 到家”模式。“这些发展相对稳步一些”。  据记者了解,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多个生鲜电商公司资金链断裂。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生鲜电商行业面临的一个挑战是需要不断地融资来推动企业发展,如果资金跟不上,那企业业务几乎很难开展。  公开资料显示,我厨最近的一轮融资为2016年12月份的千万美元级B轮融资。据媒体报道,12月6日下午,生鲜电商吉及鲜召开了全员会。在会上,CEO台璐阳宣布公司融资失败,规模盈利不达预期,公司要大规模裁员、关仓。留下的员工工资减半,离开的员工工资发到12月20日。  也有不愿具名的生鲜电商企业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于零售企业来说,模式非常重要。在行业处于风口时,资本比较疯狂,考虑的因素较少,很多企业因此涌入。而风口一过,只有头部企业才更容易获得资本青睐。莫岱青也表示,融资后持续烧钱,不是长久之计。  “对其他公司而言可能存在融资难的问题。我们今年融了三轮。现在是b5轮,资金方面还是很充裕的,同时,我们的经营也一直是走的稳健路线,包括前置仓这一块,基本上是每一个新仓开通半年后,就可以达到收支平衡,再往后就是单仓盈利的。”叮咚买菜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新玩家不断介入  尽管多个生鲜电商生存出现危机,这个市场仍不断吸引着新玩家的加入。  12月6日,上海苏宁宣布开启菜场业务,社区里的“苏宁小店”增添蔬菜柜台,提供“今天订,明天取”服务;再早些时候,“盒马”率先在上海开出“盒马菜市”,新增散装蔬菜、禽肉等农产品。“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美团买菜”、“食行生鲜”等主打“线上买菜”的生鲜电商也纷纷增加布店数量和推广力度。  “我们发展还是很稳健的,在6个城市有覆盖,上海、杭州、苏州、无锡、宁波、深圳。”叮咚买菜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公司今年的营收额有望接近60亿元,去年是7.4亿元,发展还是比较快的。  “包括今年8月份刚刚进入的深圳,现在日均单量也超过5万单,是行业里面最多的。像深圳这种年轻人很多的城市,对我们生鲜电商的需求还是很大的,所以发展也很快,现在日均订单量有50万单。”上述叮咚买菜负责人介绍。  实际上,中国电商巨头积极投资布局生鲜电商行业,生鲜电商的渗透率不断提高。但相对于其他品类产品,渗透率未来还有较大发展空间。  每日优鲜相关业务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公司在2018年年底便实现了全国范围内经营性现金流为正,并在北京持续1年多维持着正现金流,目前在成熟城市的前置仓年坪效已经达到了10万元,为传统业态的5倍-6倍。  “生鲜行业经过5年的打磨,目前行业格局基本确定,头部企业会聚合更多的规模优势,而没有模式、执行、组织管理优势的非头部企业则会在长期发展中遇到挑战。”每日优鲜相关业务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整体来讲,社区生鲜零售需要跨过三大门槛,第一是如何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第二是如何在提供好体验的同时获得成本优势也就是经营效益,第三则是如何将单点经营模型大规模高效率的复制,每个企业都需要跨过这三个门槛。  他还表示,生鲜零售是一个长价值链、低毛利率的生意,运营上的一点点抖动,可能就会带来现金流、盈利上的正负与否的区别,因此在模式跑通之后,拼的便是长期的执行和效率。

那么,生鲜电商频频倒下的背后又有哪些原因?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表示,对于生鲜电商来说,有保证的供应链渠道,发力高质量资源配置,才能让消费者买到具有高性价比的商品,“但是,众多生鲜电商平台在产品种类、服务体验以及配送方面的特点并不突出,并且始终处于烧钱培养市场、消费习性的阶段,这种没有形成核心竞争力的模式,无法持久延续。”

“生鲜电商倒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损耗大。虽说生鲜商品的毛利率很高,但由于产业链太长,包括种植、选品、包装分拣、物流、损耗和营销等环节,便直接导致产品的损耗大,利润降低。因此,缩短供应链是其解决之道。通过缩短供应链,来降低损耗,节约成本,才能够提高渗透率,从而真正获利。”莫岱青表示。

资本未停止

尽管多个生鲜电商生存出现危机,这个市场仍不断吸引着新玩家的加入。

“生鲜电商倒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损耗大。虽说生鲜商品的毛利率很高,但由于产业链太长,包括种植、选品、包装分拣、物流、损耗和营销等环节,导致产品的损耗大,利润降低。因此,缩短供应链是其解决之道。通过缩短供应链,来降低损耗,节约成本,才能够提高渗透率,从而真正获利。”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网络零售部主任莫岱青表示。

“生鲜行业经过5年的打磨,目前行业格局基本确定,头部企业会聚合更多的规模优势,而没有模式、执行、组织管理优势的非头部企业则会在长期发展中遇到挑战。”每日优鲜相关业务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整体来讲,社区生鲜零售需要跨过三大门槛,第一是如何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第二是如何在提供好体验的同时获得成本优势也就是经营效益,第三则是如何将单点经营模型大规模高效率的复制,每个企业都需要跨过这三个门槛。

“蓝海”很危险

“诸如鲜生有请、妙生活、吉及鲜等生鲜电商出现扩张过快导致后续整体运营、产品质量、用户体验、售后服务等问题频现,加上供应链方面也无法及时跟上,加速其‘倒下’。”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生鲜电商来说,有保证的供应链渠道,发力高质量资源配置,才能让消费者买到具有高性价比的商品。“众多生鲜电商平台在产品种类、服务体验以及配送方面的特点并不突出,并且始终处于烧钱培养市场、消费习性的阶段,这种没有形成核心竞争力的模式,无法持久延续。”

大小玩家陆续入场,是看到了生鲜市场的巨大潜力,但是不能光看到先行者吃肉,却看不到更多的先烈掉坑。

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厨的运营主体为我厨(上海)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份,注册资本约9172万元人民币。公司由易果生鲜的运营主体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公司最终受益人为易果生鲜联合创始人金光磊。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看,生鲜电商虽然挂着电商的名头, 但与我们熟知的传统电商模式有很大不同,特别是此前兴起的前置仓模式,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全新零售理念。

生鲜电商一直被认为是电子商务市场的蓝海。

融资是难题

新玩家不断介入

图片 1

12月6日,上海苏宁宣布开启菜场业务,社区里的“苏宁小店”增添蔬菜柜台,提供“今天订,明天取”服务;再早些时候,“盒马”率先在上海开出“盒马菜市”,新增散装蔬菜、禽肉等农产品。“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美团买菜”、“食行生鲜”等主打“线上买菜”的生鲜电商也纷纷增加布店数量和推广力度。

公开资料显示,“我厨”最近的一轮融资为2016年12月份的千万美元级B轮融资。据媒体报道,12月6日下午,生鲜电商吉及鲜召开了全员会。在会上,CEO台璐阳宣布公司融资失败,规模盈利不达预期,公司要大规模裁员、关仓。留下的员工工资减半,离开的员工工资发到12月20日。

随着竞争加剧,生鲜电商行业正在进入洗牌期。近日,有多家生鲜电商被曝光融资失败、欠薪以及裁员等多个问题。

『亏损关店,员工离职,业务推进不顺,这些因素汇聚起来,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刺向还未成熟的生鲜电商。』

融资烧钱模式不可持续

声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据记者了解,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多个生鲜电商公司资金链断裂。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生鲜电商行业面临的一个挑战是需要不断地融资来推动企业发展,如果资金跟不上,那企业业务几乎很难开展。

文|左芊芊

“对其他公司而言可能存在融资难的问题。我们今年融了三轮。现在是b5轮,资金方面还是很充裕的,同时,我们的经营也一直是走的稳健路线,包括前置仓这一块,基本上是每一个新仓开通半年后,就可以达到收支平衡,再往后就是单仓盈利的。”叮咚买菜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记者了解到,吉及鲜成立仅1年多,通过前置仓模式从事生鲜电商零售,今年上半年共计获得3400万美元融资,由此开启扩张步伐,在武汉三镇布局30多个前置仓,最高峰时员工人数达1900人。不过由于无法达到盈利预期、新的融资遇挫,吉及鲜的经营状况已急转直下。

不过,巨大的市场潜力下,一些生鲜电商也面临着生死的考验。

第三届新金融Media之夜火热报名

他还表示,生鲜零售是一个长价值链、低毛利率的生意,运营上的一点点抖动,可能就会带来现金流、盈利上的正负与否的区别,因此在模式跑通之后,拼的便是长期的执行和效率。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生鲜电商市场交易规模突破2500亿元,这么大的市场中,尽管入局者的模式从最初的垂直电商,一路迭代至到家模式、到店模式、社区团购、菜店代运营,但至今未能跑出一家独大的品牌。

实际上,中国电商巨头积极投资布局生鲜电商行业,生鲜电商的渗透率不断提高。但相对于其他品类产品,渗透率未来还有较大发展空间。

近日,武汉生鲜电商平台吉及鲜被曝出融资不利、裁员、关仓等消息,引起市场和用户的诸多猜测。12月11日下午,吉及鲜公众号以“休年假”的名义宣布暂停营业至12月22日,为期10天。目前,吉及鲜APP已经无法下单。

莫岱青向记者介绍,目前生鲜电商行业包括多种商业模式,有以京东生鲜、天猫生鲜、拼多多为代表的传统B2C自营模式、平台模式,有以每日优鲜、京东到家、叮咚买菜为代表的“到家”社区模式,还有以盒马鲜生、7Fresh为代表的“到店 到家”模式。“这些发展相对稳步一些”。

来源|博望财经

12月11日,《证券日报》记者登陆主打净菜配送服务的生鲜电商我厨官网和APP发现,均已暂停服务。目前,官方留下的联系电话和客服专线或是暂停服务,或是无人应答。

互联网分析师认为,“改变局面的不仅仅是资金,更重要的是管理等自身问题。”外部环境不再宽松,生鲜电商要把握住盈利与规模之间的平衡,挑战很大。

12月11日,主打净菜配送服务的生鲜电商“我厨”被发现岌岌可危。在此之前,“呆萝卜”等也被爆陷入关店风波。

“因为生鲜这个赛道的特点是每一个单品的特殊性比较大,由于果蔬含水量比较高导致其存放周期比较短,商品的存放难度比较大,导致这个市场很难标准化,产品、物流流转难标准化,最终导致行业的触达和交易难标准化。而标准化是规模化的前提,如果没有标准就很难走向规模化,资金的推动也就起不了绝对性的作用。”

11月底,诞生于安徽的生鲜电商“呆萝卜”因资金链断裂、拖欠供应商货款,陷入关店风波,千余家门店歇业。几乎在同一时间,生鲜电商“妙生活”关闭了在上海的所有门店。

生鲜保鲜难,产业链长损耗大。莫岱青认为,虽说生鲜商品的毛利率很高,但由于产业链太长,包括种植、选品、包装分拣、物流、损耗和营销等环节,便直接导致产品的损耗大,利润降低。因此,缩短供应链是其解决之道。通过缩短供应链,来降低损耗,节约成本,才能够提高渗透率,从而真正获利。

生鲜电商平台加速洗牌

相对于传统电商物流而言,生鲜物流的专业性相对比较突出,对整个供应链的生产、储存、运输、销售等环境要求较高。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解筱文认为,生鲜物流中存在的配送超时、信息传输滞后、生鲜不“鲜”等较多现实问题,说明目前生鲜物流跟不上市场发展的需求,还处于粗放发展空间。

每日优鲜相关业务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公司在2018年年底便实现了全国范围内经营性现金流为正,并在北京持续1年多维持着正现金流,目前在成熟城市的前置仓年坪效已经达到了10万元,为传统业态的5倍-6倍。

历经近十年的沉浮,这个行业也来到了发展的重要节点,主要沉淀下来三个模式:以每日优鲜、叮咚买菜为代表的前置仓到家模式,以生鲜传奇、谊品生鲜为代表的到店模式,以及去年开始大火,又以合并惨淡收场的社区团购。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模式,叫“菜店代运营”。

“我们发展还是很稳健的,在6个城市有覆盖,上海、杭州、苏州、无锡、宁波、深圳。”叮咚买菜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公司今年的营收额有望接近60亿元,去年是7.4亿元,发展还是比较快的。

“对其他公司而言可能存在融资难的问题。我们今年融了3轮。现在是b5轮,资金方面还是很充裕的,同时,我们的经营也一直是走的稳健路线。”叮咚买菜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包括今年8月份刚刚进入的深圳,现在日均单量也超过5万单,是行业里面最多的。像深圳这种年轻人很多的城市,对我们生鲜电商的需求还是很大的,所以发展也很快,现在日均订单量有50万单。”上述叮咚买菜负责人介绍。

整个生鲜电商的迅猛发展与其逐渐增长的用户体量分不开。报告显示,以每日优鲜为例,生鲜电商的女性用户占比超过七成,这与日常家庭花销采买以女性用户为主的现状相符。而18-40岁的移动互联网重度用户也成为了生鲜线上购物的主力军,总体占比超过80%,其中23-30岁的用户占比39.7%,31-40岁的用户占比25.1%,95后也不甘落后,18-22岁的用户占到了19.6的比例。

(责任编辑:李嘉玲)

进入12月一位业内人士又向记者透露,生鲜电商行业面临的一个挑战是需要不断地融资来推动企业发展,如果资金跟不上,那企业业务几乎很难开展。

也有不愿具名的生鲜电商企业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于零售企业来说,模式非常重要。在行业处于风口时,资本比较疯狂,考虑的因素较少,很多企业因此涌入。而风口一过,只有头部企业才更容易获得资本青睐。莫岱青也表示,融资后持续烧钱,不是长久之计。

每种模式背后,都背靠不同的大佬。不过,不管哪种商业模式,其实都是为了去解决生鲜电商最受关注的三要素:产品、用户、物流。此外,移动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报告显示,在消费者端,40岁以上用户的快速增长则成为了生鲜电商的新趋势。

在此之前,多家生鲜电商经营也已出现危机。

要想活下去,数亿美金级别的现金储备几乎是个底线。但在这场生死大战中,现在的看点不是谁能取胜,而是谁有资格入场参战——毕竟,要想成为庄家,坐上牌桌是第一步。

生鲜电商一直被认为是电子商务市场的蓝海。不过,巨大的市场潜力下,一些生鲜电商也面临着生死的考验。11月底,诞生于安徽的生鲜电商“呆萝卜”因资金链断裂、拖欠供应商货款,陷入关店风波,千余家门店歇业。几乎在同一时间,生鲜电商“妙生活”关闭了在上海的所有门店。

目前来看,尽管创业者纷纷折戟倒下,但各方资本对生鲜市场的渴求仍未停止。根据“LatePost”消息,饿了么内部正孵化一个名叫“饿鲜达”的新项目,这个与菜场合作运营的尝试项目在饿了么新零售体系,将首先试水北、上、深、苏州、南京等城市,开店20家上下。另外,一家名为“菜划算”的社区生鲜团购平台,最近也悄然杀入赛道。从股权结构来看,背后也有阿里系的身影。

12月11日,记者登录主打净菜配送服务的生鲜电商“我厨”官网和APP发现,均已暂停服务。目前,官方留下的联系电话和客服专线或是暂停服务,或是无人应答。

亏损关店,员工离职,业务推进不顺,这些因素汇聚起来,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刺向还未成熟的生鲜电商。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平台发布于互联网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厨"朝不虑夕 生鲜电商家业洗牌欠薪裁员难点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