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集团七年股票总值蒸发近百亿美金 5大法人代

然而今年5月初,据蚂蚁金服向美国SEC递交的Schedule 13G文件显示,蚂蚁金服不再持有趣店任何股份。

图片 1

原标题:趣店的假装“佛性”与被迫“佛性”编者按:文章来自金融外参,记者符麟丹,公众号ID:jrwaican,创业邦经授权转载。两年前,趣店CEO罗敏在接受采访时笑谈,趣店处理坏账方法是:“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一句颇似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让刚上市的趣店,深陷舆论旋涡中,当天股票大跌20%。在罗敏还没弄清,为什么自己“善意的举动”会引起民众这么大的反感之时,“不还钱就算了”的佛性用语,像连环反应似的,一一在趣店后续的业务中应验。“大白汽车业务,做不起来就算了”、“在线教育业务,做不起来就算了”、“高端家政业务,做不起来就算了”……即使,趣店各项业务接连折戬,市值从上市后的巅峰百亿美元,跌至如今的十几亿美元。但依旧凭多年积攒的老底,频频在金融科技市场刷存在感。近期,趣店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再次吸引业内人士“驻足”。从财报来看,2019年第三季度,趣店总营收为25.909亿元人民币(约合3.625亿美元),同比增长34.3%。净利润为人民币10.434亿元(约合1.460亿美元),同比增长52.6%,环比上季度11.6亿元,下降8.6%。另外,财报中提及,对于2019年全年业绩,趣店在财报中预测,若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2019年全年净利润将达到人民币40亿元,较2018年的人民币25.5亿元增长57%。即使趣店财报数据可圈可点、盈利势头强劲,但仍遭不住消费者翻旧账,拿趣店“校园贷”的出身来鞭尸。不被祝福的出生2014 年互联网金融的浪潮来袭,消费金融市场迎来了新生,主打校园分期购物的平台纷纷崛起。也正是在这一年,趣店领着“校园贷”大摇大摆的来了。我国人口基数大,每一年升学和毕业的大学生群体数量庞大,个人消费潜能可挖掘性高,校园消费贷俨然是资本眼中的“唐僧肉”。一方面,大学生人数多、消费需求大,是消费市场的主力军。大学生资金来源有限,当他们想要购买价值数千元的手机、电脑或者高额化妆品等超预算的生活用品时,就会产生个人消费贷款的需求。可见,大学生群体蕴含着巨大的消费潜力,而且群体风险性较低,这让各大校园分期贷平台有了可乘之机。另一方面,消费金融市场蓬勃发展,大学生是可持续培养的优质客户群体。当代大学生已养成了“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的消费观,当他们走出校园后,找旅游、学习、买房等需求,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贷款,而他们的信用消费潜能将会衍生出万亿级市场。消费贷金融平台群涌而起,现金贷、消费分期等金融产品层出不穷。除了被人熟知阿里的花呗、借呗,京东的京东白条,趣店分期付等等之外,还有等其他不知名的小贷款平台。在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簇拥下,信用贷成为大学生唾手可得的来钱渠道,年轻消费者消费欲的“潘多拉魔盒”就此打开。作为校园贷的鼻祖,趣店被学生用户推至高峰。那年,趣店推出两大爆款金融产品,一是“趣店”,负责消费分期业务。二是“来分期”,负责小额现金贷款。两款产品面对的是,一些传统金融机构难以触及到的“长尾”人群。例如:三线以下城市小镇人群、二线以上城市进城务工人员、刚毕业的学生甚至没有毕业的大学生。这些人群有一个共同点:普遍低收入,自控能力差,容易被引诱消费。另外,来分期这样的现金贷产品,拥有无需抵押、流程简单、来钱快、高利息的特点。据悉,相比借呗、京东白条等金融产品,来分期利息相对高昂,其年化利率高达102%,最高的可达到500%左右。以上,低收入人群、引诱消费、高利息等借贷标签一结合,就铺出了“借贷——高利息——无力还款——继续借——债务高筑——无路可走”的悲惨借贷人生路。消费金融风口之下,还衍生出了万亿催收市场。“趣分期”的招股书曾透露:“‘趣分期’会采用发送短信和自动拨打语音电话的方式进行催收,如果没有效果,就会打人工电话给借款用户,必要时还会上门当面收款。”事实上,“上门收款”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判定为“暴力催收”,而“暴力催收”这样的收款形式与后续发生的“校园贷负面事件”直接相关。2015年至2017年,校园网贷呈井喷之势,借贷用户也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是,校园贷负面新闻也愈演愈烈,“爆通讯录”、“裸条借贷”、“跳楼自杀”……校园贷名声一落千丈。初入社会的小青年对金钱的渴望,金融平台为获取金钱利益的“不择手段”,对社会产生了不良影响,也对个别家庭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痛。不管,趣店有没有高利息、有没有暴力催收,只要顶着它“校园贷”的名头,那它就罪不容诛。由此,趣店的出身让其在后续的发展道路上,吃了不少苦头。乱象之后,监管来了,消费金融市场全面肃清,趣店暂停校园业务推广。而经过这几年的野蛮生长,趣店也积累了一些上市的资本。累积的上市底气以校园贷起家的趣店,在消费金融市场发展的风生水起,深受资本喜爱。2014年3月,趣店集团获得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4月,趣店集团获得数百万美金A轮融资;8月,趣店集团获千万美金B轮融资。2015年4月,趣店集团完成约1亿美金D轮融资。8月,趣店集团获得约2亿美金E轮融资;2016年7月,趣店完成30亿元人民币Pre-IPO首轮融资……短短2年时间,趣店就实现了从零到亿的突破,这得益于趣店平台本身拥有强大的吸金能力,以及傍上了蚂蚁金服这个“大款”。靠着强大现金贷业务,趣店营收节节高升,盈利能力强劲。据趣店招股说明书数据,公司2014年、2015年的营收分别为0.24亿元、2.3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14亿元、-2.33亿元。而在2016年转做现金贷后,营收达到14.34亿元,比上年增长514%,净利润也达到5.77亿元。而后,趣店攀上了蚂蚁金服这颗大树,流量、名气双丰收。2015年蚂蚁金服入股趣店,给趣店送上2亿美金的E轮投资,并成为了趣店最大的流量入口。趣店在上市招股书中披露,与蚂蚁金服达成合作以来,用户量明显上升。2015年第四季度平台的平均月活、季度活跃用户、新增用户、交易量及交易金额均实现了200%以上的环比增长。可见,蚂蚁金服的加入给趣店插上了腾飞的翅膀。站在资本的肩膀上,趣店很快就上市了。2017年10月18日,趣店集团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计划IPO以每股24美元的价格,发售3750万股ADS(美国存托股票),融资9亿美元。出人意料,趣店上市当天上涨超过40%,市值一度超过百亿美元。此后,趣店接连开拓了新的业务,营收数额日渐增长,这是趣店的高光时刻。新开业务中,大白汽车业务表现最为亮眼。趣店赴美上市成功后,紧接着启动了大白汽车项目,客户群体锁定三四五线城市的小镇青年,以“低门槛、低首付、费用全透明”的条件收揽人心。在资金、人力、物力的支持下,大白汽车快速扩张,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趣店在全国开了175家自营门店。根据趣店财报,2018年第一季度大白汽车营收约5.46亿元,第二季度营收约7.85亿元,分别占该季度总营收的32%、35%。第二季度,大白共销售汽车8474辆,比第一季度的6608辆有所增加。在这期间,罗敏立誓:大白汽车要在2018年要卖出10万辆车,成为全国汽车零售Top5,2021年要卖出200万辆车,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售商。大白汽车的发展为趣店带来了新活力,整体营收上涨、用户源源不断。与此同时,趣店助贷业务也发展的风生水起。据趣店2018年财报披露,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趣店与持牌金融机构合作资金余额,从2017年第四季度的112亿元大幅增长至190亿元,实现了近70%的大幅同比增长。另外,趣店2018年共新增了19家机构资金合作伙伴,包括银行、信托公司以及一家消费金融公司。至此,趣店与99家持牌金融机构达成合作关系。大白汽车之后,趣店还有其他新的尝试。比如,2018年10月,趣店上线的“趣学习”,入局在线教育市场;还有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趣味学习交流社区“趣学习”;校友社交拓展平台“相同same”等等。但如今,这些业务似乎都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对于趣店而言,这是一个最好的阶段,成功上市、市值百亿、各项业务拔地而起。这也是一个最坏的阶段,匆匆上市、盲目扩张、不知归途。唱衰之风渐起春风得意的趣店,很快陷入衰退的魔咒。在暂停消费贷之后,趣店转型的多项业务,都仅是昙花一现,高光之后无疾而终,市值大跌、股东离场,也相继发生。一、市值爆跌2017年上市之初,趣店市值突破百亿,成为在美上市市值最高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一时名声四起。而后,趣店CEO罗敏发文称:“在公司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之前,将不再从公司领取一分钱薪水和奖金。”然而,细数国内各大互联网企业,市值超过千亿的有阿里和腾讯,以及被估值千亿的蚂蚁金服。百度、京东、拼多多、网易等知名互联网企业都不曾突破千亿市值,罗敏却将目标定在千亿美元范围。这样的宣言相当于,再造一个蚂蚁金服,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趣店成为下一个蚂蚁金服的可能性为零。另外,在罗敏发文之前,趣店的市值已从117亿掉到52亿,全然不是冉冉升起的金融新星的模样。由此,可以判定,罗敏此举或许是为了稳定资本信心、也可能是为了掩盖市值大跌的失落,不管怎样,罗敏离薪水和奖金的距离越来越远,千亿美元市值的言论只引来了群嘲而不是鼓励。在运营商财经网公布的2018年度市值暴跌企业名单中,趣店市值跌幅超30%,仅15.68美元。2017年百亿市值、2018年十几亿市值、2019年依旧十几亿市值,市值跌跌不休的趣店,早已在风浪中迷路。在金融市场,资本看中的往往是一个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潜力,因此即使趣店营收上涨,也留不住“权衡利益”的资本。而今,趣店离“一元仙股”也就十亿美元的距离,市场地位朝不保夕。二、转型末路陷入“校园贷”风波之后,趣店股价市值双双缩水,趣店开启漫漫求生之路,但从目前发展来看,趣店这条求生之路坎坷难行。先是大白汽车业务陨落,接着趣学习业务折戟,其他业务也是青黄不接。大白汽车是趣店转型的第一站,主要是做新车以租代购的生意,其盈利点有汽车售卖差价、金融产品利息两点。彼时,汽车金融行业正火热,以租代购的消费理念日益被消费者接受,汽车销量逐年上涨,趣店乘着东风迅速抢占并扩大汽车金融市场。但大白汽车起得快,去得也快,受汽车市场寒冬影响,趣店2018第三季度年汽车同比销量持续下滑,170多家店铺削减至30家,启动不到一年大白项目就被紧急关停。对于大白汽车的来去匆匆,罗敏曾坦言,“在自己十几年里做过的几十个项目中,从来没有任何项目像大白汽车一样如此复杂、如此耗费资源、如此耗费人力。”而后,趣店集团高级副总裁许龙也表示:“关停大白汽车项目的原因是,大白汽车这项业务规模增长的速度达不到预期”。趣店在汽车业务折戟后,一心扑向在线教育领域。2018年10月26日趣店推出在线家教平台—“趣学习”,旨在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匹配讲师和学生资源,提供线上1对1家教服务。趣学习目标用户是涵盖3至12岁少儿,教学范围涵盖特色英语及中小学全学科教学,主要形式是1对1视频家教。初心虽好,但是在线教育市场早已红海一片。传统巨头新东方、好未来,互联网巨头阿里、腾讯以及网易等互联网企业,早在在线教育市场争红了眼,留给趣店的机会不多了。而且,缺乏教育经验的趣店也无优势可言,趣学习终是昙花一现。而后,市场传来,趣店开展社交业务、家政业务等等消息,但无一可以接替校园贷的业务,趣店转型不见尽头。三、股东离场据说,企业走向灭亡的最后一个警示是“人走光了”,而趣店正在面临股东离场的窘境。2017年,据趣店集团2017年年报,趣店集团前六大股东则分别为:Qufenqi Holding Limited持股19.3%;凤凰实体持股17.1%;昆仑万维全资子公司昆仑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6.9%;源码资本大股东曹毅间接控制的公司Source Code Accelerate L.P.持股13.7%;蚂蚁金服全资持有的API(香港)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1.5%;朱实体持股6.2%。2018年,趣店集团数据披露,截至2018年末,趣店集团公众股东占比31.3%,前六大股东分别为:Qufenqi Holding Limited持股21.4%;蚂蚁金服全资持有的API(香港)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2.7%,昆仑万维(300418.SZ)持股12.6%;凤凰实体(Phoenix Entities)持股12.0%;朱实体(Zhu Entities)持股6.9%;Ark Trust(Mgmt. and employees)持股3.1%。上述数据对比可以发现,除了蚂蚁金服以及罗敏之外,趣店的大股东都在陆续减持趣店股票,蚂蚁金服也因此上升至趣店第二大股东。然而,蚂蚁金服也很快的离开了,2019年4月30日,趣店集团向美国SEC提交的资料显示,蚂蚁金服已经不再持有趣店相关股份。在转型未果的情况下,趣店成为了资本的“弃子”,失去蚂蚁金服意味着失去流量入口,同时也失去了资本的光环。想来,当年趣店上市市值突破百亿的原因是背后有蚂蚁金服背书,现在资本远走,趣店很难回到市值百亿的时光。救星,开放平台业务?穷途末路之际,趣店做起了“流量”生意。2018年第三季度,趣店启动开放平台战略,推出流量分发业务和交易分发业务,意在通过技术将优质用户和持牌金融机构连接起来,给B端用户赋能。简单来说,就是趣店为非金融类流量APP产品提供金融服务接口,丰富其服务范围,同时利于双方流量转流。开放平台业务一经推出便爆发出强劲增长势头,为趣店创造了新的盈利增长点,缓解了趣店愈演愈烈的颓势。趣店集团2019年二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开放平台业务收入近4.0亿元人民币,环比第一季度增长150.8%。其中,交易分发业务服务用户增长至41.7万,环比一季度的13.7万大幅增长204%。同时,截至二季度末,开放平台累计服务约377万用户,通过交易分发业务匹配的金融机构累计放款额也大幅增长至约60亿元。趣店集团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开放平台业务实现收入9.9亿元人民币,环比第二季度大幅增长150%;截至2019年9月30日,趣店累计注册用户数增长至7830万,服务用户增长至627万。现在,开放平台业务几乎成为了趣店的现金流支柱。趣店官方也表示:未来,公司将继续在开放平台战略加大投入,通过流量分发、场景连接、技术服务,助力金融机构和更多合作伙伴,创造更大价值。但校园贷、大白汽车、趣学习等前车之鉴,仍让人们对趣店发展模式存疑。5年间,趣店因校园贷而崛起,也因校园贷而坠落。未来,开放平台战略能否将趣店从市值暴跌、股东离场、用户增速减缓的泥潭中拉出,需要时间去验证……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2018年,趣店集团数据披露,截至2018年末,趣店集团公众股东占比31.3%,前六大股东分别为:Qufenqi Holding Limited持股21.4%;蚂蚁金服全资持有的API(香港)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2.7%,昆仑万维(300418.SZ)持股12.6%;凤凰实体(Phoenix Entities)持股12.0%;朱实体(Zhu Entities)持股6.9%;Ark Trust(Mgmt. and employees)持股3.1%。

趣店集团2019年3月管理层路演材料显示,截至2018年末,趣店集团公众股东占比31.3%,前六大股东分别为:罗敏全资持有的Qufenqi Holding Limited持股21.4%,蚂蚁金服全资持有的API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2.7%,周亚辉旗下昆仑万维持股12.6%,杜力控制的凤凰实体持股12.0%,由蓝驰创投朱天宇控制的朱实体持股6.9%,Ark Trust持股3.1%。

而据趣店集团2017年年报,截至去年一季度末,趣店集团前六大股东则分别为:Qufenqi Holding Limited持股19.3%,凤凰实体持股17.1%,昆仑万维全资子公司昆仑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6.9%,源码资本大股东曹毅间接控制的公司Source Code Accelerate L.P。持股13.7%,API(香港)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1.5%,朱实体持股6.2%。

2017年上市之初,趣店市值突破百亿,成为在美上市市值最高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一时名声四起。而后,趣店CEO罗敏发文称:“在公司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之前,将不再从公司领取一分钱薪水和奖金。”

而据趣店集团2017年年报,截至去年一季度末,趣店集团前六大股东则分别为:Qufenqi Holding Limited持股19.3%,凤凰实体持股17.1%,昆仑万维全资子公司昆仑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6.9%,源码资本大股东曹毅间接控制的公司Source Code Accelerate L.P.持股13.7%,API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1.5%,朱实体持股6.2%。

自11月18日公布三季度财报(未经审计)以来,趣店(NYSE:QD)股价连续四个交易日大跌。财报公布当日,趣店收报5.92美元,下跌21.07%,创下两年来单日最大跌幅。此后三个交易日,趣店股价分别下跌5.07%、18.33%、10.68%。截至11月21日收盘,趣店股价仅余4.10美元,而三季报公布前,11月15日趣店收盘价为7.50美元,短短四个交易日,趣店股价已几近腰斩。

以校园贷起家的趣店,在消费金融市场发展的风生水起,深受资本喜爱。

自11月18日公布三季度财报以来,趣店股价连续四个交易日大跌。财报公布当日,趣店收报5.92美元,下跌21.07%,创下两年来单日最大跌幅。此后三个交易日,趣店股价分别下跌5.07%、18.33%、10.68%。截至11月21日收盘,趣店股价仅余4.10美元,而三季报公布前,11月15日趣店收盘价为7.50美元,短短四个交易日,趣店股价已几近腰斩。

而用户增长的放缓,也成为趣店不可忽视的绊脚石。截止今年9月30日,趣店累计注册用户数增长至7830万,而早在去年第三季度时用户便已达到7000万,可见这一年用户增速十分缓慢。

股东离场

而用户增长的放缓,也成为趣店不可忽视的绊脚石。截止今年9月30日,趣店累计注册用户数增长至7830万,而早在去年第三季度时用户便已达到7000万,可见这一年用户增速十分缓慢。

除了这次爆出年度业绩预测突然示弱的地雷,明星股东减持退出,也让趣店的股价承压不少。

两年前,趣店CEO罗敏在接受采访时笑谈,趣店处理坏账方法是:“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一句颇似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让刚上市的趣店,深陷舆论旋涡中,当天股票大跌20%。

三季报显示,三季度趣店获得营收25.9亿元,同比增长34.3%,环比增长16.7%;实现净利润10.43亿元,同比增长52.6%,环比下降8.7%。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趣店实现净利润10.62亿元,同比增长52.9%,环比下降8.4%。

趣店当季营收略略超过了预期,但是每股盈利未能达标。该股遭到抛售的最主要原因是该公司以削减贷款资产风险和专注于高品质客户为理由发布了疲软的预期。此前他们预计2019年净利润将达到45亿元人民币,这次被急剧削减到了40亿元。结合这45亿元预期的来历考虑,投资者就更加捏一把汗——6月21日,趣店以开放平台战略前景乐观为理由,将此前的35亿元预期提升到了45亿元。

站在资本的肩膀上,趣店很快就上市了。

趣店集团CFO杨家康表示:“第三季度,开放平台贡献利润占比达趣店净利润90%以上,已成为趣店最重要的增长驱动力。”所谓的开放平台,是指在金融科技行业的语境下,用技术能力匹配资金和资产,撮合完成金融服务的过程。趣店与百分百持牌、合规的金融机构合作提供资金,该平台像是流量推荐模式,更像是新型的贷款超市。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说开放平台为趣店贡献了绝大部分利润,则意味着趣店自身的经营能力堪忧。趣店之所以回归现金贷的生意,是因为其在其他转型中的失利。在去年年初上线的大白分期中,业务交付仅1.5万辆,远低于全年10万辆的平均预期目标。趣店在今年二季报中宣布,基于开放平台的巨大机会和汽车行业风险的不确定性,战略上全面收缩大白汽车业务,公司将于2019年5月21日起停止大白汽车的新车销售业务。

大白汽车之后,趣店还有其他新的尝试。比如,2018年10月,趣店上线的“趣学习”,入局在线教育市场;还有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趣味学习交流社区“趣学习”;校友社交拓展平台“相同same”等等。但如今,这些业务似乎都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

(责任编辑:解絢)

专注于中概股研究的机构Terracotta Investments亦在投资博客Seeking Alpha刊文,表明看空趣店的立场。文章指出,对于趣店未来的走势而言,资产品质的恶化依然是一个关键性的风险。开放平台缺乏实质性的独特性,难以承担起关键营收引擎的任务。现金贷业务持续下滑,贷款撮合服务正在丧失前进动力。

事实上,“上门收款”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判定为“暴力催收”,而“暴力催收”这样的收款形式与后续发生的“校园贷负面事件”直接相关。2015年至2017年,校园网贷呈井喷之势,借贷用户也越来越多。随之而来的是,校园贷负面新闻也愈演愈烈,“爆通讯录”、“裸条借贷”、“跳楼自杀”……校园贷名声一落千丈。

综合来看,趣店三季度的业绩尚可,但股价的大幅下挫也侧面反映了其存在的隐患。趣店对2019年全年业绩指引进行了调整,Non-GAAP净利润由二季报中预测的45亿元下调至40亿元,据此计算,四季度Non-GAAP净利润8.05亿元,较三季度的10.62亿元有24.2%的明显下滑。趣店股价大跌或与此有关。

三季报显示,三季度趣店获得营收25.9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34.3%,环比增长16.7%;实现净利润10.43亿元,同比增长52.6%,环比下降8.7%。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趣店实现净利润10.62亿元,同比增长52.9%,环比下降8.4%。

出品/金融外参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说开放平台为趣店贡献了绝大部分利润,则意味着趣店自身的经营能力堪忧。趣店之所以回归现金贷的生意,是因为其在其他转型中的失利。在去年年初上线的大白分期中,业务交付仅1.5万辆,远低于全年10万辆的平均预期目标。趣店在今年二季报中宣布,基于开放平台的巨大机会和汽车行业风险的不确定性,战略上全面收缩大白汽车业务,公司将于2019年5月21日起停止大白汽车的新车销售业务。

除了汽车,趣店还尝试过在线教育项目“趣学习”、社交项目“相同”、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公寓项目“春眠”等,无一例外收益都不如开放平台好。

图片 2

专注于中概股研究的机构Terracotta Investments亦在投资博客Seeking Alpha刊文,表明看空趣店的立场。文章指出,对于趣店未来的走势而言,资产品质的恶化依然是一个关键性的风险。开放平台缺乏实质性的独特性,难以承担起关键营收引擎的任务。现金贷业务持续下滑,贷款撮合服务正在丧失前进动力。

趣店集团CFO杨家康表示:“第三季度,开放平台贡献利润占比达趣店净利润90%以上,已成为趣店最重要的增长驱动力。”所谓的开放平台,是指在金融科技行业的语境下,用技术能力匹配资金和资产,撮合完成金融服务的过程。趣店与百分百持牌、合规的金融机构合作提供资金,该平台像是流量推荐模式,更像是新型的贷款超市。

市值爆跌

趣店当季营收略略超过了预期,但是每股盈利未能达标。该股遭到抛售的最主要原因是该公司以削减贷款资产风险和专注于高品质客户为理由发布了疲软的预期。此前他们预计2019年净利润将达到45亿元人民币,这次被急剧削减到了40亿元。结合这45亿元预期的来历考虑,投资者就更加捏一把汗——6月21日,趣店以开放平台战略前景乐观为理由,将此前的35亿元预期提升到了45亿元。

综合来看,趣店三季度的业绩尚可,但股价的大幅下挫也侧面反映了其存在的隐患。趣店对2019年全年业绩指引进行了调整,Non-GAAP净利润由二季报中预测的45亿元下调至40亿元,据此计算,四季度Non-GAAP净利润8.05亿元,较三季度的10.62亿元有24.2%的明显下滑。趣店股价大跌或与此有关。

大白汽车是趣店转型的第一站,主要是做新车以租代购的生意,其盈利点有汽车售卖差价、金融产品利息两点。

2017年10月18日,趣店正式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成为2017年第二个成功在美上市的互金公司。上市首日,趣店创下最高股价35.45美元,而截至11月21日收盘趣店股价为4.10美元,据此计算,上市两年趣店市值蒸发95.62亿美元。

趣店集团2019年3月管理层路演材料显示,截至2018年末,趣店集团公众股东占比31.3%,前六大股东分别为:罗敏全资持有的Qufenqi Holding Limited持股21.4%,蚂蚁金服全资持有的API(香港)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2.7%,周亚辉旗下昆仑万维(300418.SZ)持股12.6%,杜力控制的凤凰实体(Phoenix Entities)持股12.0%,由蓝驰创投朱天宇控制的朱实体(Zhu Entities)持股6.9%,Ark Trust(Mgmt。 and employees)持股3.1%。

消费金融风口之下,还衍生出了万亿催收市场。

除了这次爆出年度业绩预测突然示弱的地雷,明星股东减持退出,也让趣店的股价承压不少。

摘要 自11月18日公布三季度财报(未经审计)以来,趣店(NYSE:QD)股价连续四个交易日大跌。财报公布当日,趣店收报5.92美元,下跌21.07%,创下两年来单日最大跌幅。此后三个交易日,趣店股价分别下跌5.07%、18.33%、10.68%。截至11月21日收盘,趣店股价仅余4.10美元,而三季报公布前,11月15日趣店收盘价为7.50美元,短短四个交易日,趣店股价已几近腰斩。

上述数据对比可以发现,除了蚂蚁金服以及罗敏之外,趣店的大股东都在陆续减持趣店股票,蚂蚁金服也因此上升至趣店第二大股东。然而,蚂蚁金服也很快的离开了,2019年4月30日,趣店集团向美国SEC提交的资料显示,蚂蚁金服已经不再持有趣店相关股份。

除了汽车,趣店还尝试过在线教育项目“趣学习”、社交项目“相同”、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公寓项目“春眠”等,无一例外收益都不如开放平台好。

原标题:趣店集团两年市值蒸发近百亿美金 5大股东都在忙减持

即使趣店财报数据可圈可点、盈利势头强劲,但仍遭不住消费者翻旧账,拿趣店“校园贷”的出身来鞭尸。

将近一年间,前六大股东中除了罗敏和蚂蚁金服,其他全部在减持。蚂蚁金服也因此上升为趣店集团第二大股东。

该业内人士表示,“整个项目失败的最根本原因,就是趣店高管们低估了汽车行业的专业性,趣店缺乏专业的运营团队,此外,项目运营管理成本高、效率低。对于外来入局者,汽车新零售难靠‘有钱任性’,单凭资金很难打开市场。”

两款产品面对的是,一些传统金融机构难以触及到的“长尾”人群。例如:三线以下城市小镇人群、二线以上城市进城务工人员、刚毕业的学生甚至没有毕业的大学生。这些人群有一个共同点:普遍低收入,自控能力差,容易被引诱消费。

该业内人士表示,“整个项目失败的最根本原因,就是趣店高管们低估了汽车行业的专业性,趣店缺乏专业的运营团队,此外,项目运营管理成本高、效率低。对于外来入局者,汽车新零售难靠‘有钱任性’,单凭资金很难打开市场。”

将近一年间,前六大股东中除了罗敏和蚂蚁金服,其他全部在减持。蚂蚁金服也因此上升为趣店集团第二大股东。

开放平台业务一经推出便爆发出强劲增长势头,为趣店创造了新的盈利增长点,缓解了趣店愈演愈烈的颓势。

2017年10月18日,趣店正式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成为2017年第二个成功在美上市的互金公司。上市首日,趣店创下最高股价35.45美元,而截至11月21日收盘趣店股价为4.10美元,据此计算,上市两年趣店市值蒸发95.62亿美元。

穷途末路之际,趣店做起了“流量”生意。2018年第三季度,趣店启动开放平台战略,推出流量分发业务和交易分发业务,意在通过技术将优质用户和持牌金融机构连接起来,给B端用户赋能。简单来说,就是趣店为非金融类流量APP产品提供金融服务接口,丰富其服务范围,同时利于双方流量转流。

然而今年5月初,据蚂蚁金服向美国SEC递交的Schedule 13G文件显示,蚂蚁金服不再持有趣店任何股份。

新开业务中,大白汽车业务表现最为亮眼。趣店赴美上市成功后,紧接着启动了大白汽车项目,客户群体锁定三四五线城市的小镇青年,以“低门槛、低首付、费用全透明”的条件收揽人心。在资金、人力、物力的支持下,大白汽车快速扩张,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趣店在全国开了175家自营门店。

唱衰之风渐起

2014 年互联网金融的浪潮来袭,消费金融市场迎来了新生,主打校园分期购物的平台纷纷崛起。也正是在这一年,趣店领着“校园贷”大摇大摆的来了。

春风得意的趣店,很快陷入衰退的魔咒。在暂停消费贷之后,趣店转型的多项业务,都仅是昙花一现,高光之后无疾而终,市值大跌、股东离场,也相继发生。

在运营商财经网公布的2018年度市值暴跌企业名单中,趣店市值跌幅超30%,仅15.68美元。2017年百亿市值、2018年十几亿市值、2019年依旧十几亿市值,市值跌跌不休的趣店,早已在风浪中迷路。

趣店集团2019年二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开放平台业务收入近4.0亿元人民币,环比第一季度增长150.8%。其中,交易分发业务服务用户增长至41.7万,环比一季度的13.7万大幅增长204%。同时,截至二季度末,开放平台累计服务约377万用户,通过交易分发业务匹配的金融机构累计放款额也大幅增长至约60亿元。

撰文/符麟丹

即使,趣店各项业务接连折戬,市值从上市后的巅峰百亿美元,跌至如今的十几亿美元。但依旧凭多年积攒的老底,频频在金融科技市场刷存在感。近期,趣店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再次吸引业内人士“驻足”。

对于大白汽车的来去匆匆,罗敏曾坦言,“在自己十几年里做过的几十个项目中,从来没有任何项目像大白汽车一样如此复杂、如此耗费资源、如此耗费人力。”而后,趣店集团高级副总裁许龙也表示:“关停大白汽车项目的原因是,大白汽车这项业务规模增长的速度达不到预期”。

据说,企业走向灭亡的最后一个警示是“人走光了”,而趣店正在面临股东离场的窘境。

对于趣店而言,这是一个最好的阶段,成功上市、市值百亿、各项业务拔地而起。这也是一个最坏的阶段,匆匆上市、盲目扩张、不知归途。

2017年,据趣店集团2017年年报,趣店集团前六大股东则分别为:Qufenqi Holding Limited持股19.3%;凤凰实体持股17.1%;昆仑万维全资子公司昆仑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6.9%;源码资本大股东曹毅间接控制的公司Source Code Accelerate L.P.持股13.7%;蚂蚁金服全资持有的API(香港)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1.5%;朱实体持股6.2%。

不被祝福的出生

然而,细数国内各大互联网企业,市值超过千亿的有阿里和腾讯,以及被估值千亿的蚂蚁金服。百度、京东、拼多多、网易等知名互联网企业都不曾突破千亿市值,罗敏却将目标定在千亿美元范围。这样的宣言相当于,再造一个蚂蚁金服,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趣店成为下一个蚂蚁金服的可能性为零。

5年间,趣店因校园贷而崛起,也因校园贷而坠落。未来,开放平台战略能否将趣店从市值暴跌、股东离场、用户增速减缓的泥潭中拉出,需要时间去验证……

“趣分期”的招股书曾透露:“‘趣分期’会采用发送短信和自动拨打语音电话的方式进行催收,如果没有效果,就会打人工电话给借款用户,必要时还会上门当面收款。”

以上,低收入人群、引诱消费、高利息等借贷标签一结合,就铺出了“借贷——高利息——无力还款——继续借——债务高筑——无路可走”的悲惨借贷人生路。

另外,来分期这样的现金贷产品,拥有无需抵押、流程简单、来钱快、高利息的特点。据悉,相比借呗、京东白条等金融产品,来分期利息相对高昂,其年化利率高达102%,最高的可达到500%左右。

2014年3月,趣店集团获得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4月,趣店集团获得数百万美金A轮融资;8月,趣店集团获千万美金B轮融资。2015年4月,趣店集团完成约1亿美金D轮融资。8月,趣店集团获得约2亿美金E轮融资;2016年7月,趣店完成30亿元人民币Pre-IPO首轮融资……

从财报来看,2019年第三季度,趣店总营收为25.90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4.3%。净利润为人民币10.434亿元,同比增长52.6%,环比上季度11.6亿元,下降8.6%。另外,财报中提及,对于2019年全年业绩,趣店在财报中预测,若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2019年全年净利润将达到人民币40亿元,较2018年的人民币25.5亿元增长57%。

大白汽车的发展为趣店带来了新活力,整体营收上涨、用户源源不断。与此同时,趣店助贷业务也发展的风生水起。

现在,开放平台业务几乎成为了趣店的现金流支柱。趣店官方也表示:未来,公司将继续在开放平台战略加大投入,通过流量分发、场景连接、技术服务,助力金融机构和更多合作伙伴,创造更大价值。但校园贷、大白汽车、趣学习等前车之鉴,仍让人们对趣店发展模式存疑。

趣店在汽车业务折戟后,一心扑向在线教育领域。

而后,趣店攀上了蚂蚁金服这颗大树,流量、名气双丰收。2015年蚂蚁金服入股趣店,给趣店送上2亿美金的E轮投资,并成为了趣店最大的流量入口。趣店在上市招股书中披露,与蚂蚁金服达成合作以来,用户量明显上升。2015年第四季度平台的平均月活、季度活跃用户、新增用户、交易量及交易金额均实现了200%以上的环比增长。可见,蚂蚁金服的加入给趣店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消费贷金融平台群涌而起,现金贷、消费分期等金融产品层出不穷。除了被人熟知阿里的花呗、借呗,京东的京东白条,趣店分期付等等之外,还有一些其他不知名的小贷款平台。在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簇拥下,信用贷成为大学生唾手可得的来钱渠道,年轻消费者消费欲的“潘多拉魔盒”就此打开。

在罗敏还没弄清,为什么自己“善意的举动”会引起民众这么大的反感之时,“不还钱就算了”的佛性用语,像连环反应似的,一一在趣店后续的业务中应验。“大白汽车业务,做不起来就算了”、“在线教育业务,做不起来就算了”、“高端家政业务,做不起来就算了”……

靠着强大现金贷业务,趣店营收节节高升,盈利能力强劲。据趣店招股说明书数据,公司2014年、2015年的营收分别为0.24亿元、2.3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14亿元、-2.33亿元。而在2016年转做现金贷后,营收达到14.34亿元,比上年增长514%,净利润也达到5.77亿元。

另外,在罗敏发文之前,趣店的市值已从117亿掉到52亿,全然不是冉冉升起的金融新星的模样。由此,可以判定,罗敏此举或许是为了稳定资本信心、也可能是为了掩盖市值大跌的失落,不管怎样,罗敏离薪水和奖金的距离越来越远,千亿美元市值的言论只引来了群嘲而不是鼓励。

陷入“校园贷”风波之后,趣店股价市值双双缩水,趣店开启漫漫求生之路,但从目前发展来看,趣店这条求生之路坎坷难行。先是大白汽车业务陨落,接着趣学习业务折戟,其他业务也是青黄不接。

彼时,汽车金融行业正火热,以租代购的消费理念日益被消费者接受,汽车销量逐年上涨,趣店乘着东风迅速抢占并扩大汽车金融市场。但大白汽车起得快,去得也快,受汽车市场寒冬影响,趣店2018第三季度年汽车同比销量持续下滑,170多家店铺削减至30家,启动不到一年大白项目就被紧急关停。

一方面,大学生人数多、消费需求大,是消费市场的主力军。大学生资金来源有限,当他们想要购买价值数千元的手机、电脑或者高额化妆品等超预算的生活用品时,就会产生个人消费贷款的需求。可见,大学生群体蕴含着巨大的消费潜力,而且群体风险性较低,这让各大校园分期贷平台有了可乘之机。

趣店集团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开放平台业务实现收入9.9亿元人民币,环比第二季度大幅增长150%;截至2019年9月30日,趣店累计注册用户数增长至7830万,服务用户增长至627万。

初心虽好,但是在线教育市场早已红海一片。传统巨头新东方、好未来,互联网巨头阿里、腾讯以及网易等互联网企业,早在在线教育市场争红了眼,留给趣店的机会不多了。而且,缺乏教育经验的趣店也无优势可言,趣学习终是昙花一现。

乱象之后,监管来了,消费金融市场全面肃清,趣店暂停校园业务推广。而经过这几年的野蛮生长,趣店也积累了一些上市的资本。

作为校园贷的鼻祖,趣店被学生用户推至高峰。那年,趣店推出两大爆款金融产品,一是“趣店”,负责消费分期业务。二是“来分期”,负责小额现金贷款。

短短2年时间,趣店就实现了从零到亿的突破,这得益于趣店平台本身拥有强大的吸金能力,以及傍上了蚂蚁金服这个“大款”。

在金融市场,资本看中的往往是一个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潜力,因此即使趣店营收上涨,也留不住“权衡利益”的资本。而今,趣店离“一元仙股”也就十亿美元的距离,市场地位朝不保夕。

救星,开放平台业务?

我国人口基数大,每一年升学和毕业的大学生群体数量庞大,个人消费潜能可挖掘性高,校园消费贷俨然是资本眼中的“唐僧肉”。

而后,市场传来,趣店开展社交业务、家政业务等等消息,但无一可以接替校园贷的业务,趣店转型不见尽头。

初入社会的小青年对金钱的渴望,金融平台为获取金钱利益的“不择手段”,对社会产生了不良影响,也对个别家庭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痛。不管,趣店有没有高利息、有没有暴力催收,只要顶着它“校园贷”的名头,那它就罪不容诛。由此,趣店的出身让其在后续的发展道路上,吃了不少苦头。

2018年10月26日趣店推出在线家教平台—“趣学习”,旨在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匹配讲师和学生资源,提供线上1对1家教服务。趣学习目标用户是涵盖3至12岁少儿,教学范围涵盖特色英语及中小学全学科教学,主要形式是1对1视频家教。

在转型未果的情况下,趣店成为了资本的“弃子”,失去蚂蚁金服意味着失去流量入口,同时也失去了资本的光环。想来,当年趣店上市市值突破百亿的原因是背后有蚂蚁金服背书,现在资本远走,趣店很难回到市值百亿的时光。

另一方面,消费金融市场蓬勃发展,大学生是可持续培养的优质客户群体。当代大学生已养成了“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的消费观,当他们走出校园后,找旅游、学习、买房等需求,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贷款,而他们的信用消费潜能将会衍生出万亿级市场。

据趣店2018年财报披露,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趣店与持牌金融机构合作资金余额,从2017年第四季度的112亿元大幅增长至190亿元,实现了近70%的大幅同比增长。另外,趣店2018年共新增了19家机构资金合作伙伴,包括银行、信托公司以及一家消费金融公司。至此,趣店与99家持牌金融机构达成合作关系。

转型末路

累积的上市底气

2017年10月18日,趣店集团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计划IPO以每股24美元的价格,发售3750万股ADS,融资9亿美元。出人意料,趣店上市当天上涨超过40%,市值一度超过百亿美元。此后,趣店接连开拓了新的业务,营收数额日渐增长,这是趣店的高光时刻。

根据趣店财报,2018年第一季度大白汽车营收约5.46亿元,第二季度营收约7.85亿元,分别占该季度总营收的32%、35%。第二季度,大白共销售汽车8474辆,比第一季度的6608辆有所增加。在这期间,罗敏立誓:大白汽车要在2018年要卖出10万辆车,成为全国汽车零售Top5,2021年要卖出200万辆车,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售商。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平台发布于互联网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趣店集团七年股票总值蒸发近百亿美金 5大法人代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