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必威共享单车"大繁荣"背后 A股集团争搭共享

在共享单车的冲击下,老牌自行车企业 深中华A 也谋划转型,公司表示密切关注共享单车业务发展,目前正在筹划推进的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包含了销售端和研发端能力提升为方向的自行车产业升级项目。深中华A去年全年净利260万元,同比扭亏为盈。不过,公司表示,共享单车的迅速推广进一步消化了用户的代步需求,挤压了传统自行车企业的市场空间。

共享单车"大繁荣"背后 A股公司争搭共享单车

2017-05-09 09:12出处:中国证券报 [转载]责编:周燕妮

尽管ofo、摩拜等共享单车龙头还未提出上市进程,但这并未阻碍A股公司与共享单车企业的“热恋”。昨日,刚刚宣布与ofo达成战略合作的上海凤凰大幅高开,股价涨幅一度超过8%。而据记者统计,至此已有包括上海凤凰、中路股份、信隆健康等多家A股公司介入共享单车产业链,涉及单车制造、零配件供应、资本入股等各方面。

不过,共享单车“大繁荣”的背后,还始终没有走出烧钱的阶段,其发展前景及盈利模式尚无法预测。资本的烈火烹油之下,A股公司争相“骑车”,所看中的是概念还是未来,最终又究竟能获利几何,都值得深思。

上海凤凰6日公告,其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拟与ofo共享单车运营方东峡大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自签署该协议之日起,东峡大通或其关联公司在12个月内,将向凤凰自行车提供总量不少于500万辆的采购计划。

据记者了解,凤凰将成为ofo在华东地区的研发和制造基地,今年双方合作的海外共享单车产能将达到100万辆。

上海凤凰并非首家与共享单车企业合作的上市公司。与之类似,中路股份及深中华A等拥有自行车业务传统优势的上市公司,也都非常重视共享单车的发展前景。深中华A日前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密切关注共享单车业务发展,目前正在筹划推进的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即包含了以销售端和研发端能力提升为方向的自行车产业升级项目。

而早在去年7月,共享单车企业优拜在创立仅一个月后就获得了由中路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以及永久自行车在研发生产以及公共自行车运营资源方面的支持。中路资本正是上市公司中路股份旗下的投资平台,中路股份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永久自行车有限公司也投资了优拜单车的运行主体——上海轺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在上游的材料及零配件领域,信隆健康自2016年10月份起即参与摩拜单车零配件的供应,公司主要供应摩拜车把、立管等自行车零配件。据透露,摩拜的供应商不止信隆健康一家,但该公司与其他供应商相比有规模技术优势与制造优势。公司还通过向广州凯路仕供应配件,间接进入了小鸣单车供应链。此外,云海金属方面也曾透露公司是摩拜和ofo的二级供应商。

除了自行车产业链的上市公司,共享单车的火爆也引来跨界资本的关注。如数字营销领域的科达股份4月份宣布,拟向共享电动单车平台“蜜蜂出行”出资2000万元,增资完成后,公司将持有蜜蜂出行3%左右的股权。与上海凤凰、深中华A、中路股份等自行车产业链公司不同,科达股份投资的目的则在于探索其数字营销业务与共享出行行业的结合点。此外,主营光伏、化工的兆新股份也宣布投资数千万元,拟与参股子公司乐途宝科技在深圳共同投资设立“深圳市嘟嘟单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涉足高端共享单车运营。

值得一提的是,5月7日,中国自行车协会共享单车专业委员会正式成立,ofo等企业加入。据了解,专委会还将参与制定《共享单车团体标准》和试点,并推动相关强制性标准制订。而随着共享单车行业的高速发展,其监管和合规问题也引发了社会及主管部门的关注。目前,京沪等地都在就共享单车的规范发展和管理研究相关意见。一旦管理力度加大,对于单车定位、回收以及使用的规范将会对企业的技术水平提出更高标准,包括NB-loT物联网技术的应用,以及具备卫星定位系统的智能锁等,这也有望进一步提升相关智能配件需求。

目前,亿纬锂能等公司已在为共享单车企业提供一些智能配件或者解决方案,但这对公司业务的贡献占比仍有待观察。亿纬锂能负责人此前在一场投资者交流会上透露,摩拜单车、ofo单车的关键设备都是智能锁,公司作为智能锁行业重要的电源解决方案供应商,已参与到共享单车产业盛宴中。

需要指出的是,共享单车作为横扫资本圈的新兴互联网服务模式,其发展前景及盈利方式尚无法预测,从摩拜和ofo的融资竞速来看,始终也没有走出烧钱的阶段。这也引发部分上市公司选择了观望甚至考虑放弃相关投资。如姚记扑克去年底曾表示,鉴于宏观经济疲软,市场需求不明朗,公司减少了对中德索罗门自行车有限公司的投资额,目前仅持有其19.5%的股权。

以摩拜为主的共享单车品牌以资金优势迅速推广,进一步消化了用户的代步需求,挤压了传统自行车企业的市场空间。深中华A作为传统自行车制造企业,在今年半年报中指出问题所在。

为何持续亏损?

事实上,部分上市公司确实通过参与共享单车产业链迎来业绩增长,但行业竞争加剧、毛利率低,加速了上市公司业绩分化。中路股份旗下上海永久的自行车业务去年实现净利润2174.13万元,上海凤凰2016年实现营收6.3亿元,同比增长逾三成,净利5288.61万元,同比增长逾13倍。

此外,去产能、去库存,以及环保政策的愈发严格,叠加钢材纸箱等原材料价格上涨,信隆健康制造成本上涨,毛利率下降;汇率波动也进一步吞噬了企业利润。

此外,自行车业务的毛利率不高,也是行业共性问题。

还有上市公司希望通过入股共享单车企业带动公司增收。 科达股份 4月18日公告称,公司拟向蜜蜂出行增资2000万元。增资完成后将持有蜜蜂出行3.33%股权。公告显示,蜜蜂出行成立于2016年11月,主业是共享电动单车出行服务,通过线下设备铺设以及APP操作使用完成电动车骑行租赁。

信隆健康:

传统自行车行业需要改变,但是如何变、朝哪个方向变,又考验着不同公司的智慧。

据悉,此次合作将构建摩拜单车从生产、使用到回收的全生命周期绿色闭环,在共享单车行业内率先打造共享单车绿色回收产业链,为共享单车的全生命周期管理提供批量化、无害化和资源再生化处理方案。中再生将为摩拜单车提供单车生命周期结束后的回收拆解及无害化处理等专业化服务,实现对智能共享单车全寿命升级的探索,使共享单车的生命得到“循环”。

最新披露的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5月5日,凤凰自行车共向东峡大通及其关联公司提供各类自行车产品187万辆。这距离500万辆的目标相距甚远。

此前有媒体报道,国内单车品牌的来源可以分为三类:一是自产自销,二是以代工厂发展而来的自主品牌,三是贴牌。

中泰证券表示,多种盈利模式催生共享单车行业百亿空间,盈利难仍是当前发展的最大阻碍。目前过高的单车生产成本、运营调度支出、人为及自然因素导致的单车损毁率三大因素导致共享单车品牌盈利困难,后续降低单车成本、提升运营效率、以及拓展多元增收渠道有望成为破除盈利魔咒的关键。

但4个月前,却还是另一番风景。信隆健康当时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17.5亿元,同比增长26.3%;净利润4579万元,同比增长60.38%。业绩增长主要原因系受益于去年第二季度共享单车收入大幅增加,提升了公司整体盈利水平,增长动力来自摩拜。

而“车业”中的核心业务则是自行车业务,2014~2018年,公司自行车业务的营收占车业营收的比重在61.96%~78.63%。需要注意的是,该业务的毛利率最高是2015年的12.79%,最低则是2017年的8.87%。

“最后一公里”的出行痛点,带动了共享单车行业的风起云涌,也带动了各路争相入局的资本力量。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获得融资的共享单车公司就有17家,融资额达到数十亿元。另外,多家上市公司也涉足共享单车产业链。参与形式除了生产自行车、提供自行车配件外,还有入股投资共享单车公司等。作为创新兴起的公共服务新模式,共享单车行业还处在跑马圈地的阶段,共享单车概念上市公司业绩分化较为明显。

2016年10月,信隆健康因为参与到摩拜单车的零配件供应,成为共享单车概念股。但依托摩拜单车的信隆健康,今年上半年却异常惨淡,期内实现营业收入6.75亿元,同比下降25.86%;净利润384.4万元,同比下降87.61%。公司表示,由于2018年国内共享单车需求量大幅减少,报告期内共享单车的订单相比上年同期急剧减少约90%,导致报告期内的自行车零配件销售收入下降了31.12%。

进一步分析可以发现,中路股份“自产自行车及电动车产品”2017年、2018年均出现了“入不敷出”的情况,该业务连续两年处于负毛利率状态,而且毛利率从2017年的-22.31%变成2018年的-54.27%,好在这块业务营收占比微薄。

有机构预测,到2017年底,全国共享单车市场规模将达5000万用户,预计增长约260%。 东兴证券 认为,共享单车开拓了一个全新的“城市短距离出行市场”,而共享单车目前刚到市场爆发期,未来成长空间巨大。

雪上加霜:

有这样一家公司:连续10年,每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为正,而扣非净利润却年年为负。它是沪市老牌上市公司,它生产的“永久”牌自行车早在上世纪就已家喻户晓,它就是中路股份(600818,SH)。

此外,还有两类上市公司与共享单车联系紧密。一是本身拥有自行车知名品牌的上市公司,如 中路股份 、 上海凤凰 等。二是自行车配件供应商,如 信隆健康 、 华讯方舟 等。

作为曾经被资本疯狂追逐的风口,共享单车如今的日子并不好过。

每经编辑:张海妮

和深中华A有相同担忧的还有上海凤凰。上海凤凰今年一季度业绩向好,营收2.87亿元,净利润达1045.8万元,分别同比增长184.19%、84.32%。但公司表示,短期内共享单车将给自行车制造行业带来新一轮繁荣,但共享单车的快速发展也带来了一定问题,自行车的品种趋同化、质量中低端化、品牌边缘化等给自行车行业发展带来挑战。

在深中华A看来,共享单车的挤出效应让固有的自行车制造业重新洗牌。作为传统制造领域的自行车行业延续着人工成本、制造成本、资金成本、材料成本上涨高企的困局。由于行业进入门槛低,厂商众多,导致市场竞争激烈,行业洗牌加剧。

对于中路股份、上海凤凰的上述情况,记者按照公司要求发送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责任编辑:毛凯悦)

共享单车订单急速萎缩,信隆健康将原因归于投放过多,发展过快。

自产自行车及电动车业务毛利率为负

科达股份表示,此次投资蜜蜂出行主要基于看好蜜蜂出行的发展前景,同时探索公司数字营销业务与共享出行行业的业务结合点。在分享蜜蜂出行发展成果的同时,希望带动公司主营业务数字营销的创新与发展。

未来如何转型?

经济学家宋清辉则提醒道,电踏车、助动车市场空间很大,但同时也面临着监管上的风险,很多城市不允许电踏车、助动车等上路。

当然,也有公司业绩增长乏力。作为摩拜单车的供应商,信隆健康2017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77亿元,同比增长13.54%,但净利润仅137.23万元,同比下降逾七成。公司表示,共享单车订单促进了其营收上升,但自行车配件的毛利率较低影响了业绩增长。

单车订单降90%

记者梳理发现,在中路股份历年的主营业务构成中,“车业”产品的营收一直占总营收的比重较高。而车业产品主要包括:自行车、电动车等。2014~2018年,中路股份的车业产品实现的营收在3.7亿元~5.5亿元,其占公司营收的比例在69.8%~85.3%。

随着共享单车行业竞争趋于白热化,上市公司布局相关产业链的触角也在进一步深入。5月4日,摩拜单车与 中再资环 母公司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签约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率先实现共享单车“全生命周期管理”。

另一方面,电动自行车成为部分企业寻求突围的方向。8月16日,信隆健康出资3000万元增资武汉天腾动力科技有限公司,加速布局电动自行车市场。信隆健康在最新机构调研中透露,以E-Bike为代表的全球动力助力自行车市场高速增长趋势已经形成,目前天腾动力的产品已经接到美国共享单车LimeBike的首批订单。

沈萌认为,自行车行业不是夕阳企业,像台湾的捷安特及其他一些知名企业利用科技研发不断推陈出新,因此其他制造企业也不能只是安于中低端。

半年报显示,负责永安行共享汽车出行业务的江苏小安汽车科技有限公司,通过3个月的试点运营,首批在常州运营的300辆共享汽车预计在2018年8月份将实现盈利。

有意思的是,2016年,中路股份OEM自行车业务收入达到了破纪录的4.28亿元,但其毛利率却仅为10.89%。而在共享单车市场仍如火如荼的2017年,公司OEM自行车业务的毛利率却降至8.87%,为这五年里最低。

上海凤凰与ofo的合作源自去年。去年5月公告,上海凤凰控股子公司与东峡大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根据该协议,凤凰自行车将在12个月内向东峡大通或其关联公司,提供总量不少于500万辆的自行车。上海凤凰称,若按照公司2016年度运行情况,这将给凤凰自行车带来约4000万元的收益。以此推算,上海凤凰每生产一辆ofo,可以赚8块钱。

而营收占比最大的则是公司的自行车代加工业务,报告期内,公司OEM自行车业务实现收入2.61亿元,占比49.27%。

共享单车能否走出烧钱不盈利的怪圈,自行车制造业能否在共享单车退潮后觅得一线生机。可预见的将来,机会或者渺茫,前路仍未可知。

实际上,尽管共享单车的出现,使得中路股份的营收出现了改善,但毛利率却未得到有效改善,无怪乎上海凤凰也在年报中表示,尽管共享单车快速发展给行业带来了不少订单,但是也给传统代步车的销售带来冲击,行业的盈利水平未得到有效提升。

去年7月起,悟空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等接连陷入押金风波,随后走向倒闭、合并、转卖。留下的摩拜、ofo和哈罗单车,剩余的订单已经不多,共享单车的A股朋友圈也因此业绩急速萎缩。

每日经济新闻

但对于永安行来说,有桩单车业务才是其运营核心。最新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永安行累计在全国建设约4万个固定的公共自行车站点和约116万套公共自行车系统设备。此外,永安行还积极布局共享汽车。

不过,上述交易方案经过多次调整,最终还是泡汤了。不过,中路股份仍未放弃做护肤品生意,在公司披露的2018年年报中,中路股份仍将收购上海悦目作为其今年的发展规划之一。

上海凤凰追讨欠款

中路股份的“车业”业务就包括自产自销及代加工。2018年,其自产自行车及电动车产品、OEM自行车及OEM电动自行车产品实现的营收总额约为3.7亿元,占当期总营收近70%。

曾被称为共享单车第一股的永安行,今年上半年业绩同样不好看。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4.2亿元,同比下滑10.77%;净利润为6454万元,同比增长5.19%。

若将时间线拉长,自2009年起,中路股份已经连续10年扣非净利润为负,而扣非净利润反映的是公司主营业务的好坏,若常年扣非净利润为负,说明公司的主营业务并不健康。

原标题:共享单车退潮 A股朋友圈谁在裸泳

另外,近年业绩不振的深中华A也曾打算跨界进入智能家居领域,公司2016年曾拟通过非公开发行的方式收购新三板公司安明斯,不过前述方案最终被调整为:拟募集不超过7.5亿元,继续深耕传统自行车行业,将发展重点延伸至自行车产业链高附加价值的环节。但该发行方案尚未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公司业绩仍然举步维艰。

证券时报记者 康殷

一方面,信隆健康将共享单车品牌方的范围缩至美团、滴滴、LimeBike三家;另一方面,信隆健康也将目光延伸至共享电动滑板车、电动助力车等领域,报告期内,信隆健康拿到了小米、LimeBike共享滑板车的订单。

2017年10月,永安行低碳收购哈罗单车,目前哈罗单车已经成长为可以和摩拜、ofo抗衡的第三股势力。

事实上,传统自行车行业属于低附加值制造业,即便是此前共享单车横空出世,也很难带给行业真正的质变,并且共享单车退潮后,留下的是“一地鸡毛”。

信隆健康并非个案,上海凤凰、中路股份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均同比下滑逾55%以上。其中上海凤凰还因ofo拖欠货款,而将其起诉至法院。

转型当然是一条出路,实际上在中路股份目前的业务中,除车业外,公司还经营着康体业务和高空风能发电业务,但其康体业务占比不高,而高空风能发电业务又持续亏损,难以支撑起业绩大厦。

2018年8月初,永安行的第二个共享汽车城市泰州市也开始投入试运行。预计到2018年年底,永安行共享汽车将在苏州、扬州、镇江等10余个城市进行推广运营,目标累计投放的共享汽车将超2000辆。

bet必威 1

信隆健康半年报指出,由于国内共享单车2017年投放量太大,直接导致2018年国内共享单车订单量大幅减少。据统计全行业累计投放共享单车超1000万辆,覆盖200个城市,使得国内市场迅速饱和,但同时共享单车乱停乱放,以及随之出现废弃超过上百万辆的共享单车给城市管理造成极坏的影响,多个城市纷纷叫停共享单车的投放。

在市场行情火爆的2016年,中路股份生产的140多万辆自行车完全不够销售,为此公司在生产量较上年增加9.52%的情况下,库存还同比下降了38.33%。

根据易观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5月市场报告》显示,在月活跃用户规模方面,ofo、摩拜和哈罗单车分别以2805.10万人、2085.63万人和761.85万人占据共享单车行业前三名。国内共享单车市场上,逐渐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有意思的是,中路股份出现的扣非净利润持续为负的情况,在传统自行车行业中并非个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主营自行车业务的上海凤凰(600679,SH)、深中华A(000017,SZ)也曾出现过类似情况。

与此同时,有关ofo被收购的传闻不断,虽然ofo方面不断对传闻进行否定,但是资本的退却所导致的资金缺口,让人不得不为ofo未来的走向平添几分担忧。

为此,中路股份曾筹划跨界。去年1月,中路股份发布公告,拟作价56亿元,购买实控人陈荣持股25%的面膜企业——上海悦目。与自行车业务的低毛利率相比,膜法世家的非贴式面膜和贴式面膜毛利率分别为61.81%和78.64%。

面对资本退潮,订单萎缩,身处上游的单车制造企业还有多少生存空间,未来如何转型?从最新披露的半年报看,各家企业给出了不同的方案。

2018年,中路股份实现营收5.29亿元,同比下滑12.5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6.79万元,同比下降83.8%,而扣非净利润仍未转正,为亏损3468万元。

与此同时,上海凤凰上半年业绩也急速下滑,报告期内实现营收3.53亿元,同比下滑55.72%;净利润1911.35万元,同比下降55.44%。共享单车订单大幅减少,导致收入减少,是上海凤凰归结的原因。

Wind数据显示,2009~2013年,老牌自行车企业上海凤凰的自行车业务的毛利率未超过9%,在这五年里,最低为2013年的5.5%。而上海凤凰自2009年起也曾连续7年扣非净利润为负。

上海凤凰在半年报中透露,公司将加大传统出口市场深耕力度,为山地车、高端城市车和童车产品走向国际市场提供渠道。

若将中路股份比作跨界派,上海凤凰则是坚守派。

如果没有共享单车的出现,自行车制造业在国内早已没落,但资本刺激下的天量订单,让一众A股企业陷入饮鸩止渴的困局。

需要注意的是,公司OEM自行车业务收入已经连续3年下滑:2016~2018年,该业务的收入分别为4.28亿元、3.91亿元和2.61亿元。而2016年下半年正好是共享单车“异军突起”的时间段,这对于代加工业务占比较高的中路股份无疑起到了助推业绩向好的作用。

今年7月初,ofo宣布停止其在以色列和中东地区的业务运营。7月11日,ofo宣布将在两个月的时间内结束在印度开展了为期6个月的业务。7月中旬,ofo被曝将退出在澳大利亚入驻的两个城市悉尼和阿德莱德,正着手关停澳大利亚业务。此外,包括美国、德国等地,ofo相关业务也在陆续中止。国际战线持续撤退,最大的原因莫过于资金问题。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记者表示,传统自行车行业是一个低附加值制造业,共享单车的热潮给了这些竞争力弱、研发几乎没有的传统制造企业一个机会,但由于自身缺乏对产业的宏观判断能力,所以只能被动捆绑在共享单车的身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作为上海凤凰的主要客户,曾经的共享单车领头羊ofo也在做最后的挣扎,然而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吴凡 摄

Wind数据显示,2018上半年,上海凤凰、中路股份、信隆健康等共享单车供货大户业绩均大幅下降逾50%。而上海凤凰更是被ofo拖欠逾6000多万元货款,并起诉至法院追讨。

有意思的是,与对行业复苏抱有信心的上海凤凰不同,主营自行车零配件的信隆健康认为,传统自行车市场需求短时间内无法恢复。

对于共享单车市场前景,永安行在半年报中表示,进入2018年,共享单车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共享单车告别了野蛮生长,正加速进入有序管理时代。政府加大对共享单车的治理力度,信用免押金成为行业主流,过度投放的城市加强了企业对废旧单车的回收要求,加之共享单车自然损耗,共享单车数量呈现下降趋势。

但即便在行情如此火爆的2016年,中路股份的扣非净利润还是出现了2245.17万元的亏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一年公司高空风能业务出现2421.44万元的亏损或许拖了公司业绩的后腿。

信隆健康的主营业务涵盖三大类别,包括自行车配件、运动健身康复器材、钢铁管。2018年半年报显示,这三大业务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9.41%、24.50%、7.86%,其中自行车配件贡献了超过一半的营收。

上海凤凰在年报中称,从自行车行业看,尽管目前也同样面临着很多的困难和问题,但共享单车风潮渐渐淡去后,行业有望迎来复苏。

8月31日晚,上海凤凰公告称,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因与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近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东峡大通为ofo运营方。

当共享单车经历“寒潮”时,身处传统自行车行业内的企业又将如何作出调整呢?

深中华A的自行车业务的毛利率则曾在2013年低至2.02%,即便此后公司将自行车业务和电动车业务合并,其毛利率最高的时候也仅在2016年达到11.08%。深中华A也出现过连续四年扣非净利润为负的情况。

2016年,中路股份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永久投入650万元,对上海轺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进行增资,而后者是共享单车品牌优拜单车的制造商。这一年,中路股份开始与优拜单车合作并为其提供共享单车产品。

坚守or转型

需要注意的是,坚守并非“故步自封”,更多是意味着“转型升级”。记者了解到,此前上海凤凰已经斥资5.3亿元收购自行车零部件生产企业华久辐条,逐步推进自行车产业链整合。另外,以山地车为代表的中高档产品将成为未来自行车市场的主力,为此上海凤凰也在推动公司产品体系向以“运动、休闲”为主要诉求的中高档产品发展。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平台发布于互联网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bet必威共享单车"大繁荣"背后 A股集团争搭共享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