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达股份背警示函冲IPO 美籍实控人赊销猛造血能

“与国外竞争对手相比,公司市场份额仍较小,目前公司的主要竞争优势在于在更加专注于细分市场以及更加及时地响应客户需求的同时,在产品价格上具备一定优势。”斯达股份如是说。

财联社(合肥,记者 查道坤 刘梦然)讯,向证监会提交了招股书一年后,嘉兴斯达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斯达股份”)近日收到监管部门的反馈,在涉及规范性、信息披露以及财务会计资料等问题上,证监会反馈意见多达50个。斯达股份于2018年10月向证监会提交首发上市申报材料,拟在上交所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40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1.60亿股,欲募集资金8.20亿元。然而,今年7月斯达股份IPO排队途中,斯达股份收到证监会警示函。经查斯达股份在申请IPO过程中存在少计财务费用、政府补助收益确认不准确、未充分披露2015年对个别客户放宽信用政策以扩大销售对当期经营业绩的影响等问题。当时同时收到警示函的排队企业还有鲁华泓锦新材料、句容宁武、嘉曼服饰、上海之江生物、明冠新材料等拟IPO企业。其中句容宁武已在今年1月终止审查,之江生物则撤回了申请。业内人士认为,如果相关问题未得到解决,斯达股份的IPO之路困难较大。境外多层股权架构在证监会此次反馈意见中,公司股权相关问题是重点关注的对象之一,包括境外多层股权架构的合理性、持股是否真实、香港斯达受让公司股权的资金来源等。据招股书显示,斯达股份存在境外多层股权架构。公司实控人沈华、胡畏夫妇于2010年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斯达控股,二人分别持有斯达控股70%和30%股份,并通过斯达控股持有控股股东香港斯达100%股权。关于增资与股权转让,2010年以来,斯达股份有3次增资和5次股权转让。斯达股份系由嘉兴斯达半导体有限公司于2011年10月整体变更设立,主要发起人为香港斯达、浙江兴得利、拜特尔投资和富瑞德投资。在2017年8月最后一次股份转让完成后,香港斯达持有斯达股份59.39%股份,浙江兴得利和富瑞德投资分别持有24.41%股份和7.24%股份。对此,证监会要求公司对历次增资或股权转让的原因及合理性、价格及定价依据、增资或股权转让价款支付、税收缴纳等情况进行说明,是否履行公司决策和有权机关核准程序,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是否存在委托持股、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值得一提的是,实际控制人沈华、胡畏夫妇均拥有美国国籍,而将控股权由沈华转移至香港斯达的行为被证监会要求说明其原因及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规避监管的情形。招股书显示,在公司股份制改制前夕,沈华于2010年12月将其持有的股权转让给香港斯达,转让后香港斯达持有斯达有限100%股权。而香港斯达也仅成立于当年11月,除持有公司股份之外,未开展其他经营业务。据披露,沈华为斯达控股董事长,1963年出生,美国国籍,高级工程师,于1995年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材料学博士学位,同时为公司核心技术人员之一。产品结构单一斯达股份曾于2012年向证监会提交公开发行并上市的申请材料,当时公司募集资金约14550万元,全部用于“嘉兴斯达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IGBT模块项目”,不过由于半导体行业遇冷以及环保审查等多因素,于2013年宣布终止。此次是斯达股份二度闯关IPO。在最近的披露的招股书中显示,斯达股份计划通过本次IPO募集资金8.2亿元,其中2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2.5亿元用于新能源汽车用IGBT模块扩产项目,2.2亿元用于IPM模块项目(年产700万个)以及1.5亿元用于技术研发中心扩建项目。斯达股份的主营业务是以IGBT为主的功率半导体芯片和模块的设计、研发、生产,并以IGBT模块形式对外实现销售。据了解,IGBT模块是电力电子行业核心组件之一,属于半导体产品的一种,斯达股份自主研发设计的IGBT芯片和快恢复二极管芯片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着力发展主业产品,对于斯达股份利弊双存:一方面,据行业报告数据显示,斯达股份在全球IGBT市场份额占比约为2.5%,在国际排名第9位,在中国排名第1位,并且是世界排名前十中唯一一家中国企业。有行业分析认为,尽管相比排名第一的英飞凌21.4%的市场份额仍有较大的差距,但是斯达股份进入前十也意味着对该行业一直以来被欧美和日本企业垄断的局面的突破。另一方面由于其IGBT模块的销售收入占公司销售收入总额的九成以上,公司也存在产品结构单一的风险。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7年,斯达股份IGBT模块业务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4882.17万元、30002.83万元、44045.31万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98.42%、98.13%、98.41%。2018年上半年,该比例为98.67%。一位行业分析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尽管从目前公司业绩和表现来看IGBT模块的应用较广泛,市场前景较乐观,不过从营收稳定性来看,也意味着公司受市场波动风险较大,如果出现各应用领域需求下降、市场拓展减缓等情况,公司将受到较大不利影响。排队途中收警示函今年7月,包括斯达股份在内的多家拟IPO企业由于造假行为被证监会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斯达股份经查在申请IPO的过程中,“存在少计财务费用、政府补助收益确认不准确、未充分披露2015年对个别客户放宽信用政策以扩大销售对当期经营业绩的影响等问题”。从此前招股书披露财务数据来看,斯达股份在报告期内业绩增长明显,2015-2017年和2018年1-6月,嘉兴斯达营业收入分别为2.53亿元、3.06亿元、4.49亿元和3.28亿元;各期净利润分别为1187万元、1948万元、5112万元和4638万元;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65万元、1264万元、4718万元和4347万元。然而,在此次证监会的查处中,上述存在的三个问题均指向公司经营业绩的真实性。招股书披露,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公司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130.89万元、1035.06万元、829.57万元和362.30万元,占同期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95.27%、53.13%、16.23%和7.81%。由此可见,斯达股份2015年的利润几乎来源于政府补助。值得注意的是,同样在2015年,斯达股份通过对个别客户放宽信用政策以扩大销售对当期经营业绩的影响。通过查阅招股书,2015年-210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12亿元、1.36亿元、1.47亿元和1.78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4.26%、44.51%、32.74%和54.35%。其原因或许还与当年的存货规模也较高有关。斯达股份在2015年度存货价值金额为9932.61万元,占营业成本比例为55.18%。招股书中对此解释为“2015年公司对市场形势的预估较为乐观,对原材料及库存商品进行了积极备货”。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存货增加可能是放宽信用政策实现“促销”的主要原因,以此实现对当年营收和净利润数据的提升。而相关问题的解决和整改情况,对斯达股份的IPO进程具有重要影响。事实上,尽管公司近三年业绩增长明显,综合毛利率也呈现递增趋势,报告期内分别为28.83%、28.74%、30.67%和31.28%。不过,其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152天、148天、115天和181天;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183天、147天、113天和191天,也低于同行业平均值。对于当年造成上述问题并收到监管警示的原因,财联社记者曾多次拨打斯达股份信息披露部门,不过并未取得联系。此外,记者向其发送的采访提纲也未得到回复。

2015-2018年,测绘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56亿元、3.26亿元、3.94亿元、4.75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8.28%、20.7%、20.71%;同期,测绘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6,195.91万元、6,528.21万元、6,642.75万元、8,113.27万元,2016-2018年别同比增长5.36%、1.75%、22.14%。

报告期内,芯瑞达连续出现超过亿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来源不明情况,这显然是让人很难理解的。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53亿元、3.01亿元、4.38亿元、6.75亿元、3.66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43亿元、2.80亿元、4.12亿元、6.64亿元、3.32亿元。

3、《金证研》ESG关注指数:★★★★

芯瑞达2018年12月20日招股书中,2016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73亿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1.64亿元;2019年12月3日招股书中,2016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1.71亿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1.62亿元。

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3.66亿元 经营现金流2018年大增

1、基本面: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83.01万元、114.59万元、431.27万元、202.85万元、226.48万元。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账面价值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5.18%、35.03%、37.85%、30.31%、36.69%。

同期,公牛集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0.84亿元、17.79亿元、11.64亿元、19.1亿元。

其中2017年减值损失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应收账款余额增加较大所导致,根据招股书披露,芯瑞达应收账款2015年-2018年上半年分别为1.60亿元、1.64亿元、2.15亿元、1.63亿元;相应的应收账款周转率长期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行业平均值为3.48、3.55、3.76、3.23,而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48、2.66、2.25、2.26。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8.83%、27.97%、30.60%、29.41%、30.24%;同期行业均值分别为27.08%、25.63%、26.30%、25.62%、24.02%。

2、风险提示:测绘股份不仅主营业务区域性集中,且赊销高企,其应收账款余额占营收的比重近六成。

芯瑞达两版招股书中,2016年归母净利润数据相差4105.24万元,扣非净利润相差136.34万元。2018年12月20日招股书中,芯瑞达2016年归母净利润为8513.46万元,扣非净利润为7966.99万元而2019年12月3日招股书中,2016年净利润为4408.22万元,扣非净利润为8103.33万元。

据招股书披露,2015至2018年上半年,斯达股份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53亿元、3.06亿元、4.48亿元和3.26亿元。各期净利润分别为1187万元、1948万元、5112万元和4638万元;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65万元、1264万元、4718万元和4347万元。

成立于2005年3月8日的百洋医药,其主营业务包括面向消费者的健康品牌产品销售及推广,以及面向医院及药店的医药批发配送等,其实际控制人为付钢。

从存货管理角度来看,2015-2018年1-6月,芯瑞达存货分别为3350.20万元、4321.66万元、5719.65万元、5960.36万元,呈现不断上升趋势,2018年上半年的存货余额就超过2017年全年的存货余额。相应的存货周转率在2015、2016年度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而2017年、2018年1-6月逐渐下滑且低于行业平均,也反映出公司商品面临一定的滞销风险。

混乱的现金流量

和33.49%。

可奇怪的是,2018年6月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26935.52万元及坏账准备913.80万元跟期初相同项目金额相比较,不但没有新增,反而还减少了38.48万元。一增一减下,仅半年的时间就有8753.89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获得现金流入,也没有相应的应收款项与之相匹配。

主营以IGBT为主的功率半导体芯片和模块

同期,玉禾田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023.03万元、7,826.19万元、15,755.89万元、19,908.2万元。

2018年12月20日招股书中,芯瑞达2016年归母净利润为8513.46万元,而2019年12月3日招股书中,2016年净利润则为4408.22万元。

因少计财务费用等问题收证监会警示函

而2015-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百洋医药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2.46%、33.59%、33.52%

除数据打架外,芯瑞达还被媒体质疑虚增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斯达股份最近3个会计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仅约为3100万元,并不符合《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对现金流的规定。该管理办法明确指出,拟上市企业最近3个会计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应超过5000万元。

3、《金证研》ESG关注指数:★★

实控人彭友夫妇欲享资本盛宴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1291.54万元、2146.47万元、5271.96万元、9674.28万元、6438.43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081.29万元、1784.58万元、2432.88万元、1.20亿元、2052.69万元。

2015-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斯达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3亿元、3.01亿元、4.38亿元、6.75亿元、3.66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18.88%、45.67%、54.2%;同期,斯达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1,186.98 万元、1,999.64万元、5,125.95万元、9,649.45万元、6,447.94万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68.46%、156.34%、88.25%、39.01。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芯瑞达,截至发稿,采访邮件暂未收到回复。

上述行为违反《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四条、第二十三条的有关规定,构成《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所述行为。按照《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对斯达股份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2、风险提示:

图片 1

斯达股份表示,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上升系公司营业收入大幅上升所致。

2、风险提示:报告期内,玉禾田应收账款增长较快,占总资产比例相对较高,截至2018年末,其应收账款余额账龄一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比高达97.04%,存在应收账款不能及时收回的风险。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83.01万元、114.59万元、431.27万元、202.85万元、226.48万元。

2019年上半年总资产8亿元 总负债3亿元

1、基本面: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5082.21万元、4408.22万元、5728.17万元、7349.76万元、3716.39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450.08万元、6695.47万元、3253.03万元、4567.25万元、3318.67万元。

证监会发审委对斯达股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显示,实际控制人沈华、胡畏夫妇均拥有美国国籍,两人于2010年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斯达控股,斯达控股持有发行人控股股东香港斯达100%股权。

3、《金证研》ESG关注指数:★★★★

2018年12月20日招股书中,2016年资产减值损失为267.48万元,2019年12月3日招股书中该年数据为114.59万元。

据证券市场红周刊报道,产销数据匹配的异常往往关系着营业收入数据的可信度。而根据一般财务数据的勾稽原理,《红周刊》记者进一步分析发现,斯达股份的营业收入、应收款项、现金流量在勾稽关系上确实很“混乱”。

Photo?by caro_oe92?on Pixabay

2018年度,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小于净利润2782.51万元,主要系公司的应收票据增加导致经营性应收项目占用了公司的流动资金。

2017年,斯达股份营业收入为44863.33万元,其中,国内收入占91.37%,国外收入只占少部分。考虑到国内收入部分需计算17%的增值税销项税额,因此,这年的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51831.91万元。根据财务勾稽原理,含税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之中应有相应的现金流量、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等数据与之对应,形成合理的匹配关系,否则营业收入的可信度就大打折扣。

2、风险提示:

据证券市场红周刊,芯瑞达在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增长缓慢且表现并不稳定,在2017年时,营业收入同比还出现了下滑,而就是这增长缓慢的营收,《红周刊》记者发现其中有虚增的嫌疑。

英飞凌科技公司的前身是西门子集团的半导体部门,于1999年4月1日正式成为独立公司。公司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是全球领先的半导体公司之一。主营业务涉及汽车、芯片卡与安全、工业电源控制和电源管理四个方面。

2015-2018年,雪龙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23亿元、2.84亿元、3.56亿元、3.19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27.27%、25.15%、-10.2%;同期,雪龙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4,846.31万元、6,685.3万元、10,506.6万元、9,138.6万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37.95%、57.16%、-13.02%。

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有17557.79万元,在剔除同期预收款项新增的54.71万元影响,则涉及同期销售的现金流入了17503.08万元。将含税营业收入与现金流数据做对比,可发现还有8715.41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并没有获得现金流入,这意味着将形成相同金额的债权记入资产负债表中,即导致资产负债表中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出现相同金额增加。

斯达股份招股书显示,沈华和胡畏通过上述方式实际支配的公司股份比例将为44.54%,仍处于相对控股地位。公司已建立了关联交易回避表决制度、独立董事制度等各项管理制度,从制度安排上避免控股股东利用其控股地位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利益的情况发生,但实际控制人仍可以通过香港斯达在股东大会上行使表决权,对公司的经营方针、投资计划、选举董事和监事、利润分配等重大事项施加控制或产生重要影响,从而有可能影响甚至损害公司及其他中小股东的利益。

2008年1月18日,公牛集团成立,其主要从事以转换器、墙壁开关插座为核心的民用电工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包括转换器、墙壁开关插座、LED照明、数码配件等电源连接和用电延伸性产品。与此同时,公牛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阮立平、阮学平。

芯瑞达两版招股书中,2016年资产减值损失相差152.88万元。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短期借款分别为1.68亿元、1.08亿元、9979.31万元、9261.16万元、1.18亿元;占流动负债比例分别为73.38%、68.59%、58.24%、47.92%、48.69%。

此番上市,公牛集团拟募集资金48.87亿元,募投项目分别为年产4.1亿套墙壁开关插座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年产4亿套转换器自动化升级建设项目、年产1.8亿套LED灯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及总部基地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渠道终端建设及品牌推广项目。

2018年1-6月,芯瑞达的营业收入有22606.38万元,其中有933.71万元是外销收入,一般情况下外销收入是不需要考虑增值税销项税额问题的,与此同时,2018年5月起芯瑞达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从17%下调至16%。因此,用剔除外销收入之后的收入的六分之四按17%税率,而其余六分之二收入按16%税率计算增值税销项税额,可推算出2018年上半年含税营业收入为26218.49万元。

2019年上半年应收账款2亿元 占营收52%

2015-2018年,玉禾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17亿元、15.47亿元、21.52亿元、28.16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38.45%、39.1%、30.87%;同期,玉禾田的净利润分别为92.3%、41.38%、15.5%。

芯瑞达实控人为彭友、王玲丽夫妇,二人合计控制着芯瑞达近95%的股权,据北京商报报道,这让芯瑞达贴上了“夫妻店”的标签。知名学者布娜新指出,绝对意义的一股独大使得实控人处于绝对控股地位,不利于公司形成有效决策,也不利于形成有效公司治理,产生诸多弊端,比如大股东随意侵占小股东利益、完全控制公司以及下属公司经营等。

董事长曾在竞争对手任职 国产化任重而道远

自2004年1月17日起,测绘股份成立已逾15年,系一家地理信息技术服务提供商,主要利用时空信息的现代专业测勘方法、先进的数据处理技术以及信息化技术,为建设工程、城市精细化及智能化管理、空间位置信息的行业应用提供包括地理信息数据采集、加工处理、集成服务等在内的专业技术服务,具体细分为工程测勘技术服务、测绘服务、地理信息系统集成与服务三类。此外,测绘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为卢祖飞、江红涛夫妇。

毛利率下降仍超同行

据第一财经,对斯达股份而言,面临更大的挑战则是来自德国、日本这些制造业大国强大竞争对手的竞争。

一、百洋医药

更为蹊跷的是,2019年招股书中2016年归母净利润较2018年招股书中有所减少,但2019年招股书该年扣非净利润较2018年招股书中却有所增加,两版数据相差136.34万元。

在资产负债表中,2017年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19788.90万元,坏账准备有1117.66万元,由此可得知,这一年应收款项的年末余额为20906.56万元,和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相比,新增了1744.89万元,这是当年含税营收中没有形成现金流量流入的部分。

?

此外,据股市动态分析周刊,2018年前公司资产减值损失增长较大。其中2017年减值损失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应收账款余额增加较大所导致。报道指出,如果芯瑞达客户的财务状况出现恶化或者经营情况发生不利变化,将会增加应收账款回流难度以及坏账可能性。而应收账款的不断增加或将影响芯瑞达资金周转,限制其业务快速发展。

根据IHSMarkit 2017年报告,在IGBT行业内,斯达股份2016年在全球市场份额占有率国际排名第9位,中国排名第1位,是国内IGBT行业的领军企业。在IGBT行业,发行人占全球市场份额比率约为2.5%,相比排名第一的英飞凌21.4%的市场份额仍有较大的差距。

此番上市,测绘股份拟募集资金4.03亿元,募投项目分别为面向智慧城市的行业时空信息协同生产和应用服务体系建设项目、市场区域拓展及本地化服务网络建设项目、时空信息智能化生产及应用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70亿元、1.71亿元、2.22亿元、1.83亿元、2.00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4.63%、37.25%、49.64%、36.18%、43.05%。

斯达股份董事长沈华于1995年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材料学博士学位,1995年7月至1999年7月任西门子半导体部门(英飞凌前身,1999年成为英飞凌公司)高级研发工程师,1999年8月至2006年2月任XILINX公司高级项目经理,斯达股份设立以来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

此番上市,斯达股份拟募集资金8.2亿元,分别计划用于投资新能源汽车用GBT模块扩产项目、IPM模块项目、技术研发中心扩建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芯瑞达表示,从与同行业上市公司毛利率差异上看,公司报告期内背光模组光电系统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公司,但波动趋势较为接近。主要原因系公司产品专注于高端显示领域,公司客户基本为行业内知名大客户,其对产品技术及工艺品质要求较高,且相关产品高度定制化,导致的产品结构差异、客户结构差异等。

综合毛利率高于同行

2018年,雪龙股份的营收、净利润增速双双负增长,主营业务毛利率处于较高水平但波动幅度较大。

芯瑞达收到的现金四年不敌营业收入。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营业收入分别为3.80亿元、4.58亿元、4.48亿元、5.07亿元、2.33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12亿元、3.91亿元、2.88亿元、3.80亿元、2.01亿元。

证监会网站7月8日发布关于对斯达股份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经查,斯达股份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少计财务费用、政府补助收益确认不准确、未充分披露2015年对个别客户放宽信用政策以扩大销售对当期经营业绩的影响等问题。

3、《金证研》ESG关注指数:★★

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有17557.79万元,在剔除同期预收款项新增的54.71万元影响,则涉及同期销售的现金流入了17503.08万元。将含税营业收入与现金流数据做对比,可发现还有8715.41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并没有获得现金流入,这意味着将形成相同金额的债权记入资产负债表中,即导致资产负债表中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出现相同金额增加。

斯达股份可比上市公司分别为宏微科技、士兰微、扬杰科技、华微电子。除扬杰科技外,2015年至2018年,斯达股份综合毛利率高于几家上市公司。2019年上半年,斯达股份综合毛利率为行业最高。

同期,百洋医药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8,217.97万元、8,791.70万元、15,995.67万元、-15,557.69万元。

2017年也出现类似情况,相差的金额较2018年上半年要大得多。招股书披露,芯瑞达2017年营业收入为44989.98万元,其中的5036.06万元是外销收入,按17%的税率计算内销部分的销项税额后,则这年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51782.14万元。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22亿元、1.48亿元、1.58亿元、1.42亿元、2.03亿元;账面价值分别为1.12亿元、1.36亿元、1.47亿元、1.32亿元、1.90亿元。

3、《金证研》ESG关注指数:★★★

减值损失逐年扩大

但是,2016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只有30747.02万元,在对冲预收款项增加的104.42万元之后,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只有30642.59万元。显然,这一金额与理论值32204.37万元相比存在1561.78万元差距,即有1561.78万元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形成应收款项债权,也没有形成现金流量流入。当然,若考虑到当年还存在4476.26万元票据背书转让的影响,则反过来又出现2914.48万元的新增应收款项或现金流量得不到含税收入的匹配。

同期,斯达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081.29万元、1,784.58万元、2,432.88万元、12,000.3万元、2,052.69万元。

2017年也出现类似情况,有15525.11万元的含税收入来源不明。2016年也有13107.94万元的含税收入来源不明的情况发生。

一位财务专家向记者表示,一般情况下,良性发展的企业有利润更应该有经营性净现金流量。这体现出企业的造血能力,如果利润缺少经营性净现金流的支持,其利润质量可能存在问题。这种情况一般是由企业相应的债权和存货增加所导致。

2015-2018年,公牛集团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4.59亿元、53.66亿元、72.4亿元、90.65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20.35%、34.91%、25.21%。同期,公牛集团的净利润分别为10亿元、14.07亿元、12.85亿元、16.77亿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40.78%、-8.67%、30.45%。

知名学者布娜新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一般公司实控人控股权集中问题会引发证监会的重点关注。“绝对意义的一股独大使得实控人处于绝对控股地位,不利于公司形成有效决策,也不利于形成有效公司治理,产生诸多弊端,比如大股东随意侵占小股东利益、完全控制公司以及下属公司经营等。”布娜新如是说。而芯瑞达也在招股书中提示了实际控制人控制风险。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四条:发行人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须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六、测绘股份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70亿元、1.71亿元、2.22亿元、1.83亿元、2.00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4.63%、37.25%、49.64%、36.18%、43.05%。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1291.54万元、2146.47万元、5271.96万元、9674.28万元、6438.43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081.29万元、1784.58万元、2432.88万元、1.20亿元、2052.69万元。

百洋医药近年来的业绩增速放缓,到了2018年上半年却“失血”严重,但是百洋医药却保持较高的毛利率水平,且作为“迪巧”代理商,品牌关注度较高。

同时在市场竞争加剧的情况下,不断扩大的存货跌价带来的损失也将对芯瑞达净利润产生不利影响。对此,芯瑞达表示将进一步扩大公司业务规模,增强公司行业地位,从而继续提升存货管理能力,若芯瑞达成功上市,投资者后续仍需谨慎关注其资产管理水平。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负债总计分别为3.04亿元、2.50亿元、2.68亿元、2.94亿元、3.43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2.29亿元、1.57亿元、1.71亿元、1.93亿元、2.42亿元;非流动负债分别为7548.97万元、9237.24万元、9622.84万元、1.00亿元、1.01亿元。

2015-2017年及2018上半年,百洋医药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92亿元、30.34亿元、30.96亿元、17.22亿元,2016-2017年分别同比增长26.85%、2.02%。同期,百洋医药的净利润分别为0.6亿元、1.73亿元、2.09亿元、1.11亿元,2016-2017年分别同比增长188.11%、20.4%。

其中,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背光模组光电系统毛利率分别为25.36%、31.47%、28.81%、28.45%、28.48%;同期经营相对类似产品公司均值分别为25.79%、25.39%、22.91%、 22.66%、25.52%。

从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可以看出,斯达股份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从2015年的1.12亿元增加至2018年6月30日的1.78亿元;存货期末余额从2015年的0.99亿元增加至2018年6月30日的1.19亿元。其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及存货规模总额占总资产的比重,从2015年的43%一路飙升至2018年6月30日的55%。这意味着,斯达股份应收账款和存货的大幅度增加,占据了较大额度的资金,从而影响公司的资金周转速度和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给公司的营运资金带来较大压力。

3、《金证研》ESG关注指数:★★★

两版招股书2016年归母净利润数据相差4105万元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53亿元、3.01亿元、4.38亿元、6.75亿元、3.66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43亿元、2.80亿元、4.12亿元、6.64亿元、3.32亿元。

2、风险提示:斯达股份应收账款规模较大,2019年上半年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占营收的比重超五成,且坏账风险高企。与此同时,产品结构单一、依赖政府补助亦是斯达股份需直面的风险。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5.40%、31.81%、28.63%、27.41%、27.64%。

2016年,由斯达股份30624.50万元的营业收入与国内收入部分所含增值税可推算出这年含税营业收入为35406.88万元。其中,以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形式支持的只有3202.52万元,其余的32204.37万元理论上应该就是相应的现金流量流入。

自2002年2月4日起,雪龙股份成立已逾17载,主要从事汽车发动机冷却风扇总成、离合器风扇总成及汽车轻量化塑料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雪龙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为贺财霖、贺频艳及贺群艳,且贺财霖系贺频艳、贺群艳的父亲,贺频艳与贺群艳为姐妹关系。

未来,如果公司在技术研发、工艺创新或产品创新等方面滞后于市场需求的变化,或者由于市场竞争加剧、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客观原因导致公司所处行业的整体毛利率水平呈现下滑趋势,则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存在下降的风险,进而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一定的影响。

斯达股份控股股东为香港斯达,持有公司59.39%的股份;实际控制人为沈华、胡畏夫妇,通过斯达控股及香港斯达间接持有公司59.39%的股份。沈华、胡畏二人均为美国国籍。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未来,上述六家企业上会能否“得心应手”?值得关注。

同期现金流量表显示,28805.98万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在剔除预收款项新增105.10万元影响之后,与同期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量流入了28700.88万元。资产负债表中,2017年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26704.89万元,另外还有1182.91万元的坏账准备,两项合计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金额新增7556.15万元。

斯达股份分别于2018年9月29日及2019年10月16日报送申报稿,就在今年10月报送前4个月,斯达股份因存在少计财务费等问题收到证监会警示函。

公牛集团与多家从业人数为0的关联方,进行高达百万元的关联销售活动,公牛集团销售额的真实性存疑。公牛集团拟募资48.87亿元,但其募投项目却涉嫌夸大环保设备投资额,招股书中的环保设备投资额比环评报告中的环保投资额多出数百万元。公牛集团实控人在外任职的公司所参股的公司,与公牛集团的业务存有“重叠”,或存同业竞争。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营业收入分别为3.80亿元、4.58亿元、4.48亿元、5.07亿元、2.33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12亿元、3.91亿元、2.88亿元、3.80亿元、2.01亿元。

1.新能源汽车用IGBT模块扩产项目,总投资规模2.50亿元,拟投入募集资金2.50亿元;2.IPM模块项目,总投资规模2.20亿元,拟投入募集资金2.20亿元;3.技术研发中心扩建项目,总投资规模1.50亿元,拟投入募集资金1.50亿元;4.补充流动资金,总投资规模2.00亿元,拟投入募集资金2.00亿元。

2015-2018年,玉禾田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0.91%、20.34%、19.56%、18.84%。

据北京商报,需要指出的是,作为公司的实控人,彭友、王玲丽夫妇合计控制着芯瑞达近95%的股权,这也让芯瑞达贴上了“夫妻店”的标签。

数据可见,斯达股份除2018年,其余各期经营现金流净额均大幅低于同期净利润,2015年经营现金流甚至为负。中国经营报报道援引一位财务专家言论,一般情况下,良性发展的企业有利润更应该有经营性净现金流量。这体现出企业的造血能力,如果利润缺少经营性净现金流的支持,其利润质量可能存在问题。

2、风险提示: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60亿元、1.62亿元、2.11亿元、1.74亿元、1.90亿元;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48次、2.74次、2.28次、2.50次、2.42次。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资产总计分别为5.74亿元、5.37亿元、6.07亿元、7.24亿元、8.29亿元;负债总计分别为3.04亿元、2.50亿元、2.68亿元、2.94亿元、3.43亿元。

此番上市,玉禾田拟募集资金10.77亿元,计划分别用于环卫服务运营中心建设项目、智慧环卫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安徽芯瑞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1月3日首发申请上会,公司此次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保荐机构为东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芯瑞达此次拟募集资金5.75亿元,其中,2.68亿元用于新型平板显示背光器件扩建项目,5045.59万元用于LED照明器件扩建项目,9549.56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1.61亿元用于补充运营资金。

2019年上半年短期借款1.18亿元

同期,雪龙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655.25万元、3,384.48万元、10,208.57万元、13,675.53万元。

芯瑞达两版招股书中,2016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相差231.00万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相差219.45万元。

发审委要求斯达股份补充披露沈华、胡畏加入美国国籍的时间,发行人的控股权由沈华转移给香港斯达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规避监管的情形;境外多层股权架构的合理性、持股是否真实、香港斯达受让发行人股权的资金来源,沈华、胡畏设立斯达控股的资金来源,是否存在委托持股、信托持股,是否有各种影响控股权的约定等问题。

四、斯达股份

芯瑞达经营活动现金流两年不敌净利。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5082.21万元、4408.22万元、5728.17万元、7349.76万元、3716.39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450.08万元、6695.47万元、3253.03万元、4567.25万元、3318.67万元。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斯达股份,截至发稿,采访邮件暂未收到回复。

2015-2018年,测绘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3.09%、44.47%、44.44%以及42.38%。

芯瑞达在招股书中解释到,2017年应收账款增长较大主要是由于公司四季度产品出货量及销售额较2016年同期上升明显,同时公司部分客户因市场及自身经营等因素回款周期变长。

除了2017年营收方面财务数据混乱,2016年和2018年1-6月份的现金流量数据同样是十分混乱的。

2015-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斯达股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8.83%、27.97%%、30.6%、29.41%和30.24%。

同样的方法进一步分析与2016年营业收入相关的数据,也可发现这一年也有13107.94万元的含税收入来源不明的情况发生。

斯达股份其他的竞争对手,则包括三菱电机株式会社,这是三菱集团的核心企业之一,成立于1921年。作为全球领先的IGBT企业,三菱电机在中等电压、高电压IGBT领域处于领先地位。2016年全球市场占有率为17.00%,仅次于英飞凌。

此番上市,百洋医药拟募集资金6.12亿元,分别投入现代物流配送中心建设项目、DTP药房建设项目、电子商务运营中心建设项目。

营业收入有虚增嫌疑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10009亿元、7704.06万元、1.17亿元、1.46亿元、1.89亿元;账面价值分别为9932.61万元、7585.41万元、1.15亿元、1.44亿元、1.88亿元。

自2010年4月13日,成立时间九年多,由周平与周梦晨父子共同控制的玉禾田,是一家专注于环境卫生综合管理的服务运营商。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为市政环卫业务和物业清洁业务。

中国经济网记者发现,芯瑞达2016年的资产减值损失数据,在其发布的两版招股书中存在152.88万元的差异。

2019年上半年存货余额1.89亿元 占营收37%

此番上市,雪龙股份拟募集资金5.51亿元,募集资金计划分别用于无级变速电控硅油离合器风扇集成系统升级扩产项目、汽车轻量化吹塑系列产品升级扩产项目、研发技术中心建设项目、补充运营资金和偿还银行贷款。

可奇怪的是,2018年6月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26935.52万元及坏账准备913.80万元跟期初相同项目金额相比较,不但没有新增,反而还减少了38.48万元。一增一减下,仅半年的时间就有8753.89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获得现金流入,也没有相应的应收款项与之相匹配。

嘉兴斯达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将于11月21日首发申请上会,公司拟登陆上交所主板,发行股份数不超过4000万股,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斯达股份此次拟募集资金8.20亿元,其中,2.50亿元用于新能源汽车用IGBT模块扩产项目,2.20亿元用于IPM模块项目,1.50亿元用于技术研发中心扩建项目,2.0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1、基本面:

2019年上半年应收账款余额2亿元 两版招股书2016年相差231万元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二十三条:发行人会计基础工作规范,财务报表的编制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和相关会计制度的规定,在所有重大方面公允地反映了发行人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并由注册会计师出具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1、基本面:

芯瑞达表示,2017年度,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小于净利润2475.13万元,最主要原因为:受下游市场变化影响,公司2017年销售旺季出现在四季度,截至2017年末,部分客户的应收货款尚在信用期内或到期以票据结算,同时部分客户受国内货币政策、经济环境以及自身经营等因素影响,回款周期变长,导致当年末应收账款余额和应收票据余额较上年末增长较大,占用了公司流动资金,从而使得发行人2017年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流量较上年同期下滑明显。

“造血”能力不足?

三、雪龙股份

2018年1-6月,芯瑞达的营业收入有22606.38万元,其中有933.71万元是外销收入,一般情况下外销收入是不需要考虑增值税销项税额问题的,与此同时,2018年5月起芯瑞达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从17%下调至16%。因此,用剔除外销收入之后的收入的六分之四按17%税率,而其余六分之二收入按16%税率计算增值税销项税额,可推算出2018年上半年含税营业收入为26218.49万元。

从趋势上看,2015至2017年,斯达股份业绩是大幅增长的。近两年的营业收入年复合增长率达到33%,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高达98%。

五、玉禾田

芯瑞达表示,2017年度公司资产减值损失增长的原因主要为当期末应收账款余额增加较大导致计提的坏账准备上升;2018 年度,受公司前期应收账款的顺利收回以及公司新增主要客户的信用期较短等因素的影响,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呈下降趋势,公司计提的坏账损失也相应减少,导致公司本期发生的资产减值损失金额较2017年度减少228.42万元。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短期借款分别为1.68亿元、1.08亿元、9979.31万元、9261.16万元、1.18亿元;占流动负债比例分别为73.38%、68.59%、58.24%、47.92%、48.69%。

2015-2018年,雪龙股份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6.94%、60.15%、61.04%及55.07%。

根据芯瑞达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公司主要从事新型显示光电系统、智能健康光源系统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及技术服务,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彭友、王玲丽夫妇。彭友直接持有公司74.35%的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王玲丽为公司控股股东彭友的配偶,鑫辉投资、鑫智咨询的执行事务合伙人,通过上述两家有限合伙企业合计控制公司20.5%的股权。因此,彭友、王玲丽夫妇合计控制公司94.85%的股权。

招股书还显示,在2017年应收票据当中,公司存在10067.75万元票据背书转让金额,可若考虑这项金额,则上述5242.26万元含税收入不但没有虚增,反而有了4825.49万元的应收款项或现金流入找不到相对应的含税营业收入。

同期,测绘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1,350.07万元、5,074.08万元、8,677.92万元、6,206.06万元。

招股书数据显示,芯瑞达财务数据混乱,且2018年12月20日、2019年12月3日两版招股书中2016年的多项数据存差异。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8.83%、27.97%、30.60%、29.41%、30.24%;同期行业均值分别为27.08%、25.63%、26.30%、25.62%、24.02%。

2019年11月21日,将有六家企业上会,分别系青岛百洋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公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雪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嘉兴斯达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玉禾田环境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测绘勘察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

据证券市场红周刊,芯瑞达在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增长缓慢且表现并不稳定,《红周刊》记者发现其中有虚增的嫌疑。

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四条为发行人依法披露的信息,必须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第二十三条为发行人会计基础工作规范,财务报表的编制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和相关会计制度的规定,在所有重大方面公允地反映了发行人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并由注册会计师出具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映蔚/研究员 洪力/编审

两版招股书2016年资产减值损失相差152.88万元

斯达股份控股股东为香港斯达,持有公司59.39%的股份;实际控制人为沈华、胡畏夫妇,通过斯达控股及香港斯达间接持有公司59.39%的股份。沈华、胡畏二人均为美国国籍。

1、基本面:

芯瑞达两版招股书中,2016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相差231.00万元,应收账款账面价值相差219.45万元。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成立于2005年的斯达股份,一直把IGBT芯片和快恢复二极管芯片作为公司核心竞争产品。其中,报告期内,IGBT模块的销售收入占其销售总额的95%以上。

2005年4月27日成立,由沈华、胡畏夫妇控制的斯达股份,主营业务是以IGBT为主的功率半导体芯片和模块的设计研发和生产,并以IGBT模块形式对外实现销售,其中,IGBT模块的核心是IGBT芯片和快恢复二极管芯片,系斯达股份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综合现金流量和应收款项数据,则可发现这一年仅有36257.04万元含税营收获得财务数据支持的,还有15525.11万元的含税收入来源不明。

美国籍实控人夫妇被问询是否规避监管

二、公牛集团

如果芯瑞达客户的财务状况出现恶化或者经营情况发生不利变化,将会增加应收账款回流难度以及坏账可能性。而应收账款的不断增加或将影响芯瑞达资金周转,限制其业务快速发展。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账面价值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4.26%、45.33%、33.54%、19.55%、51.73%。

1、基本面:

财务数据显示,在2015-2017年以及2018年1-6月芯瑞达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5082万元、8513万元、5776万元以及2543万元。不难看出,在报告期内芯瑞达业绩呈现波动性。

斯达股份在招股书中披露,2015年公司经营净现金流量低于净利润的主要原因是积极备货,导致存货大幅增加;2017年是因为当年市场需求较为旺盛,公司大量增加存货;最近一期经营性净现金流量低于净利润的主要原因系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大幅增加。

而2015-2018年,公牛集团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1.63%、45.21%、37.79%和36.62%。

中国经济网记者发现,芯瑞达分别于2018年12月20日、2019年12月3日报送两版招股书,但在两版招股书中,2016年归母净利润数据却相差4105.24万元。

7月8日,证监会网站发布关于对斯达股份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经查,斯达股份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少计财务费用、政府补助收益确认不准确、未充分披露2015年对个别客户放宽信用政策以扩大销售对当期经营业绩的影响等问题。

收到的现金四年不敌营业收入 经营活动现金流两年不敌净利

(责任编辑:解絢)

据股市动态分析周刊,数据显示2015年-2018年,芯瑞达资产减值损失合计为183.01万元、267.48万元、439.42万元、28.50万元,可以看出,2018年前公司资产减值损失增长较大。细分来看,坏账损失分别为183.01万元、-3.73万元、292.72万元、-133.49万元;存货跌价损失2015年度并未有计提,自2016年起损失逐年扩大,分别为101.20万元、146.71万元、161.99万元。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发行人、保荐人或证券服务机构制作或者出具的文件不符合要求,擅自改动已提交的文件,或者拒绝答复中国证监会审核中提出的相关问题的,中国证监会将视情节轻重,对相关机构和责任人员采取监管谈话、责令改正等监管措施,记入诚信档案并公布;情节特别严重的,给予警告。

2015年至2019年1-6月,芯瑞达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60亿元、1.62亿元、2.11亿元、1.74亿元、1.90亿元;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48次、2.74次、2.28次、2.50次、2.42次。

斯达股份主营业务是以IGBT为主的功率半导体芯片和模块的设计研发和生产,并以IGBT模块形式对外实现销售。IGBT模块的核心是IGBT芯片和快恢复二极管芯片,公司自主研发设计的IGBT芯片和快恢复二极管芯片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10009亿元、7704.06万元、1.17亿元、1.46亿元、1.89亿元;账面价值分别为9932.61万元、7585.41万元、1.15亿元、1.44亿元、1.88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5.18%、35.03%、37.85%、30.31%、36.69%。

2018年1-6月,同样的方法分析可知,公司也存在1671.09万元到1977.60万元的新增经营性债权或现金流量无法对应含税营业收入的情况。

除了被质疑造血能力弱,斯达股份还存在赊销猛的情况。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22亿元、1.48亿元、1.58亿元、1.42亿元、2.03亿元;账面价值分别为1.12亿元、1.36亿元、1.47亿元、1.32亿元、1.90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4.26%、45.33%、33.54%、19.55%、51.73%。

不过,另一方面,报告期内斯达股份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0.11亿元、0.18亿元、0.24亿元和-624万元,波动较大,且各期的经营性净现金流量低于同期净利润水平,现金净利比分别约为-9.2%、95.7%、47.1%和-13.6%。

事实上,2017年年末预收款项只有227.66万元,和上一年年末的预收款项131.53万元相比,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略微增加了96.13万元。在一增一减对冲后,公司存在了5242.26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没有获得现金流入情况。

斯达股份招股书显示,公司目前的资金来源主要依靠自身积累、商业信用和银行短期借款,缺乏长期资金的融资渠道,不能满足公司日益增长的生产经营需要,更无法对公司的长远发展提供长期稳定的资金保证。

斯达股份可比上市公司分别为宏微科技、士兰微、扬杰科技、华微电子。除扬杰科技外,2015年至2018年,斯达股份综合毛利率高于几家上市公司。2019年上半年,斯达股份综合毛利率为行业最高。

斯达股份称,“IGBT芯片、快恢复二极管芯片及IGBT模块的技术门槛高、技术难度大、资金要求高,同时公司还需面对国际顶尖科技企业的竞争,只有持续保持产品技术先进性才能够不断提升盈利能力。”

斯达股份此次拟登陆上交所主板,发行股份数不超过4000万股,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斯达股份此次拟募集资金8.20亿元,拟将本次发行所募集资金投资于以下项目:

2015年至2019年1-6月,宏微科技毛利率分别为24.81%、22.89%、22.21%、22.92%、24.46%;士兰微分别为26.67%、24.67%、26.70%、25.46%、21.19%;扬杰科技分别为34.64%、35.36%、35.58%、31.36%、26.85%;华微电子分别为22.19%、19.59%、20.70%、22.72%、21.74%。

IGBT模块,被誉为电力电子行业“CPU”,属于半导体产品的一种。通俗讲,IGBT是一个非通即断的开关,可实现变频、逆变的作用,在家用电器、智能电网、新能源汽车、轨交等领域具有广泛应用。

在剔除应收款项的增加额后,含税收入余下的50087.02万元理论上应该全部形成现金流量流入才对。然而,这一年现金流量表却显示“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仅为44940.90万元,显然,与理论现金流入金额差了5146.13万元。那么,这个差异是否因预收款项发生变动影响的呢?即这一年预收款项将减少5146.13万元。

证监会反馈意见显示,沈华、胡畏二人于2010年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斯达控股,斯达控股持有发行人控股股东香港斯达100%股权。证监会要求斯达股份补充披露公司控股权由沈华转移给香港斯达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规避监管的情形等问题。

上述行为违反《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四条、第二十三条的有关规定,构成《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所述行为。按照《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对斯达股份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2015年至2019年1-6月,斯达股份资产总计分别为5.74亿元、5.37亿元、6.07亿元、7.24亿元、8.29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分别为2.98亿元、3.38亿元、3.62亿元、4.50亿元、5.33亿元;非流动资产分别为2.76亿元、1.99亿元、2.45亿元、2.74亿元、2.96亿元。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平台发布于互联网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斯达股份背警示函冲IPO 美籍实控人赊销猛造血能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