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高昂抽成,零工经济或将被草根应用推翻?

那么将来我们会看到更多这样“劳动者当家作主”的事例吗?会的。例如,Stocksy是一个高品质的摄影组织,由其会员负责运营,它会为摄影师带来非常高的收入。

图片 1

我们建议企业的高管,在参考业界人力资源管理的 “最佳实践”时,对外需要有思辨的态度,对内需要有循证优化的能力。所谓“循证”,就是遵循和运用当前所能获得的关于行业、组织和人员的“最佳证据”(科学地收集定性与定量数据,谨慎观察,积累经验等)指导管理实践,而非简单生搬硬套业界流行的实践或拍脑袋决策。谷歌在这方面走在了很多公司的前面,大家有兴趣可以找最近相关的书籍和案例来看。

早在2016年,在Morse及当地非营利组织Robin Hood的帮助下,这些劳动者决定自行创立一个当地的草根组织,以对抗获得过风险投资的Handy,后者可以看成家政服务领域的Uber。其服务的优点如下,简单的数字订阅界面让用户可以轻松下单,同时劳动者可以更加简答地通过社交网络“推销自己”。

目前,有几家创业公司正在利用在线劳动力市场上的区块链,为参与者提供权力和控制权。

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处在不同生命周期的女性员工和其他多元背景与多元需求的员工。脸书(Facebook)和苹果(Apple)公司最近都推出了资助女性员工冷冻和储存卵子的福利项目,希望借此提升它们对女性员工和应聘者的吸引力。

Up & Go就是其中一个应用,他能让你在纽约预定房屋清洁服务。这些清洁人员都是技能熟练的专业人员,他们当中大部分人属于拉丁美洲的移民,在应用诞生很久以前,拉美的工人就已经彼此协作。这也是Up & Go存在的重要基础:这些劳动力已经富有组织性。

创业公司已经解决了其中的一些问题。

在中国,在线人才平台也在蓬勃发展,比如我们中欧的校友企业赶集网,现在也正在打造这样一个人才在线平台,面向最基层的劳动者们和进城务工人员。这样的平台,如果做得好,不仅可以为赶集网创造价值,而且可以通过更加透明的雇佣信息,提升基层劳动者的生活质量和工作质量,有很大的社会价值。

“他们都彼此熟悉。”布鲁克林Center for Family Life的Sylvia Morse说道,这个组织早在2000年就开始帮助工人之间建立互助。例如Up & Go的工人每个月都会开一次会议并讨论相关事宜。

(英文版来自:thenextweb)

最近很多企业都在调整其绩效管理的方式,GE、微软、德勤、Netflix等公司都逐步取消了用排名和打分管理员工绩效的方法,代之以管理者和员工之间更为频繁的沟通与反馈。另一个趋势是“组织的边界”变得更加模糊,平台性的组织和虚拟团队变得更加普遍了。

更重要的是,这些代码属于他们自己,没有硅谷的公司从中抽成。Morse表示“这些技术的决策权都属于他们自己”。

在使用这些服务的时候,自由职业者们,他们珍惜自由,喜欢做自己的老板,他们常常觉得自己是一个大公司的齿轮,没有给他们应得的东西。

不断改变的新环境,新竞争给管理者们带来压力和挑战: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管理组织和人才?我最近给《清华管理评论》写了一篇文章,建议企业的管理者们发展HR管理的三个“元能力”。

也就是说Up & Go不会遇到Lyft那样的问题。当思考如何设计应用的用户交互界面时,他们不能单独对一个劳动者进行评价,但可以对Up & Go服务的整体质量作出评价。两年过去了,Up & Go现在很火。

一份聪明的合同会根据最终的结果采取最后的行动。

简单地说,就是用真正关注“人”的方式来关注员工,而不仅仅从生产力的角度。要更加充分地理解到人在其不同的生命周期与企业之间的关系会发生何种变化。

图片 2

在这些问题中,缺乏透明度、沉重的收入负担和交付收益的延迟是其中一些最突出的问题。

首先,零工经济的兴起

其实这个世界上已经出现了以劳动者为主的应用,这些市场的运营者和拥有者都是劳动者本人。这种趋势将帮助零工经济实现自我改善。

每一项任务都会创建一个智能契约,它也会履行一个去中心化的第三方托管的功能。

英国、美国和法国近期的研究都表明,到2033年,约有45%的工作会被人工智能所取代。不仅那些“3D”性质(肮脏、危险、枯燥)的工作会被替代,像保洁、门卫、护工等,一些目前有一定专业和技术性的工作(比如驾驶,行政助理,甚至机场的签证人员等)也可能被人工智能替代。

这意味着更多的钱将属于那些真正埋头苦干的人。当客户使用Up & Go雇佣房屋清洁人员时,这款应用只会抽取5%的手续费,其中3%属于交易成本,还有2%用于维护Up & Go的服务以及开发等。这里没有什么股东站在背后催着你盈利。“这里根本没有投资人。” Danny Spitzberg说道。它在Up & Go的数字代理机构CoLab工作了一年半。房屋清洁人员每小时平均赚取22.25美元,而其他地区平均只有5美元。

仅在美国,自由职业者占到劳动力总数的35%。

零工经济、在线人才平台、人工智能等新现象会推动雇佣关系的变化以及工作组织的转型。“雇主”、“雇员”的定义和企业的边界在未来都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随之而来的是管理方式的变革。

如果我们要获得良好的零工经济劳动力,最困难的不是敲代码,而是社会方面的事务——你要将劳动者组织起来,制定出售劳动力的规则,解决争端。手机应用只是辅助工具,真正改变世界的是人类本身。

Coinlancer使用定制的监控软件来侦测骗局,并允许用户标记潜在的虚假评论。

泛员网,秉承“直接服务员工,彻底解放HR”口号,为企业提供员工管理、全国社保缴纳、薪酬服务、员工福利等多种专项解决方案。

给Lyft的司机评级可是一件麻烦事。给三颗星?还是给五颗星?我们都知道Lyft想搜集数据来完善自己的机器学习模型,但更值得担心的是驾驶员会因为差评而受到惩罚。在应用为王的零工经济时代中,各大平台收取的手续费比例已经达到了30%,而普通人只能勉强借此糊口。因此当Lyft要我做出评价时,我基本都给五颗星。因此我不禁好奇,为什么没有人会去设计一个按需劳动力平台,它不会想尽一切办法压榨劳动者的价值。

他们现在正在挑战传统的劳动结构和模型。

目前看来,未来有这样几类工作不太容易被人工智能替代:1)那些需要高超客户洞察和复杂沟通与咨询性质的工作;2)生产企业中对现有流程提出改进建议的工作;还有那些最精密的装配环节,很多依然需要手工来完成;3)高创造性的、满足非物质追求的工作,比如文学艺术创作、科技创新,以及所有需要高感性和高体会性的工作。

该公司使用自己的专有数字货币——“一种叫”——“一种叫”牌。

第三, 组织的变形带来的挑战和机会

另一个去中心化的自由职业平台Coinlancer使用了区块链和平台用户的判断来解决员工和雇主之间的纠纷。

  1. 人文洞察力

图片 3

  1. 循证优化力

它还结合了连锁交易和链表,以提高性能和规模。

新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会催生新的组织管理方式。移动互联和社交媒体等技术的广泛应用为组织管理的各个场景提供了新的沟通媒介;新技术能帮助企业灵活地整合与配置人力资源,突破组织内外部的各种边界;员工可以用更灵活的方式参与更加个性化的培训。当前很多企业在运用新技术管理人力资源方面才刚刚起步,亟需提升人才管理的技术融合力,把新技术融入人才的选、用、育、留等不同阶段的实践中。

该公司的佣金是1%,是UpWork的20%的一小部分。

  1. 技术融合力

当工作开始时,聪明的合同会把约定的金额从雇主的账户中锁起来。

泛员网微信公众号:fair4006239996

这种区块链模式可以确保自由职业者在完成工作后立即收到他们的收入。

“零工经济”这个概念大约是2009年出现的,最早被应用在音乐工作者中,现在被用来指各种灵活就业。从趋势看,至2014年底,这样的“零工”占整个美国劳动力市场的34%。支持零工经济逐渐繁荣的是在线人才平台,据麦肯锡全球研究估计,到2025年,像Monster.com、Uber一样的在线人才平台有望贡献2%的全球GDP,超过五亿人将从在线人才平台上获益。

它还通过移除中介机构来降低费用。

总之,HR作为一个管理领域,将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并面临更复杂的挑战。环境中的不确定性越高,变化越大,HR的管理者们越应该面向未来,致力于提升循证实践、人文关注和技术融合等方面的“元能力”。未来总是比我们想象中来的更快。

大多数区块链项目都得到了最初的coin产品(ICO)的支持,在这一平台上,创业公司会发布专有的密码令牌来为他们的应用筹集资金。

不仅是基层劳动者,一些在传统意义上稳定的、社会地位较高的群体,可能也会加入零工劳动者大军,比如大学教授和企业高管。也许有一天,我们中欧的高管和教授们,上班做管理,教课,下班就去开Uber。

例如,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拼车应用Lazooz,旨在解决优步和Lyft等集中化服务无法应对的一些问题。

比如大家现在都很关注80-90后,其实从宏观环境看,老龄社会已经到来。截至2014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到2.12亿人,占总人口的15.5%,加强对于老龄化人才价值的汲取和挖掘会是HR工作的一个重要趋势。很多欧美企业已经开始通过调整HR政策和实践,有效汲取老龄员工的丰富经验,为组织发展创造价值。

总部位于瑞士的非盈利组织“弯曲树”是一个类似于Airbnb的区块链。

泛员网整合社保管理系统、弹性福利平台、在线薪酬系统等多个互联网平台以及PC、手机等多端应用,使企业可以将所有员工管理、福利管理、薪酬核算等线下事务性工作全部在线上完成,彻底解放HR。

基于区块链的自由职业平台的独特而有价值的特点之一就是网络的共同所有权。

第二,新的数字技术和人工智能对于就业和雇佣关系的影响

这些服务让我们有可能在任务和项目上获得或提供帮助,这是前所未有的。

泛员网是全国第三方人力资源共享服务中心

其他许多网站也提供类似的服务。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经常想办法在服务之外达成交易,以避免支付高额佣金。

一些用户被随机选中,以防止串谋,审查争议,并在区块链上登记投票。

图片 4

对于零工经济而言,区块链交易和智能合同的结合,使得创建自由职业和资源共享平台成为可能,雇主可以在这里找到并雇佣员工,并在不需要经纪人的情况下对他们进行补偿。

优步和Lyft让你可以通过分享你的汽车赚钱,也可以在你身边找到可以载你一程的人。

雇主可以为他们的服务付费。

亚马逊的“土耳其机器人”为你提供诸如数据标签等任务的认知人力资源。

该平台的爱好者和未来用户可以通过购买令牌来投资这个项目。

类似的平台也出现在其他细分行业。

图片 5

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模式可以在不需要中间人的情况下进行安全的p2p交易。

许多专家认为,区块链技术可以为在线零工经济面临的两难困境提供答案。区块链是一种提供比特币的技术,它挑战了银行和集中式金融机构的长期统治。

可以肯定的是,区块链商业模式——鼓励合作而不是竞争——非常适合在线劳动力市场,在这个市场中,每个人都应该得到公平的报酬。

一个例子是,在Ethereum区块链上建立的一个分散化的在线服务市场。

这两个平台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第三方收费。

这包括加密货币的价格波动,缺乏针对欺诈和欺诈的集中监管,以及区块链平台带来的规模问题。

区块链能够改善自由职业平台的另一种方式是使用匿名群体智慧。

尽管大量自由职业者和雇主为这些平台的价值做出了贡献,但他们并没有获得公平的利润分成。

在线资源共享和自由职业平台的出现,开启了零工经济的新时代。

例如,在一份合同开始后,该公司使用一种对冲的第三方托管机制来保护雇主和员工不受令牌价值变化的影响。

集中式服务运行于自上而下的层次结构中,服务提供者对应用程序、数据和其他一切进行控制。

比特币的支付立即以加密货币的形式支付,没有任何延迟。

CaYa让雇主和员工可以在不需要中介的情况下进行点对点的互动。

TaskRabbit帮助你在你的社区雇佣体力劳动,比如搬家和组装家具。

Upwork和自由职业者可以让你远程招聘各种各样的人才,并协调数千英里之外的项目。

依然存在挑战

这种共同所有权确保了每个人都能看到平台在价值和采用上的崛起。

区块链如何使经济更加公平

分散的平台所有权

令牌可以让持有者分享平台的所有权,并可以决定自己的未来。

当双方确认完成任务后,智能合同自动将这些令牌转移到员工的地址。

虽然区块链解决了在线零工经济的许多问题,但它也有自己的挑战和风险。

它是透明的,可以让所有人看到和不受篡改和其他网络攻击的影响。

从本质上讲,区块链是一个存在并在成千上万台电脑上更新的数据库。

它还使得执行智能契约、在网络上运行的软件不需要集中的应用服务器成为可能。

然而,尽管这些平台帮助数以百万计的人在网上找到工作,但他们却面临着截然不同的问题。

相比之下,基于区块链的服务依赖于分布式的、自下而上的组织。

但更广泛地说,所有这些组织都是由敌对的、中心化的架构控制的。

其他平台使用分散的计算资源来处理应用程序的扩展。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平台发布于互联网医疗,转载请注明出处:拒绝高昂抽成,零工经济或将被草根应用推翻?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