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不再谈未来!仅5股东到场的股东大会聊了

张巍还表示,除了目前已经公告的乐融致新的增资方案以外,乐视网作为母公司来讲,还有一些即将到期的短期债务,目前公司也在积极地跟金融机构去沟通,做出了一定的努力,也解决了一定的问题,但是后续还有一些在七、八月份即将到期的债务,目前在进展过程当中。

乐视网6月22日召开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乐视网盘中直线拉升大涨6%,月初的股东大会股价最高涨幅一度逼近8%。在沟通环节,乐视网管理层就当前的经营情况如何?乐视网未来发展的重点是什么?乐融致新会从乐视网“脱表”吗?和贾跃亭的沟通怎么样了?等四大焦点问题给与股东回应。

在会议现场,参会人员总计20余人,整个会议室一半的座椅都是空着的。作为乐视网股东之一,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没有出席本次会议,对此,乐视网方面告诉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孙宏斌本来就不是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公开资料显示,孙宏斌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于2018年3月14日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

然而,乐视网对乐融致新的控制权存在隐忧。乐视网公告称,乐融致新股东乐视控股持有的18.38%股权处于冻结状态,且部分或全部将进入司法拍卖程序;此外,公司将乐融致新注册资本总数的34.9398%已质押,公司存在失去对控股子公司控股权的风险,可能致使乐融致新无法计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乐视网管理表示,公司仍未走出困境,正就将到期债务积极沟通,资金问题有待解决。乐视网下一步将在用户服务、资金和产品层面持续改善经营环境,并积极重新激活公司的核心业务。

“现在没有任何新的融资途径”。乐视网董事长刘淑青直言,由于大额关联交易欠款没有如期回收,目前上市公司资金依然很紧张,现阶段也不适合谈畅想。

仍未走出资金困境

正就将到期债务积极沟通

天眼查资料显示,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注册于2017年1月,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其法定代表人汪孟德也是融创中国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2017年4月,融创中国携150亿资金入股乐融致新(曾用名:新乐视智家)、乐视影业等公司,正是以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为主体进行投资。本次拍卖结束后,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将成为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也就是说,融创中国以7.7亿换取乐视系两大优质资产的控制权。

(责任编辑:张洁欣)

刘淑青称,乐融致新业务的未来发展,将促进乐视上市体系业绩提升,符合公司持续发展的方向和长远利益。公司管理层竭尽全力恢复超级电视面向用户的服务能力和内容优势,希望通过公司持续不断的努力,广大用户和乐迷朋友能一步步感受到公司向好的变化。

张昭等人离任

乐视网称,报告期内,公司面对关联应收账款回收困难、大股东未履行借款承诺、现有债务到期等问题,导致公司2017年度现金流严重受限,对供应商存在大额欠款,公司业务经营困难,业绩大幅下滑。亏损的138亿元中,计提了2017年各项资产减值损失共计108.82亿元,其中无形资产减值损失32.8亿元,坏账损失60.94亿元。

本次增资后,乐视网持股比例将被稀释,以现有协议及意向增资情况计算,增资后乐视网持股比例下降至33.46%。 鉴于乐融致新股权被冻结、质押的现状,如若债务到期公司无法偿还,公司存在失去对控股子公司控股权的风险,可能致使乐融致新无法计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进而导致因上市公司合并报表口径调整导致的收入和净利润规模相应调整。

公告显示,关于股东出席的总体情况:通过现场和网络投票的股东 112 人,代表股份 346,430,894 股,占上市公司总股份的 8.6837%。其中:通过现场投票的股东 5 人,代表股份 165,000 股,占上市公司总股份的 0.0041%;通过网络投票的股东 107 人,代表股份 346,265,894 股,占上市公司总股份的 8.6796%。

刘淑青表示,乐融致新业务的未来发展,将促进乐视上市体系业绩提升,符合公司持续发展的方向和长远利益。尤其在当前公司整体仍未走出资金困境的情况下,公司管理层竭尽全力恢复超级电视面向用户的服务能力和内容优势,希望通过公司持续不断的努力,广大用户和乐迷朋友能一步步感受到公司向好的变化。目前,管理层正积极努力重新激活公司核心业务,引入的腾讯、京东等合作伙伴正在合作发展期。

这一次,门口只有一个保安,会议室有四个保安,工作人员也有所减少,给与股东一个放松的环境;媒体仍然是这次股东大会的主体。这次来参会的股东都显得平静得多,散会都自动离去。

“谈畅想需要跨越很多难题,我们业务的萎缩主要是基于资金流的断裂,现在没有任何新的融资途径,面临的实际上是说到期债务应该如何解决、我们的关联应收款应该如何收回,然后如果这些能够做到,对于我们的经营肯定会起到积极作用。但是,目前为止,尽管管理层十分努力,这些问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所以目前我们还是专注于眼前的事情。”刘淑青说。

作为乐视体系最优质资产的乐视电视业务,乐融致新的发展可以说关乎乐视网命运。今年上半年,乐视网引入天津嘉睿汇鑫、腾讯旗下林芝利创、京东旗下京东邦能、苏宁体育文化、TCL新技术等投资方对乐融致新增资27.4亿元,该增资方案在6月6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获得通过。

据刘淑青介绍,目前新一代的乐视超级电视研发已经接近尾声,下半年将投入市常

现场有人提问:“恒大和FF决裂,是否会影响到贾跃亭及其控制的关联方偿还对乐视网的债务?”

在经历了2017年新的战略投资者进入、董事长变换、关联交易逐步割断等变动之后,乐视网2017年全年巨亏138.78亿元,成为去年A股“亏损王”;经营现金流净额为-26.4亿元。审计机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对乐视网2017年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对此,乐视网财务总监张呜应称,“公司是否出表,会计准则有比较明确的标准,目前乐融致新并没有到达出表的条件,仍然在上市公司并表范围内。”

乐融致新的大股东可能会发生变化

在股东大会上,有股东对乐融致新出表风险提问。张巍表示,公司是否出表,会计准则是有比较明确的标准的,目前乐融致新并没有到达出表的条件,仍然在上市公司并表范围内。

具体讲,乐视视频业务依托海量片库仍维持稳定的运营能力,前几天乐视视频的独播剧《白鹿原》获得第24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电视剧。另外,乐视网在短视频业务领域也做了初步尝试。

对于这次拍卖结果,乐视网财务总监张巍表示:根据目前的拍卖情况,乐融致新的大股东可能会发生变化,所以存在乐融致新出表的可能性,乐融致新的出表会对上市公司后续的财务报表产生很大影响。如果乐融致新出表,根据实际控制人会发生变更的情况,对乐融致新本身这家公司的发展可能会有不同的管理方式,乐视网和乐融致新的业务合作目前还没有特别明确的变化,后续,两家公司之间应该依然会以原有的合作为主。

有股东提问和贾跃亭的沟通有无进展,刘淑青表示,追讨欠款方面在积极地做一些努力。乐视网财务总监张巍回答称,关于与非上市体系的债务问题,从去年七月份到现在为止,公司持续不断地与非上市体系进行沟通和交流,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具体可以看公告。目前也正在沟通,但还没有签署正式的协议。

对于债务问题仍是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乐视网首席财务官张巍表示,关于上市公司今年7、8月份即将到期的债务,公司正与金融企业积极沟通中,现已取得一定进展。

本次会议主持人为乐视网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此外,乐视网监事杨晴、乐视网财务总监张巍、乐视网董事会秘书白冰、乐视网独立董事郑路均出席了本次会议。

在股东大会上,乐视网董事长刘淑青坦言,当前公司整体仍未走出资金困境,目前公司全体员工仍然在全力以赴的探索业务发展机会,并已实现局部业务的创新。

自乐视网爆出困境已经一年多,业绩说明会也给与投资者足够的风险提示。但今年上半年年即将过去,公司困境是否有所好转仍尤为关注。对于当前的公司运营情况如何?

10月15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宣布今天召开的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决议。

从三方面改善经营环境

仍未走出困境 资金问题还有待解决

刘淑青表示,“我们也是通过媒体了解的信息,究竟恒大和FF之间什么情况我们也不得而知,不能判断是否会影响到贾跃亭的偿债能力。”

引入腾讯系、京东系增资

根据乐视网2017年年报显示,去年乐视网营业收入为70.25亿元,同比降低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38.78亿元,同比减少2601.63%。138亿元亏损中,包括了108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其中无形资产减值损失32.80亿元,坏账损失60.94亿元。 而坏账主要是由贾跃亭及其实际控制的关联方对乐视网的欠款所形成。

公司目前没有任何新的融资途径

刘淑青在股东大会上表示,接下来,公司将从三个方面持续改善经营环境,包括用户服务层面会集中资源将超级电视的内容扩充及整合作为公司第一要务,公司还将继续积极寻求与其他内容服务商开展合作;资金层面会积极与相关金融机构协商贷款展期,并努力解决公司面临的经营困难及资金压力,着力通过恢复各项主营业务的开展以重新激活公司的现金流和供销体系;产品层面,新一代的超级电视目前研发已经接近尾声,下半年将投入市场。

“与非上市公司的关联债务也在积极沟通中,但目前尚未签署正式协议。”张巍介绍说。

另一方面,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张昭、第三届监事会主席吴孟、第三届监事会监事田炳信三人任期届满后离任。

乐融致新

乐视电视运营主体乐融致新一直被视作乐视网旗下最优质的资产,但令乐视网的股东们所担忧的是,乐视网可能失去对乐融致新的实际控制权。此次乐融致新30亿增资前,控股子公司乐融致新的股权结构为乐视网持股40.31%,天津嘉睿持股33.50%,乐视控股持股18.38%,其他股东合计持股7.81%。

如今的乐视网,其未来或将“窒息”。

股东大会当天上午十点召开,《证券日报》记者在乐视大厦注意到,公司大门戒备森严,股东和员工分别从不同的通道进入。不过,当天前去参与股东大会的股东人数并不多。乐视网统计数据显示,当天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和股东代表一共仅21人。股东大会仅持续了不到一个小时。

与月初召开的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相比,无论保安、工作人员还是参会股东这次显得放松得多。

董事会、监事会换届选举完成

6月22日,乐视网在北京乐视大厦召开2017年度股东大会。审议关于《2017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关于《2017年度利润分配预案》、关于《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拟向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申请借款5亿元的议案》等18项预案。

不知为何,每次乐视网召开股东大会,在其股价上都有表现。

乐视网从繁荣的顶点坠落,自2016年陷入资金链紧张状态以来,可谓命途多舛。尽管有白衣骑士孙宏斌150亿元的救场,但至今仍未有起色,公司业务全面萎缩,亏损加剧,面临退市风险。

乐视网董事长刘淑青表示,乐视网仍然非常困难,尤其在资金层面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同时又能在原有业务因资金极度匮乏导致的局限和停滞情况下,积极创新探索新的业务模式,客观理性的面对公司的真实情况并谋求可能的发展机会。

5股东到场的股东大会

对于下一步乐视网发展重点,刘淑清表示,乐视网下一步将在用户服务、资金和产品层面持续改善经营环境,并积极重新激活公司的核心业务。用户服务方面,乐视网将续积极寻求与其他内容服务商开展合作,为超级电视的最终用户提供更多元化服务,不断提升用户体验;资金层面,正积极与相关金融机构协商贷款展期,努力解决资金压力;产品层面,公司将继续结合软件、硬件产研优势,进一步强化公司的产品能力,并探索新的业务模式。

关于中小股东出席的总体情况:通过现场和网络投票的股东 111 人,代表股份 5,008,680 股,占上市公司总股份的 0.1255%。其中:通过现场投票的股东 5 人,代表股份 165,000 股,占上市公司总股份的 0.0041%。通过网络投票的股东 106 人,代表股份 4,843,680 股,占上市公司总股份的0.1214%。

上一次的乐视股东大会:保安到处都是,从确认股东身份到进门,再到上楼进入会议室,保安人数多达二十多人;乐视门口三辆警车驻守;现场12名股东参会,媒体记者比股东代表多,保安、工作人员多过股东代表;上次股东大会有三位提前两天从外地赶来,股东大会结束心情也难平复。

另外,《关于调整 2018 年日常关联交易预计的议案》未经出席本次股东大会的股东(包括股东代理人)有效表决权的 1/2以上审议通过。

会议现场,乐视网的资金情况再次被问及,刘淑青表示:“由于大额关联交易欠款没有如期回收,目前上市公司资金依然很紧张”。

目前仲裁结果尚未裁定,FF新的融资渠道也面临收窄。

根据议案审议和表决情况,最终结果为:

公司第四届监事会成员组成情况为:监事会成员:杨晴、隋伟;职工代表监事:李涛。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姚家园路的乐视大厦举办了乐视网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地点为105号乐视大厦会议室。

与年初在房山举办股东大会的十数人到场相比,今日的股东大会更显冷清,现场出席本次临时股东大会的股东或股东代表仅5人,其中包含3位媒体记者。在会议现场,参会人员总计20余人,整个会议室一半的座椅都是空着的。

有股东问及乐视网未来前景如何?对此有何畅想?刘淑青表示:关于畅想,首先,管理层一直在积极努力消除乐视网的资金等一系列问题,至于消除之后,从管理层角度,还是觉得,这个时候谈畅想比较容易误导市场。

其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去年7月奔赴美国全力造车至今未归,其对乐视网的债务仍未还清,曾喊出“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连同毫无融资渠道的乐视网或将真的“窒息”。

10月8日,FF发文回应道,其试图摆脱恒大的唯一原因是,恒大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

张巍补充道,希望各位股东可以仔细阅读上市公司发出的相关公告,公司目前阶段不适合谈畅想。

(责任编辑:畅帅帅)

9月22日上午10点,多个乐视产业股权拍卖结果出炉,最终以总计约7.73亿元的起拍总价成交。根据网络司法拍卖成交确认书可知,三个拍卖项目的买受人均为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经律师见证,现场出席本次临时股东大会的股东或股东代表共5人,代表股份16.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041%。”

乐视网第四届董事会及监事会组成情况为:非独立董事:刘淑青、李宇浩、张巍、陈浩;独立董事:郑路、王雷让。

不过,与上次相同的是,融创中国董事孙宏斌均未露面本次股东大会。

刘淑青补充道,股权拍卖之后,融创对乐融致新的持股比例增加,但是乐视网的持股比例不变,所以这不会直接影响乐视网的业务方向。

10月7日,恒大的一纸公告打破了不足100天的“蜜月期”。恒大健康公告称,支付给贾跃亭实际控制的FF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对方要求恒大健康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对方在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进行仲裁。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平台发布于互联网医疗,转载请注明出处:乐视网不再谈未来!仅5股东到场的股东大会聊了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