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库隐藏寄卖商品“二手”属性

(责任编辑:单征宇)

二手商品去掉“二手”字眼

奢侈品领域专家、要客研究院院长周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奢侈品鉴定没有国家认可的专业机构,也没有正规的国家标准,行业乱象严重。不同企业使用不同的评级结果,会让消费者混淆、误认。

借机增加收入

对二手商品没有明确标记“二手”商品属性的情况,在律师看来,涉嫌触碰法律红线。知名IT律师赵占领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如果平台故意不标明是二手商品,或者以其他方式误导消费者,导致消费者以为购买的并非二手商品,侵犯了买家的知情权。尤其,如果是平台的自营商品,只要没有明确说明“二手”属性,都属于合同违约,甚至构成欺诈。

混乱的奢侈品鉴定评级

董博文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几个月后,心上将增加对个人卖家的商品进行估价的功能。

尽管客服人员称A级、S级商品为二手商品,但这些商品的介绍信息中并没有标明“二手”相关字眼。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条指出,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或者服务的质量、性能、用途、有效期限等信息,应当真实、全面,不得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

尽管平台对市场参考价、市场建议价定义为仅供参考,但在使用过上述平台的用户看来,这两个价格代表了“新品原价”。“市场参考价、市场建议价标记的越高,就会给购买者实际交易的价格享受的折扣越多的错觉。”多位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达着同样的看法。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到寺库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解释称,平台的二手商品均可在商品分类的“二手中古”一栏中检索到。不过,如果消费者在寺库App首页搜索栏中检索商品名,搜索结果会同时出现一手商品、二手商品,而二手商品的介绍信息中却没有标明“二手”。

彼时,北京商报记者关注的一款寺库在售的二手GUCCI酒神包,在商品介绍页面上的“二手”、“A级已使用标注”已变更为“A级”,即原有的“二手”、“已使用”的字眼已不见了。另外,查询到的一款BV手提包近标记为“S级”。上述两款商品均显示为寺库自营商品,商品介绍中并未解释“A级”、“S级”的含义。

对于平台二手奢侈品售价高于品牌官网售价的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同样联系了寺库相关负责人和红布林客服人员,后者称如果有需要会让相关负责人尽快联系记者。但截至发稿,上述两家企业均没有给出官方回复。

据了解,在国内具有二手奢侈品交易业务的平台中,部分平台选择自主建立鉴定团队,部分平台选择与第三方机构平台合作。

图片 1

在这场关于价格的数字游戏中,消费者需要对比多方价格,才有可能绕开卖家布下的“坑”。

平台侵犯“知情权”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在鉴定奢侈品方面,国内的具有二手奢侈品交易业务的平台中,部分平台选择自主建立鉴定团队,部分平台选择与第三方机构平台合作。

实际上,二手奢侈品平台对部分卖家的自定价格“置之不理”,或者“默认”抬高市场参考价、市场建议价的行为,并非无缘无故。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二手奢侈品平台会向售卖闲置商品的卖家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

对于寺库平台对二手奢侈品鉴定的评级标准,寺库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国际通用的鉴定标准”。北京商报记者对此采访了奢侈品领域专家、要客研究院院长周婷,她表示,目前国内二手奢侈品鉴定尚没有国家认可的专业机构,也没有正规的国家标准,行业乱象严重,不同企业使用不同的评级结果,会让消费者混淆、误认。

平台侵犯“知情权”

如果消费者是心上的会员“心上客”,在有机会领取优惠券的请款下可以用4283元买下该商品,但前提是,消费者要先支付118元年费成为“心上客”。在Burberry官网,上述同款高帮休闲鞋的售价为4400元。

不过,寺库实际上并未淡化二手业务。资料显示,“寺库自2008年以二手奢侈品起家进入市场,多年来一直将此业务作为重中之重,并在全球各地开线下体验中心并进行二手寄卖业务。近期,寺库于6月初期在北京开辟了新的线下中古业务,并于6月20日-30日在上海开展线下中古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消费者在寺库App首页搜索栏中检索品牌名称、包的款式,那在寺库平台内该品的一手商品、二手商品会同时出现在检索结果中。而二手商品的介绍信息中却没有标明“二手”。

据悉,用户在红布林寄卖商品时,如果用户采用平台给出的定价,商品最终成交价的20%费用会成为红布林的服务收入;如果用户自主定价,商品最终成交的30%费用会成为红布林的服务收入。

北京商报不等式调查组

图片 2

在知名IT法律专家赵占领看来,抬高原价的做法目的是通过向买方传达虚假信息进而误导买方购买相应产品,侵犯了买方的知情权,同时构成欺诈。如果商品以平台名义销售,平台依法应当承担退一赔三的法律责任。如果交易在个人与个人之间进行,利益受损一方可以根据合同法内容,以对方存在欺诈行为而要求解除合同。不过,在这场纠纷中,买家能找到的证据有限。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寺库客服人员被告知,A级商品可能分为有“陈列品”或者“用户寄卖的二手商品”。A级代表在使用或在陈列时给奢侈品商品造成轻微的划痕、磨损。S级商品也表示商品有轻微划痕,不过A级商品的划痕比S级商品的划痕要明显。“这些商品可以理解为大家常说的二手商品”,客服人员解释称。

对二手商品没有明确标记“二手”商品属性的情况,在律师看来,涉嫌触碰法律红线。知名IT律师赵占领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如果平台故意不标明是二手商品,或者以其他方式误导消费者,导致消费者以为购买的并非二手商品,侵犯了买家的知情权。尤其,如果是平台的自营商品,只要没有明确说明“二手”属性,都属于合同违约,甚至构成欺诈。

为二手商品抬高“身价”的不仅寺库一家。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在心上,一款在售的Burberry格子高帮休闲鞋,平台标记市场建议售价为6800元、售价为4499元。不过,据平台显示,市场建议售价为卖家提供,仅作为购买参考。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条指出,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或者服务的质量、性能、用途、有效期限等信息,应当真实、全面,不得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

03

二手奢侈品电商定价“潜规则”

不同的平台对奢侈品鉴定的结果,也有不同的评级体系。寺库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称,寺库鉴定二手奢侈品后,将鉴定结果分为N级、S级、A级、AB级、C级等,等级越靠后说明外观的划痕、磨损与使用痕迹越明显。而红布林对二手奢侈品的鉴定结果则分为N、NS、S、A、B、C共6个成色评级标准。另一家平台“只二”对二手奢侈品鉴定结果分为,全新、9.9新、9.5新等级别。

公开资料表示,寺库作为时尚电商平台,旗下业务不仅有二手奢侈品交易,还包括品牌直营、平台自营全新奢侈品等业务。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同样认为,“这种情况下,平台在销售二手商品时,必须要以显着方式标注,让消费者明确知道商品的‘二手’属性;与此同时,平台还要对二手商品的规格、外观现状、是否能够正常使用进行详细描述”。

从市场流通的情况来看,Gucci中号竹节酒神包并非是一件“绝版”的款式。北京商报记者在Gucci门店了解到,同款商品在实体门店长期销售,还有红色、黑色款,且售价均一致。Gucci国贸商城店的销售员称,Gucci中号竹节酒神包的升值空间有限,当下拼色的酒神包更受欢迎。

图片 3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在非垂直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相关商品介绍信息中不明确标记“二手”很容易造成消费者的误解。

与此同时,作为非标品的二手商品能否退换,仍是行业内争论的焦点。对于二手奢侈品退换问题,蒙慧欣表示,当下,很多二手商品不支持无理由退货,而且一旦确认收货,平台往往不支持维权。按照法律相关规定,除了标注的特定的品类商品外,网购商品适用7天无理由退换货,不论是一手商品还是二手商品都应当适用。

凭借闲置奢侈品交易入局市场的时尚电商平台——寺库,似乎想把二手商品的“二手”标签摘掉。近期有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购物期间发现时尚电商平台寺库上二手商品中的“二手”标记不见了。当平台同时涉猎全新商品、二手奢侈品的情况下,普通消费者可能误将“二手”商品当作一手新品而购买。在法律行业从业者看来,在此情形下平台应当尽到“真实、全面提供商品信息”的义务。

01

标价高于官网

一位不愿具名的二手奢侈品行业资深从业者表示,二手奢侈品行业暂无鉴定的规则与标准,如果在非垂直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当同时销售一手商品、二手商品时,相关商品介绍信息中不明确标记“二手”很容易造成消费者的误解。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到寺库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解释称,平台的二手商品均可在商品分类的“二手中古”一栏中检索到。北京商报记者观察发现,目前“二手中古”一栏位于产品分类首页的倒数第二行。

二手奢侈品电商对二手商品的定价颇为随心所欲。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寺库自营的一款二手Gucci中号竹节酒神包标价比官网给出的新品售价还高出652元。此外,心上、PLUM红布林等二手奢侈品电商也存在二手商品的标价市场参考价甚至是实际成交价高于官网定价的情况。分析认为,上述随意抬高原价的行为,侵犯了买方的知情权,有可能构成欺诈。

实际上,在不少综合型电商平台已经对新品与二手商品进行了属性区分。例如,京东推出“拍拍二手”,用于销售“退货”商品。早在2014年,淘宝宣布限制卖家修改商品关键属性,包括类目的转换和关于商品成色的描述,禁止卖家在全新和二手间进行互转,防止商家获取不良利益。

二手商品抹掉“二手”标注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同样认为,二手电商上的商品多数为个人出售,商品定价也由个人自由裁定,为了获取更大的收益,部分卖方虚报高价,而实际商品价值却远远低于所报价格,且在交易的过程中要求买方先行付款达成交易后发货,从而导致买方权益受损。在上述问题中,是否涉嫌侵权,需要在买卖双方合意过程中,留存好证据。

鉴定评级称谓不一

实际上,在不少综合型电商平台已经对新品与二手商品进行了属性区分。例如,京东推出“拍拍二手”,用于销售“退货”商品。早在2014年,淘宝宣布限制卖家修改商品关键属性,包括类目的转换和关于商品成色的描述,禁止卖家在全新和二手间进行互转,防止商家获取不良利益。

凭借闲置奢侈品交易入局电商的寺库,不少二手商品的定价远高于品牌商官方给出的新品售价。6月11日,寺库自营的一款二手Gucci中号竹节酒神包标记的价格为24252元,而Gucci官网同款商品价格为23600元。两者对比,其身价比品牌商的新包还高出652元。

彼时,北京商报记者关注的一款寺库在售的二手GUCCI酒神包,在商品介绍页面上的“二手”、“A级已使用标注”已变更为“A级”,原有的“二手”、“已使用”的字眼已经消失。上述两款商品均显示为寺库自营商品,商品介绍中并未解释“A级”、“S级”的含义。

图片 4

此外,中高端闲置品平台的PLUM红布林也存在上述情况。以纪梵希ANTIGONA黑色中号手提包为例,红布林中二手品的市场参考价为19192元,比纪梵希官网给出的17500元售价高出1692元。

公开资料表示,寺库作为时尚电商平台,旗下业务不仅有二手奢侈品交易,还包括品牌直营、平台自营全新奢侈品等业务。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同样认为:“这种情况下,平台在销售二手商品时,必须要以显著方式标注,让消费者明确知道商品的‘二手’属性;与此同时,平台还要对二手商品的规格、外观现状、是否能够正常使用进行详细描述。”

全文共1856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二手奢侈品电商作为提供交易的平台方,对卖家定价并没有抢话语权。对于心上标记的市场建议售价或者是实际售价高于品牌商给出的售价一事,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心上创始人董博文。董博文表示,平台会对寄卖的商品提供建议价格,如果是卖家自主发布、售卖的“非寄卖”二手商品,平台当前不能指导卖家定价,“二手奢侈品的估价与大数据相关,具体估价细则不能对外公布”。董博文对定价规则如此解释。

凭借闲置奢侈品交易最初入局奢侈品电商的寺库,似乎急于把“二手”标签摘掉。近期有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购物期间发现时尚电商平台寺库将以往二手商品中的“二手”标记“抹去”了。当平台同时涉猎全新商品、二手奢侈品的情况下,普通消费者可能误将“二手”商品当作一手新品而购买。在法律行业从业者看来,在此情形下平台应当尽到“真实、全面提供商品信息”的义务。

心上则向卖家用户收取商品交易价格的12%为服务费,服务费最低为99元,最高为3000元。这也就意味着,在一定价格区间内,卖家自主定价的价格越高、交易价格越高,平台的收入也就越多。

随着二手交易兴起,二手奢侈品交易和鉴定行业逐渐渗入到消费者的生活中,市场上涌现出大批二手奢侈品鉴定和交易平台。北京商报记者在网络中搜索“奢侈品鉴定机构”,有上百家机构的网址等待被点阅。

奢侈品专家、要客研究院院长周婷分析认为,目前,奢侈品牌中仅劳力士、LV等为数不多的品牌产品有保值、升值空间,绝大多数的二手奢侈品的售价为一手市场售价的1/3。在C2C交易模式中会存在卖家虚抬价格的现象,消费者能够通过比价避免购买价格虚高的产品。如果B2C的交易模式中,平台将二手商品的价格抬高,有可能会误导部分三、四线城市的用户。这部分用户所在城市没有品牌专柜,较少从线上购买高价商品,无法比对商品价格。不过,随着电商市场不断下沉,所有品类产品的价格趋于透明化,买家高价购入二手商品的可能性会愈来愈小。

尽管客服人员称A级、S级商品为二手商品,但这些商品的介绍信息中并没有标明“二手”相关字眼。

二手奢侈品电商在定价方面或许比品牌本身更大胆。北京商报记者在历时两个多月的调查中发现,寺库、心上、红布林等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销售的二手奢侈品、轻奢产品,其标记的市场参考价、实际售价会高于品牌官网标记的价格。

不同的平台对奢侈品鉴定后的结果,也有不同的评定称谓。寺库的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称,寺库鉴定二手奢侈品后,将鉴定结果分为S级、A级、AB级、C级等,等级越靠后说明外观的划痕、磨损与使用痕迹更明显。而红布林对二手奢侈品的鉴定结果则分为N、NS、S、A、B、C共6个成色评级标准。另一家平台“只二”对二手奢侈品鉴定结果分为,全新、9.9新、9.5新等级别。

另外,心上平台上架的一款九成新的Gucci小号酒神包标记市场建议售价为25800元,与Gucci官网同款包给出的13100元售价相比,高出近一倍。

02

或涉嫌欺诈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寺库客服人员被告知,A级商品可能分为有“陈列品”或者“用户寄卖的二手商品”。A级代表在使用、或在陈列时给奢侈品商品造成轻微的划痕、磨损。S级商品也表示商品有轻微划痕,不过A级商品的划痕比S级商品的划痕要明显。“这些商品可以理解为大家常说的二手商品”,客服人员解释称。

按照消费者投诉的线索,北京商报记者在不同时段尝试在寺库App检索“二手”一词,在6月初,北京商报记者在寺库App检索“二手”时,检索到数十款二手奢侈品商品,品牌包括香奈儿、GUCCI、纪梵希等,商品品类包括包、腕表等。待到6月23日,检索结果显示了6款空气净化器商品,该6款商品具备“除二手烟”功能。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平台发布于互联网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寺库隐藏寄卖商品“二手”属性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